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杀劫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“尘归尘土归土,一切皆已经过去了!”世尊脚步缓缓走来,落在了场中,看着假和尚的身躯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,然后轻轻伸出手抚摸着假和尚头顶:“我早就已经宽恕了尔等,只是你自己还无法宽恕你自己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假和尚张着的双眼缓缓闭合,至此执念消散。

    远方金简大战,世尊无法出手,如今外敌已去,内战开始,世尊可不敢继续在哪里呆着,免得被人下黑手。

    世尊绝对相信,若有机会将自己打入轮回,道门的众位老祖、高真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。

    世尊知道自己如今是修为最弱之时,李世民忙着抢夺金简,照顾不到自己,那自己只好偷偷摸摸的来到观自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二人同为佛门中人,观自在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此人莫非犯下什么十恶不赦之罪?”观自在收起玉净瓶,落在了世尊的身边。

    张百仁的金简,观自在可不想去凑什么热闹。这些年来观自在对于张百仁来说虽然说不上太了解,但却也了解个七八分,张百仁是那种肯吃亏的主吗?

    从和张百仁认识到现在,张百仁还从未吃过亏。

    一边尹轨也凑了过来,眼中满是好奇之色的打量着假和尚身躯,然后看向世尊。

    世尊苦笑:“还不是当年的灭佛之战,转轮寺遭受大劫,此人的师傅不战而逃。事后心怀愧疚,郁郁而终。”

    听着世尊的话,张衡默然,过了一会才道:“和尚你太小气,不就是一本转业真身吗?你赠给他就完事了,他又何必战死此地?好歹也为我人族立下了大功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世尊无奈道:“道友说笑了,转业真身根本就没有下半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闻此言,场中众人俱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世尊道:“转业真身上卷圆满,便要感悟我佛门禅境,然后在参悟冥冥之中业力法则,借助业火煅烧真身,直至阳神大成登临彼岸。我说是区区一卷转业真经,便是有人要学我的根本真经,和尚我也绝不吝啬。我佛门与道门不同,佛门大开方便之门,巴不得天下人都来学习佛法,又怎么会故设难题?是他自己无法参破法境,看破神通障,我又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世尊乃是佛门开创者,心胸岂会如此狭隘?

    “这金简道友怎么看?那可是大都督的宝物,阁下与大都督相交莫逆,你岂会坐视大都督的宝物被人夺走?”世尊一双眼睛看着观自在,寻找着观自在眼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哦?”观自在淡然一笑:“大都督自然有大都督的章程,我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,哪里有时间顾及大都督?”

    观自在收起玉净瓶,转身向着受苦的百姓走去:“有时间倒还不如去多救助几个百姓!”

    大灾过后,正是救助百姓收集信仰,传播道统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观自在白衣飘飘,手中雨露点出,不断化解着人世间的疾苦。

    黄河

    龟丞相摄取西海龙王与南海龙王齐齐撤退,退出了中土战场,落在了东海,一双眼睛扫视着战场。

    奢比尸也趁机隐匿,生怕人族强者事后寻找自家麻烦。

    外敌退去

    此时场中气氛一片紧张

    “朕乃九五至尊,气运之子,这宝物调理地脉,理应归朕所有,诸位以为如何呢?”李世民强势霸道的气机开始展露,天子龙气不断流转。

    “陛下,想要获得此宝,怕没那么容易!”张衡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:“之前东海龙王也好、龟丞相也罢,都想着一掌将海水中的宝物摄取出来,但是却无功而返。陛下就算想要独吞宝物,还是先将宝物从黄河中取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目光一动,转身扎入黄河内,道门众位高真也不阻拦。

    李世民虽是天子,但却驾驭不得法界之力,这金简与地脉感应沟通融为一体,重若山岳,岂是李世民能拿得动的?

    过了一会,才见李世民面色阴沉的自河水中钻出来,身子一抖周身水汽瞬间落得一干二净,瞧着道门的诸位高真,闷声不语。

    “陛下怕是与此宝无缘!”

    陆敬修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双拳紧握,对于道门的老古董心中恨极,眼中露出了一抹恼怒之色,随即二话不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能怎么办?

    金简就在眼前,他却拿不动,又能怎么办?留在这里给人看热闹?

    李世民离去,众位道门老祖你看我我看你,灵宝老祖轻声道:“东海撤兵,想来是那边的决战已经决定了胜负,大都督神通通天彻底,手段更甚一筹。这等宝物,绝不是某一个人能吃得下的,就算是得了宝物,也绝逃不过大都督的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陆敬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将此宝取出来,免得夜长梦多,至于说其他……这宝物日后大家轮流执掌参悟,不知诸位以为如何?”茅山的老道士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共同施展神通,先将宝物取出来再说,到时候大都督回来,就说宝物失踪了,咱们绝不承认!”灵宝老祖道:“咱们且在黄河内布下阵法,防止大都督回来。”

    道门诸位老祖闻言俱都是点头觉得有理,于是一群人纷纷坠下云头,刹那间浩瀚的迷雾笼罩了方圆几十里,众位道门高真纷纷驾驭着云头冲入水中,欲要割裂天地胎膜与地脉的联系。

    远处

    张百仁缓步行走在神州大地,对于过往处苦难视若不见,只是一双眼睛看向虚空中人道传来的压制力量。

    五成!

    五成的人道压制力量。

    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难看之色,这意味着自己在中土,一身实力只能发挥出五成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代表杀劫的四道神祗除外。

    就算是先天水神,此时也遭受到了压制。

    诛仙四神代表的是天地间杀劫,这种力量超乎万物,超乎命运与时空,玄之又玄,就算人道力量也无法限制。

    张百仁脚步很慢,但一步迈出便是几十里的距离,从东海到战场,不过几十步而已。

    张百仁不去救助劫难中的百姓,灾劫中的百姓见到张百仁也同样越加恨得咬牙切齿,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,导致人道对于张百仁的压制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“哟呵,此地挺热闹啊!”张百仁站在黄河岸边,瞧着被云雾遮掩住的河面,眼中露出一抹嘲弄。

    随手一抛云母水精,转眼间水面上的云雾被吸纳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张百仁轻若鸿毛,脚踏云母水精立于江面,正要出手收回自家的金简,此时张衡自河水中钻出来:“百仁!”

    张百仁扫视了张衡一眼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衡摇了摇头:“你修为已经超凡入圣,天地胎膜在你手中就是浪费,倒不如给我等,或许能在惊瑞到来之前参悟出一条仙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在打我那宝物的主意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荧光:“老祖搞错了一件事情,天地胎膜是我的宝物,不管我用不用得上,都不允许别人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何必与他客气?”灵宝老祖自河水中钻出来,蔑视着张百仁:“如今人道厌恶与你,你一身本事被压制了五成,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,果然是天助我也。小子,我且告诉你,今日这宝物我等要了,此等天才地宝有缘者得之,你一身本事只剩下八成,还是赶紧退去吧,若不然……今日只怕阁下要陨落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强抢?”张百仁看着那灵宝老祖:“尚未请教阁下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邓显,被你斩了法身的邓隐,便是我家哥哥!”这老祖咬牙切齿的看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,露出一抹怪异:“难怪!”

    “诸位原来是看我被人道压制,觉得本座软弱可欺,以为然否?”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还请回吧!”茅山掌教的声音自河水中传出:“你既然已经被天地压制,说明你与此宝缘分已尽。我等道门借助此宝调理中土地脉,镇压水族祸乱才是正理,这般宝物落在你手中全是耽搁了宝物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大都督请回吧,若撕破面皮可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咱们毕竟都是有道高真,你要识得天数才可!”

    下方众位道门真人此时八仙过海各施手段,不断磨练着金简与黄河地脉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有趣!有趣!”

    张百仁背负双手,一根玉萧落在手中,眼中满是悲天悯人之色:“诸位都是有道高真,我若杀之会折损我的气数,不杀却又难解我心头之恨,还请诸位告诉我,本座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莫要装神弄鬼了,你已经被人道所厌恶,一身实力压制到五成,就算见神强者也能将你斩杀,又有何本事与我等争锋?我等敬你修为高深,你可莫要不知好歹,逼着咱们痛下杀手撕破面皮,到时候谁的面子都不好看!”

    河水中传来阴测测的声音,叫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蚩尤,奢比尸”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