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侵犯龙母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马祖乃是海神,人道赦封的海神,但是如何及得上先天宪章?

    后天神祗即便是在强,也终究有种种的肘制性,唯有先天神祗先天地而生,具有无穷的伟力神通,已经摆脱了信仰之力的依赖。

    孙权求仁得仁,张百仁能说什么?

    他不想为人道出力,但却也不想叫孙权死,孙权活了几千年,又不是小孩子,这种事情他自己应该能提前预料到。

    “交给马祖?”

    鱼俱罗闻言一愣,一边的张须驼与罗艺俱都是愣了愣神,这可是一尊先天神祗的神位,张百仁自己不炼化,竟然交了出去?

    “先天神位终究是外物,非我所求之大道!我所求者唯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,区区先天神位我又岂会放在眼中?”张百仁摆摆手示意三人退下:“至于李世民的使者,你直接打发回去就是,本座可没时间与其扯皮。”

    “都督,毕竟长江黄河数万神位,可为道门根基之依凭,道门老古董怕是不许……”罗艺眼中露出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涿郡”张百仁淡淡的道了一声。

    罗艺闻言不再言语,转身三人退下。

    海族攻占内陆,无数妖兽尸体留下,对于三人来说也是一场机缘。

    平日里去哪里寻这么多妖兽来吃肉?

    三人退下,张百仁拿起案几前的清静经,尽量化解着自身杀机。

    “人道厌恶我又能如何?我涿郡自立国度,脱离于人道之外,不受人道管辖,谁又能奈我何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冷光。

    七日时间转瞬即过,张百仁身上杀机被清静经化解的一干二净,站在那里仿佛是一个身材纤弱的人间士子,谁能想到眼前这清秀的中年男子,便是叫人闻之变色的‘大魔头’?

    “都督,七夕公主来了”陆雨抱着七夕,来到了茅草屋前,手指逗弄着怀中婴孩。

    几十年过去,纵使是道门功法驻颜有术,陆雨也已经不在年轻,眼角处鱼闻多了几丝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痴痴的看着那端坐草堂读书的中年文士,陆雨声音轻柔,仿佛惊扰了这山间美景一般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!”张百仁将清静经塞入袖子里,接过了陆雨怀中的七夕,看着那襁褓中的婴孩,眼中满是柔和,毫无人前的霸道、杀机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眉宇嘴唇、脸蛋都和皇后很像”陆雨笑着道。

    张百仁点点头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,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襁褓中的婴孩打量着张百仁,乌黑纯净的眼睛中满是好奇,不哭也不闹乖巧的很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平日里闹腾的很,今日来到都督身边,却是乖巧异常”陆雨笑着道。

    张百仁亲了亲七夕的额头,然后转身看向陆雨:“你我相交几十年,我一直都拿你兄弟几人当亲人看待,你日后莫要叫我都督,显得太生分,你就唤我一声:大哥。日后你就是七夕的干娘了,七夕是个苦命娃,从小就没有娘,她还这么小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陆雨闻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张百仁,略作迟疑随即开口道:“大哥!”

    张百仁一笑,转身抱着七夕坐在案几前:“时间悠悠,几十年过去,你也已经开始九龙捧圣、七日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证就阳神,陆雨还能陪伴大哥两百年,若只凝结元神,三十年后便是我转世轮回之时”陆雨一双眼睛痴痴的看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凤血……”张百仁道。

    “凤血终究是外物,我有向道之心,若炼就必然证就阳神!”陆雨话语里斩钉截铁:“外物终不得长久,如何追得上大哥脚步?”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沉默,陆雨的心思他如何不懂?只是如今自己陷入天人两难,进退维谷的窘迫险境,给不来她想要的任何未来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背负的情债太多,怎么忍心将她牵扯进来?

    “我亲自为你护关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陆雨。

    “不必!我若证就阳神,自然会来看你;若阳神凝集失败,我就此转世轮回,决不在世间苟延残喘,惊瑞的时间不多了!”陆雨话语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你体内有我魔种,阳神并不难,法身也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不遇至人传妙诀,空言口困舌头干。

    张百仁证就阳神的经历,虽然可以叫人少走许多弯路,但却也要看陆雨自己的感悟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部电影,有的人感应深刻,有的人却毫无动容。

    要看悟性、个人。

    陆雨走了,留下了七夕一个人进入山上的草屋中去闭关,此时荆无命风尘仆仆的赶回来,手中铁链哗啦啦作响,一只狰狞的蛟龙在不断来回折腾。

    “都督,属下幸不辱命,擒来了一只母龙!”荆无命将母龙砸在地上,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。

    擒龙对于荆无命来说不难,但要寻找一只恰巧在哺乳期的女龙,却要花费一番精力。

    而且还不能叫四海察觉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龙母!”张百仁瞧着那母龙,瞳孔忽然一缩:“怎么是她?”

    你道是谁?

    被道门劈死的东海龙王王后、青龙王的母亲,便是此龙,乃是东海的真正龙母。

    当初张百仁为了今日龙族秘境,还潜入龙宫,遇到了此母龙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!你杀我孩儿,速速偿命来!”地上的母龙瞧见张百仁,顿时眼眶充血呲目欲裂,不断挣扎要起身,却被锁链捆束住龙筋逆鳞,只扯得锁链哗啦啦作响,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将她擒来了,好手段!”张百仁赞一声。

    “属下正面争斗,自然不是龙母对手,但如今四海乱成一锅粥,东海龙王身陨,龙母精神恍惚。再加上都督在东海大战,吸引了龙宫的注意力,所以属下才偷袭成功”荆无命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这狗贼,还我孩儿性命!”龙母不断挣扎,卷的地上山石断裂,山头不断震动摇摆。

    “唉~~~”

    张百仁叹一口气,一双眼睛瞧着龙母:“青龙王身陨,乃是其自寻死路,道门诸位高真算计,干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!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!我就算死,也绝不放过你!”龙母的眼中满是戾气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东海龙王身陨,你的日子以后怕也不好过,要么被人斩杀,要么沦为新龙王的玩物。本来你儿子青龙王最有希望登临王位,到时候你自然可以母凭子贵,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情,谁是谁非我已经不想考虑,我与青龙王之间的因果、东海龙王的因果早就结下,当年你夫君几次三番算计于我,差点致我于死地,我自然是不择手段的报复”说到这里张百仁转身看着龙母:“你既然来了,那就不要想着离去,我的手段你应该知道,你就安心的在涿郡给七夕做奶娘。待到七夕长大,我自然放你去,若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张百仁指尖诛仙剑气混合着诛仙剑中魔神的力量流转,化作了一条由无数密密麻麻锁链组成的剑气,点在了龙母的逆鳞之处,这一缕剑气一路上攻城拔寨,洞穿龙母周身窍穴、要害、逆鳞,甚至于连龙珠也不曾放过,化作了一条无形的锁链在其体内:“后果你应该知道,我不想多说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捆束在龙母身上的锁链寸寸断裂,龙母面露疯狂,欲要趁机发难,忽然身子一哆嗦,径直瘫倒在地不断颤抖,仿佛遭受了千刀万剐一般,周身力量被抽干,只能硬生生的忍受着这股痛苦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

    两个时辰

    三个时辰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到一天一夜过去,才听龙母气若游丝道:“好,我愿臣服!”

    屈服了!

    龙母终究是屈服了!

    活着才有希望复仇。

    张百仁收了禁法,只见龙母一滩水般狼狈的趴在地上,身形扭曲化作了人影,美艳的面孔上满是疲惫、屈辱、不甘,手指攥入了青石中,不断作响。

    “现在七夕饿了!”张百仁看向龙母。

    荆无命告退,草庐中只剩下龙母与张百仁。

    龙母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玲珑有致的身子缓缓爬起身,颤抖着手掌接过七夕。

    一抹凶光在眼中闪烁,只要自己一发力,便可将手中小小婴孩化作肉泥。

    “你可莫要自误,这孩子体内流淌着天地间最为高贵的太阳神血,怕不是你能杀的!你只要稍动杀念,体内的剑气便会率先禁锢了你的力道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:“我既然将七夕交给你,又岂能不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龙母闻言双目黯然,面色麻木的撩起衣衫,露出了犹若玉碗倒扣般的山峰,一颗晶莹剔透的粉嫩鲜红缓缓塞入了七夕口中,居然毫不避嫌。

    悲哀莫大于心死!

    张百仁继续拿起清静经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因果轮回,便是如此。当年若非四海想要杀我,于李阀合谋将我溺死于海眼,又怎么会有今日的祸患!青龙王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,他的死虽然有我算计,但未尝没有龙宫中黑手。”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