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杀人灭口
  张衡现在是真的急了,一双眼睛焦急的看着那立于云母水精上花白头发相间的男子,眼中满是焦躁之色。

  来真格的!

  谁也想不到,因为大地胎膜这般宝物,张百仁居然动真格的,居然直接出手调动先天大阵,将道门数十位高手围困此地,若真叫张百仁成功,只怕是这回要捅破天了。

  这般大的因果,谁也承担不起。

  而且眼下那几十位高手中,已然涵盖了道门各家各派,近乎于天下道门的所有代表,若真的被张百仁全给杀了,这死仇绝不会轻易化解,张百仁与道门之间的争斗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。

  一边世尊不动声色老神再也,只是不紧不慢的念诵着经文,眼中满是怪异之色,他倒巴不得道门与张百仁翻脸,然后双方之间结下死仇,方才会给佛门机会。

  “大都督,三思啊!”张衡的眼中满是焦躁。

  一边尹轨看向了观自在:“道友可有办法?算我道门欠你一个人情!”

  观自在轻抚手中玉净瓶不语,妙目看向了张衡,张衡急忙道:“算我欠你的!算我等欠你的!只要你能叫大都督停手,算我道门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“哦?”观自在闻言眼睛一转:“何须人情?大乘佛法即将入中土,只要道门不阻我传道,此事我便助道门一臂之力,又能如何?”

  “应了!应了!此事我道门应了,只要你能叫大都督住手,我道门便相助你大乘佛法传教”张衡连忙点头。

  传教自然有传教的玩法,助你传教之后,却也没说不能打压!不能将你佛门赶出中土。

  观自在趁机狮子大开口,张衡也没有办法,只能强忍着火气,答应了下来。

  被困在溺水中的可都是道门精锐,道门折损不起啊,一旦张百仁将这些人斩杀,双方必然翻脸,各家与张百仁不死不休,到时候道门真的能抗住涿郡压力吗?

  与张百仁翻脸,对于道门来说有害无益。

  观自在笑了笑:“我信得过阁下的诺言!”

  一边说着观自在信手将玉净瓶一抛,只见玉净瓶倒转,竟然将那黄河中溺水吸收的一干二净。

  “观自在,你在做什么!”

  箫声戛然而止,张百仁抬起头怒视着观自在,欲要出手收了玉净瓶。

  “大都督,切莫冲动,免得坏了大计”观自在手中狮子印落下,挡住了张百仁动作。

  张百仁面色恼怒,心中却暗道:“演的倒挺像啊!”

  正在双方交手之时,忽然河水炸开,一道身影裹挟着金简遁逃而出,在虚空中一个盘旋便要往远处走去。

  “夺我金简,给我留下!”

  张百仁手中花瓣飞舞,时空瞬间错乱,逼得那道人影不得不退于江面。

  “王道灵,怎么只有你?其余人呢?”看着那空荡荡的河水,张衡愕然问了一句。

  此时王道灵手持大地胎膜,眼中傲然的看着张衡:“这群人利欲熏心,胆敢抢夺老夫的宝物,老夫自然送他们去该去的地方。”

  “你将他们都杀了?”张衡闻言声音都开始哆嗦了。

  “他们见利忘义,欲要夺我宝物,为何杀不得?”王道灵一副不将张衡放在眼中的表情:“我有金简,可以立于不败之地,普天之下谁是我对手?”

  “大地胎膜真有那么强?”李世民悄悄的问世尊。

  世尊此时也暗自咋舌,心中暗叹这王道灵的狠辣,听了李世民的问话,世尊苦笑着道:“陛下若得此宝,中土神州在无敌手,大都督也要臣服陛下。”

  李世民闻言目光火热,张衡此时身子哆嗦,胡须翘起:“所以,你就将他们都杀了?”

  “你若拦我,我便将你也杀了!此宝既然已经落在我手中,谁也无法夺走!”王道灵眼中满是傲然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张衡闻言身子直哆嗦,手中拂尘上无数符文闪烁不休:“好!好!好!贫道便来领教阁下的高招。”

  说着话只见张衡手中三千拂尘铺天盖地,法天象地裹挟着无尽之力,向王道灵砸了过去。

  若是王道灵真身,自然挡不住张衡的愤怒一击,但眼下驾驭王道灵身躯的不是王道灵,而是法则功参造化的张百仁。

  “嗡~”

  大地胎膜勾连大地,卷起了一道黄光,将王道灵护持住,任凭那铺天盖地仿佛九天银河瀑布垂落的拂尘冲击而下,王道灵不动如山,那三千拂尘如微风撼动山岳,不见半分涟漪。

  “就这般手段,也想阻我?”王道灵眼中满是揶揄、戏弄。

  “混账!混账!”张衡气的咬牙切齿:“若非之前镇压水魔兽消耗了老夫大部分力量,使得宝物受损,岂容你再此猖狂?”

  “欲要斩杀此瞭,便要先斩断大地胎膜与地脉的联系,你这样蛮干可不行,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战胜得了大地”世尊在一边开口。

  “我当然知道,这种事情还用你说!”张衡面带恼怒,眼中满是煞气:“该死的家伙,你这厮在逼我!今日我定要将你拿下,为死去的道门同袍复仇。”

  张衡周身气机狂变,眼中无穷杀机在不断酝酿汇聚,下一刻只见张衡周身气机波动,似乎冥冥之中一股玄妙气机进入其体内,然后袖子里一只朱红色的符文笔不知其何所来,已不知其何所往,飘飘忽忽的向王道灵点去。

  “塞翁之意不在马,他要抢夺王道灵手中的金简,这厮要拼命了!”世尊忽然开口。

  “大胆,尓敢斩我李唐道门无数修士,朕岂容你在此放肆!”李世民也坐不住了,大地胎膜这般宝物炼制成地书,对他增益太大,能坐得住才怪。

  “嗡~”

  就见此时王道灵周身精光爆射,大地在蠕动,土黄色龙脉自泥土里爬出来,围绕着王道灵旋转,钻入了其身前的金简内,形成了一个循环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两声巨响,黄河卷起了道道浪花,本来平息的水祸再次暴起,向着四面八方浩荡流去。

  王道灵此时七窍流血,身子在不断颤抖。

  到底是王道灵底子太薄,而且张百仁实力又被人道无限压制,难以发挥出金简该有的力量。

  “再不出手,只怕二人打破防御,这金简还真被他们夺走了”张百仁心中念头流转,手中动作却不慢,随手一招就见王道灵手中金简已经脱手而出,化作流光落在了其袖子里。

  “不好!”

  正在酝酿第二击的张衡与李世民齐齐变色,手中神通竭尽所能的想要收回,不断的改变方向,可惜依旧擦着王道灵打了过去,落在其背后的江水中。

  江河倒灌,百姓死伤无数。

  张百仁默然不语,只是袖手旁观。

  王道灵已经遭受重创,再加上张百仁暗中退去其体内的防御,面对着这般神通,即便没有打在身上,也绝非王道灵可以承担得起的。

  杀人灭口!

  张百仁就是要借助二人的力量来摸摸王道灵底细,打草惊蛇见识一下轮回中沉睡的老古董真实力量。

  王道灵绝不简单,灵魂深处的那股古老沧桑气机,至少也是两千年前的人物。

  两千年前,那可是比王羲之更早的存在,是王羲之的先祖。

  “砰!”

  王道灵一半肉身被撕裂,化作了肉泥齑粉,另外一半坠入黄河中,溅起无数水花。

  河水瞬间染红一片

  “这……”

  李世民与张衡有些傻眼了,谁能想到张百仁竟然在关键时刻,忽然出手召唤回金简?

  一道朦胧的元神在河水中站立,茫然的看着场中的一切。

  那是王道灵的元神,只是遭受致命打击后,变得稀薄无比。

 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,随即王道灵一双眼睛看向上方张衡、李世民:“你们居然出手斩我肉身?”

  “王道灵,你可悔过呼?你若能诚心悔悟,老夫便给你一次机会,叫你转世投胎。你若继续冥顽不灵,今日说不得只能送你继续上路了!”张衡话语里满是杀机,继续上路是什么意思?

  活人上路是死了,死人上路是魂飞魄散。

  “你敢坏我肉身,我王家是绝不会放过你的!”王道灵眼中杀机流转:“这仇我王家记下了,你杀人夺宝在前,欲要灭口在后,今日我若能逃得生天,定要你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  说罢王道灵便要趁机遁走。

  “哪里走!”张衡手中拂尘一甩,瞬间铺天盖地,遮掩了一方时空。

  “你敢打散我魂魄!!!”

  拂尘内传来王道灵凄惨的叫声。

  张衡无动于衷,手中拂尘神光流转,继续炼化王道灵的元神。

  死仇既然已经结下,自然没有留手的道理。

  “唉!说的千般万般,讲尽了道德真言,可那又如何?利益之争永无休止!就算天人尚且要陷入各种欲望中,更何况是普通人?修士与凡人并无区别,并不会因为活的时间长就淡薄情欲”张百仁眼中满是明悟:“不过是看的腻味,不会动心罢了!不值得其动心。”

  就像是现代的一碗米饭,在古时候那就是皇帝御宴,流民安能不动心?杀人越货也是常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