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七夕未来
  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功德五读书。

  命格排在了第一位,可见命运之力的重要性。

  有的人生下来便是皇天贵胄锦衣玉食,你叫那些投胎乞丐家的人怎么追?

  要奋斗多少年才能赶得上?

  有的人或许你奋斗一辈子,还不如人家的一顿饭。

  这就是命,命格、命运。

  但命并非不可改,比如说是张百仁,他崛起于微末,全凭借自己一拳一脚打下这诺大的基业,才有了七夕生下来便是皇天贵胄,享尽了荣华富贵。

  “课业……”张百仁闻言迟疑。

  修道好还是练武好?

  见到张百仁迟疑,袁守城道:“俗话说得好,天无二日,大都督练成太阳法体,便堵死了七夕的路,七夕纵使是有太阳神血,武道怕也已经难以登临绝顶。”

  张百仁闻言点头,七夕的武道之路天生便已经断绝,太阳神体的终极是吞噬太阳元灵,但是太阳元灵已经被张百仁吞噬,七夕岂非前途无路?

  七夕继承不了张百仁的武道修为。

  “七夕修炼不得《三阳正法》,其余的武道修为想要破碎真空难上加难,成仙不死乃是虚妄。大将军鱼俱罗至今也只是破碎了内虚空,内真空迟迟不得破碎!五百年熬不过去就是死,与道业比起来,不能转世投胎续接性命,弊端太大。道门中人只要领悟了大罗果位,便已经近乎于长生不死神仙中人,大都督想来心中应该有所断绝”袁守城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你这般撺掇着七夕修道,安得是什么心思?”张百仁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袁守城,叫其有些毛骨悚然,连忙道:“老道我好歹证就了阳神果位,不知可否担任七夕的课业老师?”

  “你?虽然证就阳神,但我却不想日后七夕成一个神神叨叨的神棍,命运之力变幻莫测,善泳者必溺于水也!”张百仁否认了对方的话。

  “这……”袁守城闻言一愣,随即道:“既然先生不喜欢七夕接触命运,那就寻凡俗间一大儒,为七夕启蒙开道。说起来大都督还是儒门的亚圣先师,对儒门总归是该放心了吧……。”

  “天地君亲师,乃腐儒之道也!我张百仁无法无天,岂会容忍女儿去学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辈修行中人最受不得各种约束,我又岂能叫七夕背负那些条条框框,负重前行!”张百仁断然拒绝了袁守城的话。

  “《论语》如何?”袁守城道。

  “论语?”张百仁点点头:“你去山下寻一精通论语的老师……不行不行……”

  张百仁又断然否决:“那些腐儒若是趁机不备,给我女儿灌注那些老顽固的思想,却是不妥!防患于未然,不可教儒家的那些人接触我女儿。”

  七夕是谁?

  一生下来便决定了她的地位,不论是佛道儒哪一家若能拉拢了七夕,将七夕拉入门内,那在未来的大争之世,有张百仁为之支撑,必然占足了便宜。

  七夕代表的不单单是七夕,更是张百仁、涿郡的态度。

  袁守城苦笑:“都督信得过我否?”

  “信不过!”张百仁很不客气的打了袁守城的脸,这老道士有前科,谁能信得过?

  袁守城闻言只能无奈苦笑,张百仁手指轻轻敲击着手中水魔兽,然后才道:“我倒想起了一个合适的人。”

  “谁?”袁守城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观自在”张百仁笑着道。

  “都督不可!”袁守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满是紧张道:“大乘佛门如今已经有了大兴之势,若叫七夕拜入佛门,道门怕永无翻身的余地。都督可曾想过自己的一举一动,对于天下大势的影响?”

  “干我何事!我只是叫七夕与观自在学习课业而已,至于说道业,我会亲自教导,岂容他人插手”张百仁摇了摇头。

  袁守城想要说些什么,但终究是没有说出来。

  若能将七夕拉拢入道门,对于袁守城代表的道门来说,是一次可以压制佛门的机会。

  七夕与观自在学道,日后必然亲近佛门,对道门不利。

  “《道德经》《论语》这些都是要学的,还有些精华的传世文章,世间妙理,都需要有人教导!”张百仁心中暗自盘算:“现如今我身边的高手还是不够多,若不然也不必为了七夕的老师而烦恼。”

  袁守城坐在一边青石上有些闷闷不乐的整理着杂草,张百仁双目看向星空:“其实还有一个人选,只是不知东华帝君转世了没有。”

  轮回中的时间与现实中时间维度不一样,张百仁也不好揣摩,只是依照其猜测,东华帝君这般古老神祗,怕是已经投胎人家。

  “东华帝君倒是一个好的老师,可惜错了时间”张百仁把玩着水魔兽,一边袁守城不甘心道:“都督,你当真不考虑一番道门?”

  张百仁默然不语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身形再出现已经到了山巅茅屋内。

  看着龙母怀中沉睡的七夕,张百仁扫过龙母,凡俗间的时间对于龙母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  “你之前说得是真的?”龙母目光凝重道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没有理会龙母的话,张百仁只是将水魔兽放在了襁褓内,叫水魔兽先天气机滋润着七夕的身子骨。

  可惜七夕的身子骨太弱,承受不得太长时间洗炼,张百仁便要将水魔兽收回。

  “道可道,非恒道。名可名,非恒名。有名乃万物之母,无名乃万物之始……”

  张百仁在诵读着道德经,阴阳顿挫很有韵味,虚空中朵朵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,龙凤呈祥的异象在虚空中盘桓不定。

  一朵朵道韵沉入七夕的周身百窍,使得七夕睡得更加香甜。这就是有一个法力高深老子的好处,当年张百仁诞生之时,可没这待遇。

  道德经五千字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半个时辰后张百仁停下动作,一双眼睛看向龙母:“东海的事情你不要管了,早晚有朝一日,你自然而然的便会知道真相。”

  走出屋子,观自在已经到了,此时站在山顶看着远方云海不语。

  “你来的倒早”张百仁落在观自在身边。

  “你我相交莫逆,七夕虽是你的女儿,但却也与我女儿并无差别”观自在笑着道:“七夕的启蒙奠基便交给我了。”

  张百仁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过一会才道:“可惜,若叮当、丽华她们此时能够活着,该有多好。”

  观自在没有说话,好一会才听观自在道:“百义快要觉醒宿慧,恢复上一世记忆了。”

  “这么快?”张百仁一愣。

  “通天之路,借助的是我大乘佛门气数,百义西行虽然没有修行的道法,但却日夜诵读佛经,经历见闻,打磨心性远离红尘诱惑,只要到达中土,便可证道!”观自在道。

  “苦海无涯回头是岸,他能浪子回头,成就果位,也不枉我这些年的谋划,算是还了张家的恩情”张百仁面色唏嘘。

  观自在默然无语,过了一会才道:“承乾呢?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想要寻找李承乾的转世之身,对于张百仁与观自在来说不难。

  张百仁闻言沉默,长孙无垢临死前的一击,那眼神中包含的复杂感情,叫其久久不能平复,耳鬓的发丝又多了一根花白。

  “这一世……我亲自度他,他终究是受了我牵连,这是我与长孙的因果!”张百仁一掌伸出,虚空开始扭曲,因果法则不断流转,然后打入了一方玉佩之中。

  “将这块玉牌交给长孙无忌,他知道该怎么做!”张百仁道。

  长孙无忌是老狐狸,办起事情滴水不漏,张百仁还是很放心的。

  一边天听侍卫转瞬离去,赶往中土,观自在道:“只怕道门与佛门截胡。”

  “不碍的!道门也好、佛门也罢,都无碍。只要承乾能够此世成道,我也算是对得起无垢”张百仁眼中满是唏嘘,此时蓦然回首,当年自己强行占据了长孙无垢身躯,改变了长孙无垢的人生,虽然有诸般理由,但终究是自己不够负责人。

  听闻此言,观自在点点头,张百仁这么说她便心中有数了。

  “七夕的未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:“总是呆在山上,不下去见见世面,不面对繁华人世,终究不妥。”

  “五岁!”

  张百仁身形消失在山巅:“五年之后,接七夕下山,叫其享尽人世间的繁华富贵,然后在入山由我亲自传道。”

  “你身上煞气太重,你的道不适合七夕”观自在看着张百仁消失的方向,声音高呼了一句。

  “我早有准备,你不必担心!”张百仁笑了,声音在天地间淼淼扩散,不论是女娲娘娘的造化法诀也好,还是上古水神的真经也罢,更甚者上古逐鹿之战风婆雨师的神通,都是天地间的无上妙诀,直指成仙法门,张百仁所学无数,岂会没有东西教导七夕?

  ps:求一下订阅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