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王通骇然
  张百仁做事,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,那就是能用脑子解决的事情,就绝不会动拳头。

  拳头动多了,脑子用少了,只会成为莽夫。

  武力可以逞一时之勇,但却难以长久。

 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水魔兽的身躯,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,过了一会才道:“且先看看情况吧!”

  红尘中的生活难得的安宁,叫张百仁有时间沉淀下来整理自己往日里的所学,却是不想打破眼前的平静。

  第二日

  吕员外领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童子来到了张府,传道受业就此开始。

  不得不说,不愧是先天神祗转世,端的一副好皮囊,就算张百仁看了也要心中略微不平。

  这般好皮囊,似乎凝聚了天地间的造化神秀,你叫天下的男人怎么活?

  “以后要叫七夕离他远一点,可不能后院起火”张百仁心中嘀咕,风轻云淡的打发了吕老爷,转身看向吕洞宾:“坐吧!”

  吕洞宾闻言一板一眼,乖巧的坐在了案几前。

  “钟离权收徒吕洞宾,以吕洞宾的资质,想来对抗佛门应该不难,日后佛门想要压制道门可是难了”张百仁轻轻摇了摇头,佛门也好、道门也罢,此时张百仁看得清楚,都是收集信仰瓜分香火的工具罢了。

  唯一区别是道门太平盛世则独善其身,天下灾劫乱起则救治百姓,而佛门不一样。

  佛门广占土地,搜刮民脂民膏,天下太平时则广开山门,收集无数的信仰香火,若逢天下大乱,则封闭山门等候灾劫平定。

  至于说救治百姓,那是不存在的。

  当然了,这是指的禅宗,如今大乘佛门传入中土,大乘佛门讲究救治众生百姓,超脱世间疾苦,自然会将百姓放在第一位。

  禅宗集合佛道精华,脱胎于中土道门,算得上是本土宗教。

  道门本来就被佛门压制的毫无喘息之机,方才给了大乘佛法的空子,利用大乘佛法来瓜分禅宗气数,用以制衡禅宗。

  “可曾识字?”张百仁看向吕洞宾。

  “回禀老师,弟子识得一些”吕岩恭敬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:“既然如此,那我先教授你《道德经》如何?”

  吕洞宾闻言小脸一皱,眼中满是郁闷之色:“回禀老师,家父只许我做儒家学问,却是不许我接触鬼神玄学。”

  不远处钟离权闻言手中摇曳的蒲扇戛然而止,眼中满是凝重之色:“这就是劫数!”

  吕洞宾纵使是东华帝君转世,有再高天资,若是不接触道业,岂非明珠蒙尘?想要成道终究是虚妄。

  “那好,我便教授你论语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儒家的孔圣之道,其实还是很有含金量,值得推崇的。但是孔圣之后,一群儒家伪儒扭曲了孔圣的经典,篡改了孔圣的经意,使得儒家文化不伦不类,比如说:‘君子以德报怨’这句话,不过是一半罢了,有的人断章取义,刻意扭曲经典。

  孔子真正的话是:

  “以德报怨,何如?”

  “子曰:‘何以报德?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’”

  就是说别人如果欺负了你,你就一定要干回来,千万不能怂,不要以为凭借自己的德行就能感化对方,这样一来对方只会觉得你软弱可欺,然后毫不客气的各种欺负。

  张百仁手中拿着论语,细细的解读着孔子话语里的诸般意思,到了他这种境界阳神念动间天地皆明,这诸般道理如掌上观花。

  时间悠悠,转眼便到了日上三竿,张百仁放下论语,任凭吕洞宾自己消化解读,转身拿起道德经为七夕诵读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大道无形,大道无名。

  无形无相的力量不断扭曲,化作了一道道玄妙的韵律,向着七夕、吕岩的魂魄中侵袭而去。

  以张百仁的手段,潜移默化之中,便可度化了吕洞宾。

  前院

  吕洞宾停下动作,不知为何那道德经似乎带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直接映射其心神之中,不断冲击着其三魂七魄。

  冥冥之中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自那道德经中传来,占据了吕洞宾的脑海,至于儒家的经文,却是没有心思再去看了。

  “大都督不愧是大都督,手段就是霸道猛烈,竟然直接在吕洞宾的心中种下了道门的种子,只待日后开花结果,吕洞宾自然而然的会跨入道途”钟离权眼中露出一抹感慨,他是道门清修,一切顺其自然,施展不得这般霸道猛烈的手段。

  “有点意思!”张百仁看着陷入道德经奥义中的吕洞宾,嘴角微微翘起。

  修行已经是东华帝君的本能,即便转世轮回也无法磨灭,此时稍微有了引子,便成为了导火索,使得其天赋本能激发,陷入了悟道状态。

  一日时间过去,吕洞宾迷迷糊糊的回转自家,却见吕员外已经站在那里等候,一双眼睛看着走入庭院的吕洞宾,正要开口却是忽然止住,眼中露出一抹悚然:“这是悟道状态?难道那先生当真有那般神奇,只是半日便叫我儿陷入了悟道状态?”

  悟道,不单单是道门的机缘;在儒家、武道、墨家、法家等等,皆有陷入了悟道状态。

  吕洞宾走了,钟离权在一边站了出来,眼中满是感慨:“你这般直接度化,是不是太霸道了?若日后对其道途产生影响……。”

  钟离权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游移不定之色。

  “呵呵,吕洞宾是相信吕员外,还是相信你我?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当然是相信吕员外”钟离权想也不想的道。

  “那我再问你,吕洞宾是不是孝子?”张百仁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自然是孝子!大帝乃先天神圣转世,品质自然没的说,一切皆如上善若水,毫无瑕疵”钟离权道。

  “如今洞宾年纪还小,正是竖立正确观念之时;吕员外整日里耳提面点,再加上其先天优势,若叫吕洞宾不许修道,只去参加科举,你该如何?你认为吕洞宾会违逆了吕员外的话吗?”张百仁慢条斯理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钟离权闻言勃然变色:“都督何以教我?”

  “黄粱米阁下可曾准备?”张百仁道。

  “黄粱米?此等神物采集何其困难,需在无尽红尘之中采集红尘万象,采集别人生老病苦诸般无奈,加以秘法炼化,就算老道出手,没有二十年苦功也是休想”钟离权变了颜色。

  谁没事会花费二十年去采集红尘之气?

  这黄粱米对于修行中人来说,半点用处也无,只是用作点化之用。

  道门中谁会去点化别人?

  若没有师徒之缘,一切自然是尽数罢休。有师徒之缘,那直接点化拜师好了,要那黄粱米何用?

  道门讲究的是万法随缘,徒弟若没有师徒之缘,也不会强求。除非是那等大气运、机缘逆天之辈。

  修行中人争分夺秒,那个有时间花费二十年的时间去炼制黄粱米?

  “若我助你一臂之力呢?”张百仁笑着道。

  “十年”钟离权道。

  “二十年后吕洞宾刚刚二十五,待其三十岁你去度化他,那便刚刚好!”张百仁把玩着水魔兽的身躯。

  “大帝终究是先天神圣转世,万法不侵……这黄粱米怕未必会奏效!”钟离权有些担心。

  “嗯?未必!吕洞宾科举屡屡落第,到时候必然遭受打击,心神出现不稳的变动,到时候便是你的机会”张百仁摇摇晃晃抛弃水魔兽的身躯,然后在接住,向着后院走去。

  “希望吧!大帝终究是先天神圣,想要度化未免太难了!”钟离权苦笑一声。

  第二日

  吕洞宾精神气爽的来到了庭院内,一双眼睛内炯炯有神,精气神已经开始孕育。

  “不愧是先天神祗,纵使是没有修行妙诀,但是听了道经,便已经开始自然而然的产生了感应,开始积蓄底蕴,只待日后得了仙缘,一飞冲天指日可待”张百仁眼中满是感慨。

  “今日继续学习论语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转眼便是一日,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,王通面色恭敬的走了进来:“拜见先生。”

  示意吕洞宾自己读书,张百仁看向王通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特意前来聆听先生讲道”王通精光灼灼的看着张百仁,眼中满是热切:“还望先生不吝指点。”

  “坐吧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此时王通坐在了吕洞宾身边,一双眼睛看向了吕洞宾,随即大惊:“却是一株好苗子,居然养出了浩然之气。”

 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,王通却不淡定了:“先生此次涉足凡尘,莫非就是为了度他?”

  “听讲便是!”张百仁瞪了王通一眼,怪他多事,再看看面色呆萌的吕洞宾,张百仁开始宣讲大道。

  “这人何德何能,居然值得先生亲自下凡来度,莫非是那一尊大能人物转世?还是说这人就是大都督斩下去的法身?”王通此时面色虽然平静,但心中却是波涛澎湃:“这天,要变了!大都督此次下凡,绝非无故放矢,必然有所谋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