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收服水魔兽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简直是可笑,禁制?你能禁制我?”水魔兽仰头大笑,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:“愚蠢的凡人,就叫你见识一下伟大的水魔兽神力,看我如何逼迫出你的手段。”

  水魔兽停止笑声,身躯招展,化作了本尊,周身水之法则波动,开始利用水之法则净化自家的身躯、神魂。

  “水润万物而不争,乃天下最为纯洁之物,可以洗去天地间的所有污垢!”水魔兽任凭水之法则冲刷着自家身躯,过了一会方才面色变了变:“不对劲啊。”

  来回冲刷,灵魂、身躯肉经过法则的净化,却是不见半点异常。

  此时水魔兽丑陋的脑袋上满是不敢置信:“怎会这样?先天神水便可净化一切,更何况是水之法则?”

  “你之前施展的是什么手段!”水魔兽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手掌上寒冰缓缓融化,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看向了水魔兽:“你还是乖乖认命吧!阁下乃是先天神祗,岂能言而无信呼?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呸!你想要奴役老祖,本身便不怀好意,还想老祖我守信,除非老祖我傻了!”水魔兽瞧见张百仁手中寒冰融化,顿时察觉到不妙,此时虽然自己已经执掌大千世界水之法则,但却也不想面对眼前这个诡异的家伙。

  一想到眼前之人居然丧心病狂的吞噬了七成的太阳元灵,水魔兽便不由得心肝直打颤。

  吞噬太阳元灵,吞噬的越多,速度也就越来越快。

  剩下的三成太阳元灵,根本就不是七成太阳元灵的对手。

  也就是说,眼前这家伙是一尊活着的太阳神,当年天帝出世威压四海欲要灭世,他虽然被女娲娘娘封印起来,但外界的事情却也知道的七七八八。

  “太阳一脉的都是疯子!招惹不起啊!”这是水魔兽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,掌握了七成太阳元灵的张百仁法身,究竟有何等威能?想一想就觉得可怕。

  “逃!”

  水魔兽居然二话不说直接遁走,天下之大自己何处去不得?只要日后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人,自己依旧是逍遥自在。

  眼下最重要的是将对方留在自己体内的手段驱逐出去,然后在找机会施展神通报复回来。

  张百仁留下的手段居然毫无反应,叫水魔兽心中不安。

  水魔兽眨眼间化作了一滴水,然后瞬间散开,向着远方遁逃而去。

  “想跑?”

  张百仁忽然笑了,手掌轻轻一招:“回来!”

  虚空中流光汇聚,本来散开的水魔兽重新凝聚,化作了水珠形状,被张百仁拿在手中:“老祖太令本座失望了,竟然出尔反尔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

  手中水蓝色的珠子惊呼:“你怎么可能控制我的神通?灵魂?”

  可惜水魔兽出世时间太短,不曾听闻张百仁魔种的可怕。

  把玩着手中水蓝色珠子,张百仁没有理会水魔兽的话,而是自顾自道:“老祖若识相,就乖乖留在我身边,若不然……。”

  不然如何张百仁没有说,但话语中那股威胁却是毫不遮掩。

  听了这话,水魔兽苦笑,它还有的选择吗?

  想要反抗张百仁,唯有先解除自家体内的禁制才行。

 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水魔兽的珠子,看向了远处的袁守城:“道长倒是清闲。”

  “那是水魔兽?”袁守城呆呆的看着张百仁,眼睛里满是凝滞之光。

  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:“你不是看到了吗?”

  袁守城咽了口口水,一双眼睛露出骇然之色:“都督好神通,连水魔兽也能降服。”

  谁能想到,张百仁手中晶莹剔透的珠子,便是之前翻江倒海凶威滔天的水魔兽?

  有此水魔兽,涿郡安然无恙矣!

  “就算日后九州结界破裂,水魔兽也能护持我涿郡安宁,如今看来涿郡确实是我人族圣地”袁守城眼中满是感慨。

  张百仁修为越加深不可测,他已经看不清了。

  “我说小子,你要老祖我臣服于你,倒也不是不可能,但你却要每年与我讲道!”水魔兽所化的珠子上幻化出两个萌哒哒的眼睛,一双眼睛垂涎的看着张百仁:“你有水神分身,每年都需为我讲一次道。”

  “哦?”张百仁扫视着手中的水魔兽:“老祖如今已经是我阶下囚,却是没有讲条件的资格。”

  “哼!老祖我好歹也是先天生灵,你若不答应我要求,日后若是惹出什么乱子,可莫要怪我!”水魔兽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张百仁:“比如说老祖我一不小心打了一个哈气,瞬间冰封了涿郡,冻死了涿郡的无数百姓,那该如何是好?”

  “砰!”

  张百仁一把将水魔兽摔在了青石上,惹得水魔兽哇哇大叫:“我说小子,你莫要欺人太甚,竟然这般折辱我,简直是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水魔兽尚未说完,张百仁已经挥手再将水魔兽抛了出去,水魔兽乃先天神兽不死不灭,不断撞击山石对他来说连痛的感觉都没有,但是丢人啊!

  太丢先天神兽的脸了。

  “行!行!行!算你小子很,老祖我答应你了成不,你还不赶紧给我住手!”水魔兽连忙喊叫,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丢不起那个脸。

  瞧着水魔兽,张百仁心中沉吟,这等先天神兽想要收服本就不容易,更何况自己还是后天生灵。

  “恩威并重,刚柔并济”张百仁心中沉吟,手中动作却是不慢,不紧不慢的抬起手掌,把玩着水魔兽所化的珠子:“我便答应了老祖,每年为老祖讲道一日,叫老祖聆听先天神祗大道。”

  先天神兽与先天神祗之间的差距,并非体现在实力上,而是体现在智慧上。

  这就像是一个人与一只野兽,人未必能打得过野兽,但对于天地间至理的思考、对于法则的领悟,绝非没有智慧的野兽能够媲美。

  双方简直是质的差距,只要叫先天神祗露出一点关于水之法则的奥义,就足够水魔兽受用不尽。

  神祗、神兽天生便能执掌水之法则,但却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需要不断的钻研,追求法则本质,然后才能更上一层楼。

  “果真没有诓我?”水魔兽闻言顿时眼睛一亮,怦然心动。

  张百仁笑了笑:“没有必要。”

  “那你还要每日里将我拿在手中把玩,叫我感受先天水神的气机”水魔兽此时见到张百仁应了自己的条件,下意识得寸进尺,欲要更进一步。

  “没问题!”

  这问题对于张百仁来说不算什么,若能得水魔兽真心投靠,一切都值得。

  “好,你小子若能应下老祖我的条件,老祖我便为你出力,奉你为主又能如何?”水魔兽此时反是干脆了起来,叫张百仁大感意外。

  “老祖怎么转变态度了?”张百仁诧异道。

  “你不懂,我等先天神灵,想要更进一步何其难也!先天神灵自有傲气,将我等先天神兽视作野兽蛮夷,岂会传授我等大道?而偏偏我等先天神兽资质愚钝,对于天地间法则感悟却是半点也无,只能凭借本能催动。老祖我若能有一尊先天神祗为我讲道,而且还恰巧是先天水神,这简直是天大的机缘。”

  “其实想想这诸般得失,也不觉得心中难过,总归是有舍有得,一切都是平衡的!我若想追赶女娲登临仙路,叫我自己参悟法则,不知要多少年苦功。”

  水魔兽的眼中满是感慨、沧桑,心中暗自嘀咕道:“而且你的那具太阳法身,叫老祖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只怕当年劫数还会重演,老祖我还是早早抱大腿的好。”

  当年天帝时代有多惨烈?

  神祗如草芥,神兽如刍狗。

  那个时代,即便是处于封印中的水魔兽也觉得心惊肉跳,眼中满是不好的回忆。

  “也罢!”张百仁叹一口气,此事虽然波折不小,但水魔兽总归是被自己收服了。

  手指挑起水魔兽,放在掌中磨砂,先天神祗的气机灌入水魔兽体内,只见水魔兽气机逐渐陷入沉寂:“小子,老祖我要休眠,恢复实力,你若无必要不可打扰我。当然……我这具身躯的某些神通,你还是可以施展的。”

  话语落下,水魔兽陷入沉睡,留下张百仁握着手中的灵珠发呆。

  纵使是水魔兽身躯,也是一件难得的异宝,有不可估量之威。

  手指把玩着水魔兽的身躯,整颗珠子冰凉透骨,但却带有淡淡的舒适,一丝丝天地神力流转,滋润着张百仁的身躯。

  袁守城看着张百仁手中的珠子发呆,张百仁不去理会袁守城,而是看到了不远处山头悟道的裴昱。

  “都督,不知小公主是修武还是修道?”袁守城凑了上前。

  七夕得了太阳神血,又以龙奶滋润身躯,固本培元,不论是修道也好,修武也罢,都是难得的好苗子。

  “你怎么问起这个?”张百仁转身看向张百仁。

  “七夕公主秉承都督气运而生,天生便有大智慧,此时虽然年幼,但若有人日夜为其念诵真言,可以提前开启其道心”袁守城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