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最后一劫
  不管水魔兽心中打的是什么心思,但不周山与共工、祝融真身的诱惑,不是张百仁能够拒绝的。

  若能将共工、祝融、不周山扔入自家的世界内,必然会加快自家世界的进化速度,加深世界底蕴。

  “你也不必防贼一般看我,有水神亲自为我讲道,我又岂能害你?”水魔兽被张百仁察觉到自家心思之后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当年老祖我与祝融、共工有些交情,不忍心看着其就这般死去,若能在你的世界内借助其肉身将真灵演化出来,从而复活那是再好不过了。这方世界已经失去了先天元气,先天神祗失去了复活的机会。你的世界虽然刚刚开辟,但却勾连混沌,其内先天之炁充沛无比,足以将祝融与共工演化出来。”

  “而且那不周山更可以助你世界进化一步到位,可以媲美此方大世界,你有何不满足的?”水魔兽摇头晃脑,眼中满是感慨:“当然了,我若能吞一些共工的本源,对于老祖我的实力恢复大大有益,甚至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

  “你既然说先天神祗不能复活,那为何奢比尸、句芒等人纷纷现世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不解。

  “句芒与奢比尸只是肉身被人炼化,神魂并未消亡,自然而然的可以复活,有什么好奇怪的!”水魔兽摇头晃脑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目光微微一闪,一双眼睛盯着水魔兽:“或许吧!”

  水魔兽有什么想法不重要,有什么算计、谋划也同样不重要,自己在其体内布下了诛仙剑阵,这厮能翻出什么风浪?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,自己想要取水魔兽的性命,亦不过在一念之间罢了。

  你就算是先天神兽又能如何?难道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?

  “上古至今朝早已经是沧海桑田,你知道不周遗址?怕是不在中土神州,若遗址在中州,没道理我发现不了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  “我自然可以感应到不周山的气机,我与祝融共工相交莫逆,我纵使是感应不到不周山的气机,但感应到祝融共工的气机还是能做到的!”水魔兽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:“不周山身为上古神山,自然不与凡俗等同,虽然在一方世界,但却处于另外一方空间,你若想获得不周山的机缘,还要在中土找到不周山的门户,然后方才能穿梭虚空进入不周山内。”

  张百仁眉头皱起:“你要我在中土寻找不周山的入口?你不是说你能感应到吗?”

  “是呀,我能感应到祝融与共工的气机,那门户就在中土神州之内,至于说落在了哪里,还要你去寻找”水魔兽振振有词。

 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一变,这说的不是屁话吗?简直是混账话,说了和说了没说一样。

  我若能找到不周山入口,干嘛还要将好处分给你?

  “不周山的入口,还要你走遍神州,寻找上古典籍追查线索,我若能进入不周山,这等好处岂会分给你?”水魔兽翻了翻白眼,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说完话气机沉寂收敛,水魔兽陷入了沉睡,张百仁手指轻轻敲击案几,手中清静经放下:“上古不周山,东华帝君若在世,应该知道几分线索。那可是两尊无上神祗的大战之处,只怕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去,请袁天罡过来”张百仁道。

  不多时,就见袁天罡愁眉苦脸的来到了张百仁的屋子内,双眼愁眉苦脸的看着张百仁:“都督。”

  “吩咐你办的事情,如何了?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东南方向,具体的位置不好说,还要细细寻找”袁天罡道。

  “那金身强者终究是一个麻烦,你莫要殆泄,速速推算出王道灵金身的转世之处”张百仁看着袁天罡。

  “难啊!”袁天罡摇了摇头:“金身强者已经初步超越生死轮回,具有无穷伟力加持于身,想要测算何其难也。”

  张百仁不语,只是示意袁天罡退下,袁家叔侄几次坏了自己算计,若不给对方一些压力,只怕对方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。

  手指敲击着案几,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,忽然间冥冥之中有所感应:“劫数到了?”

  一阵佛光扭曲,燃灯落在了张百仁身前,手腕肿的和包子一般,苦笑着看向张百仁,痛的面孔不断抽搐。

 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张百仁诧异的看着观自在。

  “听闻大都督以前养了一只蝎子精???”燃灯双目看着张百仁。

  观自在教导七夕,取经护送的任务便落在了燃灯法身身上。

  “嗯?”张百仁面带诧异,随即伸出手指略一起算,随即道:“这孽畜,居然拦住了取经人。”

  “那蝎子精口口声声说张百义乃是不忠不孝之辈,非要出手代你教训他一番,我本来要将其降服镇压,谁知那蝎子精的毒素太厉害,便是我这具金身也扛不住!那蝎子精当真是霸道的很。”

  观自在不断诉苦告状,眼睛里满是无奈之色。

  自己一不小心居然被一只蝎子精翻到了,传出去有些丢人,这蝎子精未免有些太过于逆天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无妨,待我亲自走一遭,大乘佛法大兴就在今日,蝎子精乃是最后一劫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睿智之光:“劫后余生,苦尽甘来也。”

  张百仁身前扭曲,一步迈出已经到了吐蕃境内,来到了一处荒凉所在,双眼看着远方冲霄而起的气机,露出一抹讶然:“不曾想些许时日不见,这蝎子精竟然已经修炼到了这般地步,体内血脉已经返祖了八成,若能在将最后两成退化完毕,便是一尊活着的先天神兽。”

  观自在所化的燃灯佛祖有多强?

  此时纵使是比不上世尊,但比之王道灵的金身也不会弱太多,但就是这一尊金身强者,却被蝎子精弄的毫无办法,可见这蝎子精的本事,不枉费这些年自己喂养其神血。

  此时张百义被那蝎子精捆束在洞中,身前无数小妖忙来忙去,沸水已经开始翻滚。

  张百义面容平静,眼中露出些许无奈:“大王,你我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你又何必与小僧为难?”

  “哼,我如何与你这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之辈为难?不过是看你不顺眼,想要教训你一番罢了,你也配爷爷我特意找你麻烦?”蝎子精眼中露出一抹冷厉:“来啊,给我将这和尚吊起来,给他点苦头吃吃。这般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辈,爷爷我最看不过眼。”

  一众小妖叫叫吵吵的将玄奘吊起来,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惊雷般怒喝:“大胆妖孽,速速还我师傅,不然爷爷拆了你这洞府。”

  “这厮真是难缠,脱劫之后虽然没有心猿加持,实力大打折扣,但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”蝎子精摸了摸下巴,眼中露出凝重之色:“看在主上的面子上,我也不好下死手,但若是不下死手,我却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此时蝎子精有些犯难了:“我若不小心将其毒死,只怕主上饶我不得。我若不下狠手,这厮不知道进退。”

  “大王,那壮汉要打进来了,咱们该如何是好?”有小妖凑上前来道。

  此时只听得门外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接着便是喊杀之声不断。

  “荆无双,你莫要欺人太甚,你若再敢妄动,我便毒死这和尚,看你如何与佛主交差”蝎子精声如惊雷滚滚,传出了洞府外,惊得荆无双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,眼中满是怒色:“卑鄙!”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蝎子精所化的青年男子头顶着蝎子头,眼中露出得意之色:“你还不速速退去,待我与取经人戏耍几天,再将其还你。就连燃灯佛祖我也能毒倒,更何况是你区区至道强者?若非看在大都督的面子上,你早就是死尸一具了。”

  “孽畜,休要猖狂,看我与你一战!”荆无双闻言眼中怒火流转,手中一把长刀卷起道道音爆,向着蝎子精砍了过去。

  蝎子精双手化作了晶莹剔透的钳子,此时也不提兵器,直接与荆无双战在了一处。

  蝎子精不愧是上古异种,血脉返祖的存在,即便仅仅只是返祖八成,却也绝非荆无双能抵抗。

  此时荆无双降服了意马,没有意马加持,如何是蝎子精对手?不过三十几招过后,就不得不败逃。

  “真不知哪里来的妖孽,居然有这般本事,只怕这和尚是在劫难逃了,就连燃灯佛祖都收服不得他,岂非只有请大都督出手?”荆无双面色狼狈的远遁,一双眼睛打量着不远处的虚空,眼中露出些许凝重之色。

  那边蝎子精收了神通,正想耀武扬威,此时却听远方传来一道呵斥:“蝎子精,你竟然扰乱取经大业,可否知罪?”

  声如惊雷滚滚,弥散于天地之间。

  “大都督!观自在果然将大都督请来了!”蝎子精面色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