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初见钟离权
  “蝎子精,本座见你乃是天地异种,是以特意传你无上大法,助你净化血脉,你如今不知天数,也敢阻拦佛祖大业,还不速速皈依”张百仁站在山巅,周身紫色衣衫飘飘,俯视着脚下的蝎子精。

  蝎子精闻言动作一顿,转身看向远方的张百仁,眼中露出一抹喜色,声音脆脆道:“主上!”

  原来这蝎子精还是个雌。

  只见张百仁手掌一拿,蝎子精便化作拇指大小,落在了其袖子里。

  转身看向燃灯佛祖,屈指一弹生机涌动,然后就见燃灯佛祖的金身不过几个呼吸便已经复原。

  “拜见主公”荆无双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。

  “你如今能脱劫而出,也是机缘到了,本座心中甚慰。不日返回中土,再来本座山中叙旧”

  说着话张百仁一双眼睛隔恒洞见,看到了山中的玄奘和尚,眼中露出了一抹欣慰:“善哉!”

  话语落下,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。

  取经大业已经到了吐蕃,再有月余便可回归中土,到时候便是佛门大兴之日,是以此时人族的各种气机冲霄而起,道门老古董紧密谋划。

  张百仁一路腾云驾雾,却是不敢走人族地界,人道如今对于张百仁的压制太过于严重,张百仁若走人族地盘,纯粹是自讨苦吃。

  就见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走在虚空,脚下点点神光流转,却是忽然心有所感顿住脚步,转身看向了身后,却见远方一点灵光流动,一道人影出现在张百仁丈许外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见过大都督”来人手中持着一把蒲扇,坦胸露乳面色红润,身上服饰古老,做汉时打扮,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。

  “阁下何人?”瞧着眼前修士,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,有所感应,已经明悟了眼前之人的身份。

  “老道钟离权,见过大都督”

  张百仁在打量着钟离权,钟离权也同样在看张百仁。

  此时去看张百仁,头上花白相间的发丝被玉冠束缚住,一袭紫色衣衫看起来华贵不凡。

  玉冠是上好羊脂美玉,有清净凝神的效果,玉簪闪烁着造化之光,似乎为天地所钟,有无穷气数、伟力加持。

  一袭紫色的衣衫华贵非凡,若非肉眼可见,纵使是钟离权也不绝不敢相信,哪里站着一道人影。

  “天人合一,大都督好修为”钟离权赞了一声。

  “道长也是好修为,阁下是我在中土见到的第二位金身强者,怪不得世尊当年缕缕被道门打压的抬不起头来”张百仁叹一口气,金身啊!他连法身尚未修成呢。

  “不敢当大都督夸赞,都督与我师东华帝君平辈论交,乃是老道的长辈”钟离权不愧是道门高真,这份气度张百仁也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  “可曾找到东华帝君的转世之身?”张百仁笑着道。

  “找是找到了,只是想要度化,却难上加难!素闻都督与我师交好,所以特来求助都督”钟离权无奈道。

  “哦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好奇之色:“莫非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
  钟离权苦笑,点了点头:“都督可否前往老道道场一述?”

  张百仁点点头,随着钟离权一路来到终南山,然后就见钟离权打开洞天,邀请张百仁进入。

  却见那洞天内花团锦簇,古木岑岑溪水潺潺,山林间云雾弥漫鸟兽自然,好一副仙家景色。

  山间简陋,唯有一尊茅草屋,草屋前是简单的案几以及陶碗。

  “寒舍简陋,倒是有劳都督屈尊降贵了”钟离权笑着道。

  “此乃仙家之地,若是宫殿奢华,我才会觉得奇怪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些许好奇:“先生能得东华帝君看重收为弟子,想来是出身不凡,我如今道行虽然不说博古通今,但念动间掐指一算,便可知其一二。但观先生,却是云雾一团,不知跟脚。”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钟离权仰头大笑,手中蒲扇拍打着肚皮:“若是对别人,我或许会隐瞒一二,但对于都督,老道却没什么隐瞒的。实不相瞒,我的跟脚乃是上古一尊先天神灵的一缕本源,当初那神灵身陨,这一缕本源坠入凡尘几经转世轮回,到今朝才恢复了一些前世今生的记忆。”

  “哦?居然有如此跟脚?”张百仁一愣:“先天神祗何等高傲,怎么会转世投胎于凡俗蝼蚁?”

  张百仁不解。

  钟离权意味深长的看着张百仁:“想要成仙,超脱三界跳出五行,便要磨掉自己的先天神祗本源,隔断与天地间法则的感应。老道我从上古至今朝,历经轮回万次,方才借助轮回法则磨灭了体内的先天神祗气机。”

  “先天神祗是无法成仙,想要成仙不朽,便要有舍有得!”钟离权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:“诸天百族,唯有人族气运昌隆,得天独厚先天道体,我不转生人类,难道还要去转生那些鸟兽虫鱼?”

  “其实有时候真的羡慕人族,一出生便可踏入仙道,而不像是我,为了磨灭自己的本源,便足足轮回万世”钟离权苦笑着道。

  张百仁一愣,呆坐在那里有些木然,过一会才道:“先天神祗与道同在,不死不灭超脱世间,又何必转世投胎舍近求远的追求仙路。”

  “阁下可知祝融共工?”钟离权道。

  “有所耳闻,难道阁下是与祝融共工同一个时代的强者?”张百仁心中一动。

  钟离权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,只是一双眼睛看向远方:“祝融共工身为不死的神灵,为何以性命的代价要去追寻成仙之机?因为这天地间在逐渐变迁,已经不再适合先天神灵居住,不能成仙的下场只有死。”

  张百仁双目看着钟离权,若有所思,随即略作踌躇开口道:“阁下可知不周山的入口?”

  “不知”钟离权摇了摇头:“不周山断裂,那半截不周山也有不可预测的伟力,非我能窥视。我在轮回中万年,不断打磨本源,哪里有心思去关注神道的事情。”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失望,过了一会才道:“东华帝君的事情怎么说?”

  “也是因果,牡丹仙子的一缕残魂转世无数年,竟然在轮回中遇到了东华帝君,然后你懂的……”钟离权眼中满是无奈:“轮回中蒙蔽了前世今生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”

  张百仁闻言愕然,不曾想东华帝君居然还有这般劫数,若是因为一个女子而坏了道途,废了千万年谋划,那未免太过于不值当。

  瞧着张百仁,钟离权道:“都督素来神通广大,法力无边,不知可否与我一道前往红尘,度那东华帝君出红尘?”

  “东华帝君今年多大?”张百仁道。

  “尚且不足五岁”钟离权道。

  “五岁……”张百仁略作沉吟,然后才道:“还是先叫其考取功名,享受人世间的荣华富贵,历经酒色财气,然后方才可脱劫而出。”

  “五年之后,怕是其难以看破红尘,到时候鸡飞蛋打……”钟离权面色犹豫。

  张百仁苦笑,一双眼睛看着钟离权:“罢了,我欠他的,这次我便亲自入红尘,教导其课业。十年之后斩断牡丹仙子的因果,相助其看破红尘登仙而去。”

  张百仁此时也有些心动,七夕作为张百仁的小公主,张百仁正想着如何安排,如今却是有了机会。

  “我便在红尘中安心潜修二十年,相助纯阳真人成就大道”说完话张百仁身形已经轻飘飘的远去:“你且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涿郡

  张百仁回到了自家的茅屋前,看着怀抱七夕呆呆发愣的龙母,张百仁道:“收拾一番,咱们去洛阳城。”

  “去洛阳城?”陆雨闻言一愣。

  “七夕总不能跟我一起呆在山上,思来想去还是我亲自教导七夕的好,我要亲自陪伴七夕的成长”张百仁开始兴奋的收拾包裹:“风、雨、雷、电、左丘无忌、鹰王、荆无命、龙母,你等收拾行囊带着七夕,与我一道前往中土。”

  “传信大将军鱼俱罗、张须驼,就说涿郡的安危交托给他们了!”张百仁将一件件物品放入袖里乾坤内。

  进入红尘,享受一番难得的天人之乐,对自己打破天人心境,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。

  “都督,你可不能抛下我!”袁天罡开始收拾行囊,李淳风紧跟在袁天罡身边,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走吧!大家一道走!”张百仁也不在意。

  洛阳城

  繁花似锦,百花开放

  一队从涿郡而来的船队在此停靠,却见中年文士打扮的张百仁慢慢走下船,领着自家的一大群人向着长安城而去。

  洛阳城中

  一个很普通的四合院,这一日忽然间住进了很多气势昂然,别具气质的男子。

  修道人的气质,不是想遮掩就能遮掩的,就像是金子,不论到哪里都会发光一样。

  袁天罡成了修整庭院的杂役,风雷电四人成为了院子中的杂役,陆雨成为了女主。龙母是奶妈,左丘无忌成为了管家,其余等涿郡好手,此时隐入红尘,各有职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