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假和尚之死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“必须退兵了,一旦没有了海水的加持,莫说那百万大军,就算你我也要留在这里!这里是人族内陆,黄河长江乃人道本源所在,此地人道力量压制最强,水魔兽哪里必然出现了变故,不然东海之水不会衰退。若水魔兽战胜了张百仁,那一切都还好说,若叫张百仁战胜了水墨,待其回返岂能有你我好果子吃?”龟丞相眼中满是凝重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战胜水魔兽?这怎么可能!”南海龙王眼中满是悚然,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可是有五尊神祗化身,若换了别人未必,但张百仁……对上水魔兽未必没有胜算,水魔兽可是被女娲娘娘镇压了无数载,一身实力几近于无,其出世到现在不过三十日,月余时间又能恢复多少元气?”龟丞相面色严肃:“一旦没有了龙海水脉本源的加持,谁还是张百仁、李世民的对手?面对着浩荡的人道龙气,纵使是老龟我也不得不后退,人族得天独厚,底蕴积累的太深,我也无可奈何!”

    瞧着犹自陷入疯狂的海族大军,一边蚩尤高声道:“龙王,你莫要担忧,只要你在肯助我一臂之力,攻入人族内路指日可待!如今城头已破,人族不行了,只差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你莫要迟疑。”

    两位龙王看向已经倒塌的城墙,西海龙王面露意动之色,若在坚持下去攻破人族,扫平中土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啊!

    “丞相怎么看?”南海龙王看向龟丞相。

    “蚩尤说的有道理,但是咱们之所以能对抗人族,乃是因为海族的龙气抵抗住了人道的气数,一旦海水退去,我等借不得海水之力,面对着人道之力,怕不是李世民一招之敌!”龟丞相摇了摇脑袋,眼中满是凝重:“惊瑞将近,四海折损了两位龙王,水魔兽哪里胜负难料,咱们赌不起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赌不起!

    一旦四海四位龙王尽数战死,迎接四海的将是一场大动乱,到时候只怕四海本部也会遭受攻击。

    “蚩尤不愧是战神,统兵调度的本事千古未有,当年若非玄女娘娘助力,只怕轩辕大帝也未必能笑到最后!”西海龙王叹一口气:“临走前,大地胎膜必须要带走,也算是弥补了咱们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南海龙王道。

    至于说那死伤无数的海族大军,四海龙王根本就不放在眼中,这些大军四海要多少有多少,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说着话的功夫,蚩尤见到两位龙王与龟丞相的迟疑,心中知晓大势已去,二话不说径直化作黑风向大地胎膜卷去。

    “蚩尤,你擅自调度兵马,叫我海族无数儿郎葬身此地,这笔账老夫尚未与你清算,你居然还敢在我面皮子底下盗取大地胎膜,未免太不将老龟放在眼中。”

    龟丞相一边说着,只见其手中天地万象运转,似乎有先天八卦之力流动。

    乾卦

    一**日青天在其手中演化,向着蚩尤所化的黑风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锁定虚空,蚩尤脚下战鼓不断抖动,但是却无法破开老龟的封锁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黄河卷起万丈波涛,只听得蚩尤一声惨叫,落入江水中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张百仁扫过远处群雄:“老古董就是老古董,这一掌有点玄妙,涉及到了空间法则与大日、苍穹万物,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张百仁此时已经悄然返回中土,暗中打量着中土大战,眼中满是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宝物是我海族的!”西海龙王化作龙身,一爪抓住了金简,猛然一发力,却见金简纹丝不动,差点闪了其老腰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一抓之力说不得十万斤,就算是一座小山都拿得起来,这区区一只金简怎么动摇不得分毫?”西海龙王眼中满是骇然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好手段,之前随手一抛,竟然将那金简与黄河水脉连接在了一起,老龟眼拙居然不曾看出大都督的手段!”龟丞相手中一抓,只见山川江河一缕缕气机被其摄取而来,化作一把灰蒙蒙的法剑向着金简斩去:“待老臣斩开那金简与地脉的联系,助大王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尓敢!”

    眼见着龙族忽然不理会战场,竟然对着金简下手,张衡顿时不乐意了,手中拂尘三千铺天盖地,带着三千符篆向龟丞相与西海龙王扫来。

    张衡的拂尘可不是一般宝物,其上三千浮尘青丝,每一根青丝都刻印加持了无数符文,有不可思议之力,鬼神莫测的力量。

    就算活了无数年的老龟,面对着那拂尘眼中不由得也露出了一抹谨慎。

    拂尘法天象地,仿佛江河倒流,铺天盖地般向着龟丞相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御!”

    龟丞相口中吐出一截古老沧桑的音节,居然定住了席卷而来的三千拂尘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地胎膜万万不可被龙族得到,此物关乎到陛下的成道之机……”世尊在一边着急了,这宝物纵使是落在李世民手中,也不能落在道门手中。

    若叫道门得了此宝物,日后岂还有佛门出头之日?

    “地书!”李世民的呼吸急促起来,猛然一挥手中的长剑,裹挟着天子龙气向龟丞相斩去:“老龟,此乃人族中土神州,岂容你放肆?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剑恢弘浩荡,人道龙气如影随形,惊得老龟瞳孔猛然一缩,然后背后一只壳子飞了出来,挡在天子龙气前。

    “铛~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李世民无功而返,老龟眼中满是凝重的收回宝物,自家龟壳微不可查的黯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破灭万法的天子龙气,这一击只怕我没有十年的祭炼休想恢复”老龟手抚龟壳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当年先天神灵隐居昆仑山,暂避人道锋芒不是没有原因的。我虽然活了无数年,不在乎这一剑的损伤,但如今惊瑞即将到来,却不可因小失大,若因为这一剑的伤害叫我与仙道无缘,那才是亏本了。”

    老龟一双眼睛看向四海,迟迟不见水魔兽的踪迹,东海又不见了张百仁的气机,老龟心知有变:“张百仁宝物不是那么好拿的,果然利令智昏,之前我都被贪欲冲昏了头,怎么打起那煞星宝物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自家龟壳受损,龟丞相忽然心中升起一股警觉,一个激灵眼中满是警惕的扫过战场:“果然,劫数无处不在,老龟我定然是糟别人算计,不然单凭一个大地胎膜,未必能迷惑了我的心智。我的龟壳秉承天地防御法则而生,乃是最坚硬之物,未必会比大地胎膜差。”

    扫过人族强者那杀机毕露的面孔,再看看不断退去的海水,龟丞相当机立决,一掌伸出仿佛拿泥鳅般将两条龙王摄取在手中:“撤兵!”

    战场上没有蚩尤操控的虾兵蟹将,此时如蒙大赦,纷纷掉头拼了命的向着黄河钻去,不多时海族大军已经走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诛仙阵图是什么?

    杀劫!

    杀劫的气机不由自主的弥散而出那么一丝丝,便足矣扭曲影响众人的心智。

    人有的时候就仿佛梦魇一般,就像是那些被骗着买各种推销产品的大爷大妈,难道没有人和他们说那是骗局吗?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他们还不听?

    这就是利令智昏,被人洗脑了!

    杀劫与这道理差不多,大家都看到了金简的好处,早就被利益蒙蔽了心智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瞧着海族大军退去,虬髯客单膝跪倒在地,只觉得身子酸软,拽住身边泥鳅开始狂啃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没事吧?”红拂女一袭血衣走了过来,面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脱力了!蚩尤此人太可怕,战阵的压制下居然能压制住我的力道,有些小瞧此人了!”虬髯客摇了摇头:“假和尚呢?”

    假和尚死了!

    当虬髯客吃了一只螃蟹站起身去寻找假和尚时,发现他已经死了,身子依靠在城墙的废墟前,一根根不知是什么妖兽的黑刺扎入了假和尚的周身百窍,将其扎成了一个刺猬。

    此时假和尚手中长枪倒持扎在地上,顶着自己的身躯,叫自己不会倒下。

    口中鲜血流出,假和尚还有最后一口气,看着走来的虬髯客,手掌吃力的抬起,似乎有什么东西向虬髯客递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!”虬髯客连忙上前,扶住了假和尚。

    “去转轮寺山下的废墟,我师父坟前……告诉我师傅……当年转轮寺遭大劫,我等成为了叛徒……畏惧生死,置山门于不顾,但是这次人族大劫……我……我没有逃……我没有给转轮寺的先人丢脸!一次逃跑……就已经……够了……了……”一卷经书落在了虬髯客手中,假和尚手臂垂落下去,气息生机就此而绝,转眼间周身变成了黑色,剧毒腐蚀着其金身。

    虬髯客默然,看着假和尚的身躯,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一个自我折磨了几十年、上百年的故事!”红拂女幽幽一叹:“我似乎知道世尊为何不肯传法了,面对佛门叛徒,世尊倒是可以理解。”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