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殉道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看错了?

    幻觉?

    这不可能,自己乃阳神高真,怎么可能会看错?

    此时邓显越加犹疑不决,一双眼睛看着王家老祖,然后再看看那悬浮不定的大地胎膜,侵袭而来的滚滚溺水,已经逼近其周身十丈之内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一定没有看错!”邓显眼中满是凝重的看着对面的王家老祖,眼底深处流露出一抹犹豫,溺水已经逼近就在眼前,若冲入溺水百死无生,若进入大地胎膜内躲避,或许还可以求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只是,张百仁便宜是那么容易占的吗?

    进入大地胎膜内,只怕生死不由人!到时候人为刀雎我为鱼肉,岂不是悲惨?

    “王家老祖定然被张百仁种了五神**,方才将我等逼入绝境!”邓显心中电光火石之间快速思量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若将众人自大地胎膜中召唤出来,合大家之力,各教底蕴,未必没有机会冲出溺水,总好过将生死放在张百仁手中,性命由别人掌控的强!”邓显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不动声色的对着大地胎膜道:“诸位道友,老夫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还需诸位道友先出来助我一臂之力,然后咱们在说逃出去的事情也不迟!”

    “唉!”王家老祖忽然沉重的叹了一口气: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发现的?道友在说什么?”邓显眼中满是迷茫,心中却悚然一惊,张百仁的叹息声犹若惊雷,在其心中炸响,惊得其体内气机波动,差点忍不住直接出手,但其心中直觉告诉自己,只要自己敢出手,下场怕是很惨。

    张百仁的威势、名声太强了,强到寻常人根本就不敢与其抗衡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发现了本座破绽,不用在掩饰了!”张百仁轻轻一叹,眼中满是感慨:“诸位果然都是古之豪杰,人中龙凤,非酒囊饭袋凡夫俗子之流可比。本以为可以直接将诸位诓骗入大阵,却不曾想还是出了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想要自己进去,还是我请你进去?”王家老祖话语里满是杀机,一双眼睛内剑气迸射,彻底化作了张百仁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邓显眼中满是阴沉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”张百仁眼中满是冷光:“我这阵图还需一些得道之人的气血、灵魂滋润,才可更进一步发生蜕变,诸位老祖、前辈正是我的资粮,还请诸位老祖助我一臂之力,此恩此情,张百仁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以人的血肉灵魂祭奠诛仙阵图,简直是丧心病狂,你已经坠入了魔道!你已经坠入魔道了!”邓显闻言大惊失色:“如此左道,有伤天和,如何能立地成仙?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张百仁也不说话,只是看着邓显,一边是逼来的溺水,一边是恐怖至极的诛仙阵图,前进无门后退无路,张百仁到想看此人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,怎么死由你自己选择!是进入我的阵图,还是被溺水淹死,你做一个选择吧!”张百仁眼中满是冷笑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邓显眼中满是杀意,袖子里的手攥紧了手中的符文:“其实我还有第三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好奇的看着对方:“我怎么不知道有第三种选择?”

    “第三种选择就是杀了你,夺取了大地胎膜,然后方才有一线生机!”邓显眼中满是严肃,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生机。

    “杀我?就凭你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诧异。

    “不说你本尊被压制了五成力量,就单单说你一缕神念附身王家老道,你纵使是有通天彻地之能,一身本事如今还剩下多少?”邓显眼中露出了一抹镇定,心绪此时竟然恢复了平静:“是啊?如今张百仁一身实力还剩下多少?我是被他的名声给吓到了!我未必没有机会斩了他这具法身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笑了笑,上下打量着邓显:“想的不错,可你错估了我的实力,本座**岂是那般简陋?老祖小瞧了天下人,小瞧了我张某人的智慧、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小瞧,很快就知道了!”瞧着逼来的溺水,邓显不敢耽搁,此时背水一战,带着必死的气势,邓显手中一根造型奇怪的木棍自袖子里滑落,棕色的棍子拇指粗细,上面道道符文交织流转,带着雷火之力向张百仁点来。

    滋啦的闪电带着火光,照耀的眼前虚空一片明亮,明晃晃的火光中邓显一张面孔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张百仁摇了摇头,驾驭着王家老祖的身躯轻轻一叹:“雕虫小技而已,老祖活了数百年,却连法则的力量都没有触及,如何是我对手?”

    手指一抓,身边诛仙阵图内一缕气机流淌而过,萦绕在其手中,食指向着那木杆点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雷电被诛仙阵图的气机斩杀,木杆寸寸断裂,邓显周身百窍炸开,一道道血液自窍穴中流出,浸染了衣衫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邓显倒飞而回落在地上,眼中满是懊恼: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确实是可惜了!

    “我若能早察觉到你的阴谋,提前阻止众人进入大地胎膜,我等联合起来你这一具魔种不足为虑”邓显眼中满是不甘:“到那时不但大地胎膜易主,我等也是别有生机,自然可以破局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!我这一具化身当然拦不住大家,不然也不必施展诡计诓骗众人进入我的诛仙阵图!莫说是众人联手,就算合五人之力,我也必然不敌,如今人道对我的压制太厉害。可惜,一线生机你等没有抓住!却是尔等命数到了,你等魂飞魄散也不要怨我!”张百仁伸手拿住诛仙阵图,轻轻一抖向着邓显笼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!我纵使是死,也绝不会成全你!”邓显眼中杀机四溢的瞪了张百仁一眼,然后猛然转身义无反顾的向溺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溺水无波,没入其中不见半点浪花,张百仁站在原地默然,瞧着消融在溺水中的人影,难得露出一抹讶然:“确实是刚烈!”

    低头看着诛仙阵图,此时众人已经进入了诛仙阵图内,只是此时诛仙神祗封锁虚空,诛仙阵图尚未发动,所以众人不见端倪玄机。

    “咱们出去之后,这大地胎膜如何分配,可千万不能叫王老道独吞!”北天师道掌教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咱们还是商议商议,如何分配这宝物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,老夫修为最高,这宝物应该老夫先保存三年,然后在传给其余人!”茅山的一位老祖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,人生有几个三年?惊瑞随时都可降临,谁有三年的时间给你?这宝物你就是参悟一个月都嫌多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还需参悟三年?你怎么不直接参悟到惊瑞降临啊?”

    “老祖你是老人家,应该多留一些机会给我这等新人,老祖还是莫要参悟了,这机会留给我等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都活了那么些年,道行一直不见长进,还要这大地胎膜做什么?平白耽误大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!”

    一群人在大阵内议论纷纷,不断商议着宝物的归属,一时间场中气氛浓烈,大家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胶。

    “哎,王家老道士与邓显怎么还不进来?”有人忽然开口疑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场中众人俱都是争吵戛然而止,一双双眼睛打量着眼前虚空,忽然心中升起一股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说王老道、邓显,你们两个怎么磨磨蹭蹭还不进来?”上清的掌教眼中满是诧异的对着外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声落下,没有回应,掌教纵身而起:“我去外面看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惨叫传来,上清掌教瞬间被一道剑气劈得魂飞魄散,气机逸散被阵图吸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亲眼见着一位与自己实力相差无几的道人惨死,场中众人俱都是回过神来,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惶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只怕此地有诈!邓显与王家老祖凶多吉少了!”

    此时众位道人纷纷警觉起来,掐了神通道法,一双双眼睛打量着眼前的虚空,瞧着灰蒙蒙不见边际的云雾,一股凝重在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此时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不妙了!

    “张百仁!”北天师道掌教眼中满是狰狞:“这是张百仁的宝物,一定是张百仁搞的鬼!一定和张百仁有关。这厮是故意做局,在大地胎膜中设置了手段,等我等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此时众位老道俱都是呲目欲裂,一双双眼睛杀机四溢的盯着不远处的灰蒙蒙云雾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出来吧!咱们知道你肯定就隐藏在暗中看大家笑话,阁下当真是好心思、好手段,简直是深不可测!我等佩服!”河东崔家的一位老祖凝重道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