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九曲十八,飞鸟不渡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仙道当前,就算天王老子,也同样可以杀得。一切的一切,与长生久视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再大的代价,再大的付出也值得!

    得罪张百仁又能如何?

    只要能炼化大地胎膜,谁能攻破自己的防御?更何况张百仁现在被人道所厌,一身实力不断压制,瞧着其周身层层叠叠不断垂落的无形锁链,不断的约束着张百仁的一举一动,约束着张百仁对于法之力量的运用。

    人族无抓牙之力筋骨之强,对于先天神灵来说更如蝼蚁一般,凭什驱逐九黎、驱逐先天神祗?推翻先天神祗的统治?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人道气运!

    人道气运太强大了,甚至于如今人道已经取天道而代之,人道强于天道,所以诸神不得不隐退虚空,妖族不得不潜伏四海,躲藏在海外深山老林,避开人族的捕杀。

    人族太强,强的有点过分,逼得天地异种不得不隐遁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若在往日里,咱们或许还会畏惧你三分,但是现在人道力量压制与你,不知你一身本事还剩下几成?”邓显的话语里满是戏虐,颇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俯视着脚下黄河,缓缓拿起来玉萧轻轻抚摸:“真当你等胜券在握,本座拿尔等没办法了不成?本来七夕尚未满月,我不便大肆杀戮,但现在是你等逼着我不得不这般做!天数如此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再给尔等一个机会,我数三个数,只要尔等退出黄河,本座便过往不究。若不然……”张百仁话语里闪烁出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“若不然如何?”河水中茅山老道士慢慢悠悠的道。

    “一”没有理会老道士的话,张百仁径直开口。

    “二”

    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站在江面,此时场中气氛一阵紧张,瞧着胜券在握的张百仁,黄河中众人不由得一阵心慌:“莫非这小子还真有那般本事可以翻盘?”

    想起往日里张百仁的威势,众人俱都是不由自主的心中一颤,一边北天师道掌教赶忙道:“诸位,莫要听他忽悠,他在虚张声势。人道压制了他五成力量,他若是还能翻盘,咱们也不必修行求仙,若连五成力量的张百仁都敌不过,咱们还是干脆直接抹脖子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是这么个理!咱们干脆抹脖子算了,就算他有什么隐秘,只能发挥出五成力量的张百仁,又有何俱哉?”上清掌教恍然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陆敬修对着众位道人抱拳一礼:“诸位,对不住!我却是不敢冒险,若被督导斩了我这具法身,此生仙道怕是难求,老道不敢冒险,对不住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陆敬修不待众人反应,化作流光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愧是能够兴盛南天师道的祖师,乃是一个时代的气运之子,对于危机的感应非寻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陆敬修的背影喊了一声,有道人嘀嘀咕咕道:“修行修傻了,修成了缩头乌龟,遇见点难事便不敢迎难而上,整日里只想着遁逃。”

    有人面带不屑嗤笑一声,眼中满是嘲弄的味道。

    话语虽小,但却清晰的传入了陆敬修耳中,叫陆敬修不由得一怒,眼中满是火气,但却不得不阴沉着脸忍住发作的想法,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:“大都督,是贫道妄动欲念,起了贪心,还望都督恕罪!”

    “无妨!无妨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河水,眼中杀机流转,就在此时两道黑色影子瞬间破开河面,化作黑风瞬间远去。

    是奢比尸与巫不樊,这二人搅合在了一处,竟然隐匿在暗中,想要截胡道门,此时察觉到不妙立即钻了出来,二话不说立即远去。

    “唉!”看着奢比尸与巫不樊,张百仁摇了摇头,怪不得往日里奢比尸与春归君那么弱,张百仁丝毫感觉不到对方作为先天神祗的威能所在,此时张百仁心有戚戚亦有感悟,任谁被人道力量压制得这般厉害,都不得不低调行事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这些先天神祗压制了几分!”张百仁眼中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盯着黄河,见到不再有人出来,黄河中那一道道嘲弄的目光叫张百仁心中不舒服,火气不由自主的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张百仁玉萧在手心里敲击:“我已经提醒过你等,稍后若是诸位死于我手中,也莫要怪我张百仁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三”

    张百仁念完最后一个数,方才慢慢拿起玉萧放在嘴边,沉吟一会慢慢吹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张百仁你今日就算是吹破天,我等也绝不会退出此地”邓显狂笑一声,转身扎入了黄河之中:“诸位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金简与黄河地脉融为一体,想要打破壁障何其难也,若是惊动了黄河水脉,使得黄河水脉改弦易辙,那咱们背负的因果业力可就大了”北天师道掌教眼中满是凝重:“如今唯一之计是寻到镇龙钉,暂且先定住黄河地脉,然后咱们在一起出手将金简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镇龙钉?”邓显眉头皱了皱:“难办!”

    确实是难办,镇龙钉能钉住龙脉,岂是寻常宝物可比?

    “镇龙钉只有连山道还有存余,此宝非百年地脉之气淬炼,人道香火念力加持不可成。前隋覆灭,我等已经恶了连山道,事到如今登门怕不妥当……”上清掌教眼中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事关大地胎膜,对于整理地脉,掌握三坟五典的连山道来说,此宝诱惑力之大,不可抵挡!我就不信连山道不动心!”北天师道掌教话语里满是笃定。

    正说着,此时外界起了箫声,箫声袅袅音质柔美,绵绵不绝的传遍了大江南北,笼罩方圆几十里。

    “这厮在做什么?莫非是故弄玄虚?”王家一位长老转身看向脚踏河水的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不必管他,外界有张衡老祖牵制,此人窜不上天”北天师道掌教摇摇头。

    自家老祖有玲珑宝塔以及三宝拂尘诸般玄妙宝物,岂是对方可以抗衡的?

    不远处

    张衡看着张百仁,此时张百仁满头花白相间的发丝,脚踏云母水精,一阵河风吹来,其衣袖飘荡仿若仙人。

    曲子很玄妙、动听,仿佛高山流水,有汨汨的小溪,有奔腾不止的大江,还有浩荡无边的四海,甚至于传说中太古时期存在的北冥。

    有春雨润如酥,有暴雨如琵琶,大珠小珠落玉盘,有波流回荡,或蜿蜒曲回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在做什么?简直是故弄玄虚,居然将咱们给吓到了!”瞧着不断吹奏的张百仁,句芒面色阴沉,眼中露出一抹懊恼:“早知道这厮如今是个样子货,当初就该藏起来盗取道门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河水?”奢比尸面色凝重的看着黄河水面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啊?”句芒闻言一愣,打量了河水一会,似乎除了那河水多了几缕波涛涟漪之外,并没有什么玄妙。

    “若非我对黄泉之水颇为熟悉,怕是已经被其骗过了,黄泉之水不知何时已经渗透入黄河中,因为一种奇妙的力量掩饰,所以才骗过了所有人的感官!”奢比尸面色凝重:“我听人说,黄河有九曲十八弯,乃是一门上古天然的大阵,其内有九种先天神水、十八种后天真水。莫非张百仁掌握了九曲十八弯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黄河大阵?九曲十八弯?”句芒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“若玄冥在此,或许可以一窥究竟”奢比尸摇了摇头,眼中满是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佛祖,大都督在做什么?”李世民看向世尊。

    世尊此时也眼中满是迷茫,一双眼睛看着黄河上的张百仁,露出诧异之色:“不知!教主可知大都督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世尊话语刚刚落下,下一刻却是勃然变色,眼中满是惊悚的味道,只见一只飞鸟路过张百仁附近方圆十丈,下一刻居然仿佛木偶一般,任凭那飞鸟如何扑腾翅膀,下一刻径直坠入了黄河中,溅起一朵浪花。

    “溺水!”世尊面色骇然,眼中满是惊悚:“真狠啊!我知道了,那是九曲十八弯!黄河的九曲十八弯大阵。”

    飞鸟不渡,世尊看到了、观自在看到了、李世民看到了、奢比尸与句芒看到了,没道理张衡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张衡看着飞鸟坠入黄河,顿时瞳孔一缩,眼中满是骇然。在看黄河中尚未察觉到危机的道门诸位真人,张衡眼中满是严肃,手中一道道石子向四面八方飞射。

    不论石子飞向那个方向,都会飞到一半坠入黄河中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手下留情!”张衡顿时急了,眼中满是悚然之色。

    没有回应张衡的话,张百仁依旧自顾自的吹奏着笛音。

    此时张衡急的如热锅蚂蚁,眼中满是无奈,张百仁周身尽数都是溺水,张衡也不敢靠近其周身,更不想尝试一番溺水是否真有上古传说中的那般神奇。

    张衡的惊呼惊动了黄河中夺宝众人,此时纷纷循着声音望来。

    ps:补一盟主更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