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赠送神诏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“你倒有本事,居然连金身都斩灭了,老夫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你了”少阳老祖转过身,双眸看向张百仁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。

    “金身啊!寻常修士莫说是法身,就算阳神也是其几世轮回的底蕴积蓄,苦苦追求的道果;你如今法身尚未修成,却已经可以剑斩金身,未免有些太过于耸人听闻!”少阳老祖缓缓转过身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阳神便可参悟天地本质,领悟法则之妙处,然后斩出自己的一缕神念化作法身,用来积蓄、打磨自家的各种感悟,完善自家的大道。

    其实法身也是各位阳神真人的小白鼠,斩出一具法身之后,要是有什么神通、功法,可以叫法身尝试着修炼,若能修炼成,自然不需多说,到时候有了法身的经验,本体可以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法身若遭遇反噬,遇到不可预测的危机,抛弃也就是了,干扰不到本体。

    修行到了阳神境界,不断转世轮回增加见闻、参悟轮回隐秘才是正道,法力的累积、神通的祭炼都不过小道罢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可知此人真身在何处?既然已经结仇,便不可留下后患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露出了一抹冷酷。

    “九州之外!你早晚都会见识到!”少阳老祖不紧不慢的喝着参汤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沉默,他暂时还不想去九州外蹚浑水,九州外可是有先天神祗的。真正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大成神祗,绝对是恐怖无比,隔着九州结界恍惚中的那一瞥,便叫其心中动容。

    “那王道灵的法身并没有斩灭,单凭一道剑气,我也斩杀不得金身;我只不过出手斩灭了那金身的意识,斩灭了王道灵的神智,没有了神智的金身就是一盘散沙,自然而然被我轰爆散于天地间。只要王道灵转世重修,自然而然可以召唤回那散落各地的力量,重聚金身!”张百仁吧嗒吧嗒嘴:“大罗确实是玄妙!”

    若非大罗果位涉及到了时空之妙,王道灵的那一缕真灵休想逃过自己的诛杀。

    “金身境界的白痴?”少阳老祖打了个哆嗦,手中参汤差点落在地上:“狠!你此举未免太狠了!”

    张百仁深吸一口气:“人道压制我,现如今除了涿郡,哪里都去不了。我若是在不狠,岂非被人吞的骨头都没了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少阳老祖放下参汤。

    “老祖有何建议?”张百仁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降服水魔兽,然后你就此在涿郡苦修,静候成仙之机,外界的那些事情在仙路面前都是小打小闹”少阳老祖不紧不慢道:“你若能降服水魔兽,日后对抗四海深处的那个老古董,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“四海深处的老古董?”张百仁闻言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想要降服水魔兽对于寻常人来说,先天神兽性格高傲,近乎于不可能,但是对于张百仁来说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我先沐浴净身七日,然后亲自为七夕祈祷祝由!七夕才是最重要的,舍此之外皆为空……”

    张百仁声音远去,留下少阳老祖呆呆坐在夕阳下,看着张百仁背影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才听少阳老祖道:“像!真像啊!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,那气质、模样、语气,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一场大战,张百仁也是筋疲力尽,身上杀机萦绕,自然是不敢去见七夕的。

    寻常孩童的六感便敏锐无比,更何况是身具神血的七夕?

    张百仁生怕自家身上的杀机冲撞到七夕的魂魄,叫其伤了神智,是以即便心中迫切想要去见七夕一面,也强行安耐住心中的急切,仔细的沐浴净身,然后来到了后山的坟墓前,静静的盘坐在茅庐前念诵《清净经》。

    袁守城日子过得不错,一张面孔此时红润了起来,显得颇为健壮,此时正拿着一个锄头在不远处摆弄着果园、花圃。

    张百仁下了禁足令,袁守城出不得这方寸之地,只能自娱自乐,给自己找点乐子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日子袁守城其实挺满足的,至少少了许多烦恼,外面的风雨再大,也刮不到自己的这块山头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有人罩着的感觉就是好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守城**着脚掌,周身满是泥浆,带着草帽在田间除草。

    见到张百仁到来,袁守城放下锄头,来到了张百仁身前,一壶沾染了泥浆的茶水倒在了张百仁身前。

    “返璞归真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袁守城,张百仁目光忽然凝重下来。

    若非自己知道此人底细,只怕会将此人真的当做一田间的老农。

    “好叫都督得知,老道前些日子斩了一具法身,已经转世投胎前往李唐长安了,算不得破了都督的禁足令吧?”袁守城坐在了张百仁对面。

    放下清静经,细腻的手指端起了茶盏,张百仁细细品味一口,随即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茶水就是茶水,返璞归真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表象而已,及不上都督的天人合一”袁守城看着张百仁,眼中露出一抹羡慕:“这称赞的话从都督口中说出来,听起来有些刺耳。”

    “天人合一与返璞归真各有妙处,并无高下之分!”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,然后便不再多言:“其实我倒好奇,突厥怎么半路上撤了回去,老道士精通卜算,可知缘由?”

    “有人出手泄露了天机”袁守城一双眼睛看向夕阳下血染的天空:“都督杀机太重,突厥敢南下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若知道是谁坏我算计,非要叫其点天灯不可”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了一声,杀机四溢的话语在其嘴中说出,反而带了一丝丝淡然与优雅。

    袁守城打了个哆嗦,低下头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过一会才见张百仁摆摆手:“忙你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袁守城退下,留下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诵读着清静经,他所诵读的清静经可不是后世网络上的大路货色,而是真正秘本清静经。

    当年张百仁借助大隋国力搜刮各家的典籍,可是中饱私囊发了大财的,各家不少秘本都落在了其手中。

    “都督!”

    张须驼、鱼俱罗、罗艺三人联袂而来,站在了庐棚外,听着张百仁口中诵读的清静经,忽然一颗心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久

    一篇清静经读完,张百仁放下手中经卷,双眸看向了场外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李世民的使者来了”鱼俱罗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示意三人坐下,只是庐棚太窄,根本就坐不下三人,是以三人依旧在庐棚外站着。

    “我与李世民是敌非友,他派遣使者来我涿郡作甚?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水神符诏”这回开口的是张须驼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百仁眉头皱起,缓缓自袖子里掏出玉盒,不紧不慢的打开,一道金黄色符诏散发出耀眼神光,照亮了整个茅草屋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张百仁手指轻轻一敲,水神符诏瞬间收敛神光,然后就见张百仁看着那水神符诏许久无语,当年与孙权初识、相交莫逆的场景一一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转眼已经一甲子,沧海桑田物是人非,这水神符诏还是我与他共同在水神府邸获得的”张百仁眼眶微红,有晶莹在闪烁:“蠢货啊你!最艰苦的岁月熬过来,好好的日子不过,最终却死于那群蝼蚁手中,天下就没有比你蠢的!”

    张百仁悲切不是假的,孙权是他来到这方世界第一位贵人,没有定海珠,他采药不会那般顺利,阳神不会那么快的修炼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我如今皆已经前程似锦,就算不能成仙,也可与世长存,你为何这般愚蠢呢!”张百仁在喝骂着那符篆。

    “都督,药医不死病,佛渡有缘人,救治万民,守护江东父老乃是孙权的道,道之所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张须驼眼中露出一抹敬佩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一个蠢货,水魔兽未能杀死他,那些他要守护的人却将其置于死地,你说他蠢不蠢!”张百仁眼中一滴泪水划过,然后屈指一弹,只见那水神符诏一阵扭曲,居然化作了一团金黄色的神道本源。

    先天气机肆无忌惮的扩散而出,那是上古水神的先天本源,此时似乎有无尽碧波在那神道本源中沉浮。

    “呼~~~”

    瞧着那神道本源,场中众人呼吸急促,眼中满是火热。

    谁若能得神道本源,便可长生不死永驻世间。

    “你等莫要自误,仙机惊瑞将近,打破真空的希望就在眼前,想要吞噬此神力,便需抛弃肉身”张百仁声音清冷,叫人警醒。

    一瞬间三人额头冷汗缓缓淌落,眼中满是清明,武道之心显然又有进步。

    张百仁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案几,将玉盒‘啪’的一声盖上:“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”鱼俱罗一步上前,抱拳一礼。

    “将此宝送去东海马祖法界,我要相助马祖一臂之力,助其成就先天大道,立证天神!孙权福源浅薄,可惜了其运道,若非此神诏牵连,也不会就此丧了性命,有我护持,他至少还能活着”张百仁轻轻一叹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