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先天大阵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人心多变,欲壑难填,所以人族永远有战火,永远有无数的**在不断横行,阶级压迫不消失,斗阵便不会停止。

    人道雷劫消失,唯有一朵混沌不清的花瓣在空中漂浮,虚空中点点神光在不断蔓延。

    人道雷劫虽然威能无边,但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清楚,张百仁绝不会轻易就这般死了。

    至少,其锋锐无匹足以斩灭世间万物的神剑尚未动用。

    虚空扭曲

    鸟兽虫鱼日月山河的气机,不断向着那洁白的花瓣汇聚,然后转眼间世界气机混沌,造化成了张百仁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果然霸道!既厌恶我,却又不许我斩断人道因果,这是将我张百仁当成了牛马,即想要叫我做牛做马,却又要不断的鞭笞我!”张百仁眼中满是冷笑:“若非本座谋划到了关键时刻,岂会叫你逞威?”

    张百仁眼中满是冷笑,一双眼睛看向虚空中的人道之力,再看看周身更强了三分的压制,眼中满是嘲弄之色,一双眼睛看向溺水大阵中的诸位道门高真,手中玉萧缓缓放在唇边:“该结束了,送尔等上路!”

    “都督,不可啊!这些人背景、来头不小,一但杀了必然大祸临头,只怕都督到时候未必能承担得起”张衡眼中满是凝重。

    “不劳阁下费心,如今天地大变就在眼前,别人骑在了我头上,我又岂能不出手?”张百仁眼中满是杀机:“不管是谁,若想寻我报仇,我尽管一力担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张百仁手指轻轻一按,碧萧缓缓吹奏,黄河开始不断波动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,尓敢杀我?我王家与你没完!”王家老祖的眼中满是凝重,周身衣衫阵阵作响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对于威胁,张百仁默不作声,只是继续不紧不慢的吹奏着手中玉萧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莫非疯了不成?我乃是灵宝三代祖师,你若杀了我,必然会有人替我复仇!”邓显怒视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邓隐我杀得,难道你我杀不得?”张百仁嗤笑一声,眼中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声音是张百仁神祗法身发出来的,此时神祗法身附身于张百仁肉身,唯有先天神祗,借助先天水神的本源,方才可出手感应勾动这上谷大阵,激起上古大阵的威能。

    溺水大阵封锁了周边虚空,溺水是一种很奇怪的真水,莫说是鸿雁难渡,就算是无形无相的阳神,也绝难度过这溺水大阵。

    而且这可不是简单的溺水大阵,张百仁既然出手,又岂能不做万全把握?

    虚空中杀机汇聚,张百仁手指轻巧的按动玉萧,下一刻只见虚空荡漾起层层涟漪,黄河刹那间远去,似乎与众人处于另外一方时空,此时先天大阵激活出一部分威能,但却已经叫人侧目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!”邓显眼中杀机流转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:“我纵使是做鬼,也绝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只见邓隐转身看向众位道门高真:“诸位,我等既然已经困在溺水大阵中,若想脱困而出就莫要藏着掖着,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想要脱困而出,求得唯一的生机,只有这大地胎膜,我等若能将大地胎膜斩出来,凭借大地胎膜的庇佑,度过三千里溺水绝对不难”王家老祖转身看向与地脉勾连在一起的大地胎膜。

    “诸位,老夫一旦身死,便是灰飞烟灭的绝局面,与尔等法身不同,我绝没重来的机会!仙路将近,我又岂能坐视错过这等时机?”王家老祖面色严肃:“老夫不想死,一旦葬身此地,便永世不得超生,成为溺水中的冤魂,我不想死!所有罪孽都叫老夫背了,只希望诸位能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善!”

    众道人闻言自然是没有反对的道理,此时罗浮溺水大阵当前,唯一的生机便是眼前大地胎膜。

    之前大家顾忌黄河地脉翻滚,惹得滔天大祸,方才不敢随意出手。此时面临着生死存亡,谁还顾忌的那多么?

    生命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说因果业力,等到度过眼前这一劫日后再说。

    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,手指轻轻按动玉萧,此时黄河反复一片浑浊,先天大阵遮掩了此地的天机:

    “你等太天真,若单纯想要斩杀尔等,我又何必浪费这般手脚呢?”

    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,一边张衡等人干着急,但却无法击穿先天大阵,干涉张百仁手段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苦海无涯回头是岸,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!”世尊此时也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放其一条生路,难道这群人就不会恨我了吗?就会感激我了吗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杀意:“除恶务尽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众人虽有私心,但却一心共抗水患,还请都督开开慈悲,饶了他们这一回吧”李世民也跟着求情。

    张百仁默不作声,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此时黄河内已经变故发生,那溺水大阵内生杀机流转,众位道人正要不顾一切的去展开大地胎膜与黄河的联系,却见此时大地胎膜忽然张开,自动断绝了地脉之力的加持。

    “咦,果然是天助我也!天助我等!定然是黄河水脉平定,大地胎膜与黄河之间的联系终结,果然是天不绝我等!有此大地胎膜等重宝,普天之下谁又是自己的对手?”王家老祖正要动手,此时瞧见大地胎膜自动脱离了地脉,顺势一把将大地胎膜攥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错,定然是张百仁调动上古大阵九曲十八弯,水脉之力压过了地脉之力,大地龙脉隐遁,才使得金简脱离了地脉,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!天不绝我等!”上清掌教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家老祖手中的金简:“这般天地重宝,我还是第一次遇见,不知老祖能否给我观摩一下?”

    宝物入手,王家老祖岂会交出来?

    感受到周边众人灼热的目光,王家老祖心底冷冷一笑,面上却不动声色道:“诸位,溺水大阵已经发动,我等理应先借助此宝物出去再说,商谈此宝分配的事情,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此言在理,众人也都具在利欲熏心的目光中回过神来,一双双眼睛看向那不断逼迫交织而来的溺水,俱都是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要说好了,咱们需事前约法三章,出去了之后,这宝物大家要共同参悟,轮流执掌!”上清老祖一双眼睛看着王家老祖。

    王家老祖眼中露出一抹诡诈,不动声色道:“大难临头,这宝物的归属你等还是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!也罢!若能逃出生天,度过眼前劫数,这宝物大家共同参悟又能如何?显然这宝物单凭我王家吃不下!”王家老祖抓住金简,慢慢祭炼打量:“此物的操作还需摸索一段时间,诸位道友稍后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有了金简在手,倒也不着急,只是一双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那金简。

    待到盏茶时间过后,才见王家老祖站起身:“诸位道友,此事成了,张百仁这回算计落空,赔了夫人又折兵,已经算计不得我等,待出去后我等再给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是极,非要其遭受报应不可!”

    “定要其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宝物在手,王家老祖将金简摊开,众人二话不说,纷纷阳神向着那金简上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众人皆已经没入金简中,唯有邓显此时面色迟疑的看着那金简,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“道友怎么不进去?”王家老祖看向邓显。

    “怎么金简恰到好处的便脱离了地脉?我怕此事有诈,是张百仁故意设局……”邓隐眼中满是迟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溺水大阵隔绝了咱们与外界的联系,自然也隔绝了张百仁与此宝的联系,道友多虑了!溺水大阵足以灭杀我等,张百仁又岂会画蛇添足?他就算想要隔着溺水操控此宝,也没有这般本事啊!”王家老祖此时大笑,扫视着逼过来的溺水:“道友请!”

    瞧着那金简,邓隐只觉得心神不宁,再看看那溺水大阵,陷入了两难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道友未免太多率了,除了这金简,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度过这溺水大阵吗?纵使是其中有诈,进入金简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若留在这里,溺水之中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“前进无路,后退也无路,唯有眼前这一条!”王家老祖看着邓显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的目光怎么有点不对劲,怎么和张百仁有几分相似?”此时邓显一双眼睛看着王家老祖的眸子,瞬间毛骨悚然,三魂七魄都要炸裂,心脏彭彭直跳个不停:“不对劲!不对劲!绝对不妥!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王家老祖一愣,诧异道:“道友怕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邓显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家老祖,之前那叫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已然消失不见,此时王家老祖依旧是之前的那般目光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怎么会这样!莫非我看错了?”邓显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王家老祖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