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玄冥杀戮
  “大错尚未铸成,只要王爷悔过,我等便全心全力相助王爷打入上京,夺得九五至尊之位!”悯农大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艺。

  “王爷,三思啊!”小说家的一位道人,此时双眼紧紧的盯着燕王。

  “冥顽不灵!”

  李艺眼中冷光流转:“诸位当真以为不臣服本王,本王就没有办法调动诸子百家的力量了吗?如今诸子百家与本王结成联盟,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。只要将诸位杀人灭口留在这里,隐瞒三五个月还是能做到的。到时候本王调动诸子百家之力,联合阴司强者席卷九州大地,三五个月足以一统天下。到时候在借阴司之力,将你等诸子百家道统尽数铲除,有心算无心,本王有八成的把握。”

  “丧心病狂!”戏曲家的道人眼中满是恼怒:“诸位,燕王已经彻底被魔神迷了心智,此事皆因我等诸子百家而起,我等当联起手来降妖除魔铲除祸根。”

  “是极!是极!”我等理应联起手来,今日降妖除魔,挽救苍生大劫!

  “燕王丧心病狂勾结先天神祗,此事我等绝对容忍不得,今日定要拨乱反正,诛杀先天神祗,叫燕王回心转意!”

  “是极!降妖除魔就在今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此时此刻,诸子百家前来的二十多位领头人俱都是眼中怒火流转,勾结先天神祗背叛人族这等罪名,众人可是担负不起。

  “王爷,你既然死不悔改,那可就怪不得我等以下犯上了!”农家大圣悯农此时仿佛是一座高山般,与脚下地脉勾连,融为了一体。

  “冥顽不灵者,死不足惜!怪不得你等被佛道儒撵成丧家之犬,都是一群恪守本分,墨守成规的老古董,活该尔等失败!”燕王面无表情,身形不断后退。

  “杀!”悯农大圣一马当先,手掌仿佛是一座山岳,凝滞了虚空向玄冥砸了下来。

  “冰封!”

  极寒之气流转,玄冥一根手指点出,避开了悯农大圣的手掌,跨越层层虚空来到了阴阳家老祖面前。

  阴阳家老祖面色狂变,阳神欲要遁走,不敢直面玄冥威严,可惜玄冥这一指的玄妙又岂是那么简单?

  阳神刚刚出窍,阴阳家老祖只觉得虚空中一股寒潮卷来,一根晶莹剔透的手指裹挟着寒潮封锁了虚空,向着其阳神点来。

  天地间寒潮滚滚,还不待那手指靠近,寒气已经将阳神冰封。

  玄冥是谁?

  天下间先天神祗无数,却也分为三六九等,而玄冥却是天地间最为顶尖的那一类人,有无穷的神通,无穷的伟力,寒冰法则也绝对是天地间最强的法则之一。

  绝对零度可以冻结时空,甚至于凭借寒冰法则叫人触及到传说中的时空大道,可见这法则的威能。

  “哗~~~”

  寒风吹过,阳神化作了齑粉,竟然彻底被玄冥打散。

  这就是最为顶尖的先天神灵,强的叫人绝望。

  “住手!休得放肆!”悯农大圣转移拳头,推动着层层肉眼可见的涟漪,向着玄冥镇压而下。

  “千万莫要阳神出窍,此神祗的神通不单单冻结物质界,更可以冻结法界,大家务必小心!”阴阳家的老祖手中一卷阴阳二气向着奢比尸卷来。

  转眼间二十人已经被玄冥镇杀两人,瞧着众人攻击而来的神通,玄冥深吸一口气,下一刻猛然张开嘴。

  “呼~~~”

  铺天盖地的寒潮风暴向着场中卷来,只见那寒潮风暴铺天盖地从玄冥口中喷出,寒潮过处空气停止了流动,刹那间宫阙被冰封,化作了一尊晶莹剔透的雕塑。

  众位阳神真人的神通面对着极寒风暴,俱都是纷纷溃败,转眼间形势逆转,自身难保。

  “尓敢!”

  瞧着一位又一位的阳神真人化作冰雕,在寒风中消散,悯农大圣眉毛上浸染了寒霜,双眼呲目欲裂:“尓敢!燕王,你这是自绝天下。诸位老祖若惨死此地,诸子百家绝对饶你不得。”

  “哼,你等也说了,我投靠先天神祗背弃人族,难道天下之人能饶得了我?”燕王眼中满是不屑:“我已经与天下为敌,又岂会在乎尔等区区诸子百家?难道我放过你等,诸子百家就会放过我这个人族罪人不成?”

  李艺的眼中满是不屑。

  “你……你已经彻底迷失了心智,你没救了!今日留你不得!”形势危急,悯农大圣也顾不得留手,一拳蹦碎虚空,击散了寒潮向着李艺打去。

  “呜嗷~~~”

  天子龙气咆哮,只见李艺周身天子龙气沸腾,挡住了对方的拳头,悯农大圣的拳罡靠近其周身三丈便被不断压制削弱。

  “混账!这不可能,你已背弃人族,为何……为何还有天子龙气护体?”悯农大圣呲目欲裂。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李艺的眼中满是嘲弄:“我自立为王统摄一方,我便是人道的代言人,我代表的便是人道,如今本王与先天神祗勾结的消息并未泄露,民心未散,谁能奈我何?谁能奈我何?”

  “砰!”

  李艺一拳打出,悯农大圣后退三丈,眼中喷火。

  “悯农,莫要管燕王,破开玄冥的法域逃出去,将消息传遍天下才是正理,万万不可叫这厮的阴谋诡计得逞,否则我等便是人族罪人”小说家的一位老祖此时周身无穷人物、幻象演绎,与极寒风暴对抗。

  “有点意思,居然勾连了大地龙脉的力量,农家果然有些门道”玄冥双眼看着悯农,晶莹剔透仿佛水晶一般的手掌自袖子里伸出,向着悯农的胸口打了下去:“你再接我一掌!”

  此时大厅中一地碎屑寒霜,转眼间二十多人只剩下五人。

  农家的悯农

  阴阳家的周彦

  鬼谷一脉的韩流

  纵横的家孙信

  还有墨家的巨子

  这五人在众人中实力顶尖,悯农修行了武道功法,更是勾连脚下地脉,大地在源源不断为其加持,其人已经得见至道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其余四人俱都是练就了阳神,此时被那寒潮克制,一身本事大打折扣,根本就发挥不出五分。

  “砰!”

  悯农举拳迎接玄冥的一掌,虚空片片破碎,崩碎了玄妙的法域。

  “走!”纵横家的孙信此时见到机会便要遁走。

  为了人族,死不足惜,但却要将此地的消息传出去。

  “想走?哪里走!”玄冥冷然一笑,手中法印变换,下一刻四面八方再次有寒潮卷起,孙信措不及防之下冲入了寒潮中,只听得一声惨叫,想来已经凶多吉少。

  “该死的先天神祗,大都督绝不会饶过你!”悯农看着拳头上的寒霜掌印,眼中满是阴沉之色。

  “张百仁?哈哈哈!哈哈哈!百姓自己作死,使得人道法则厌恶张百仁,压制了其七成力量,连我等先天神祗也不如!我等先天神祗也不过是才压制四分而已。张百仁若在巅峰状态,我等自然不敢这般大张旗鼓肆无忌惮的出手,但现在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玄冥只是大笑,却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手中动作加紧了三分:“你能承受我一拳而不受重创,可见本事出众,绝非那群庸人可比。只要你投靠我阴曹地府,天下间的判官之位,便有你一尊,阁下以为如何?”

  “哼!死则死矣,却绝不敢死后遗臭万年,叫祖师蒙羞!”悯农手中一拳轰出,破碎了虚空:“且吃我一拳。”

  “如今惊瑞到来,你当真做好赴死的准备了吗?这可是末法大劫,天地间最后一次的成仙之机,你可要想好了”玄冥的眼中满是蛊惑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虚空震动,悯农不再多说,只是用自家的拳头表达了自己的心意。

  涿郡

  裴昱端坐在山巅,怀抱宝剑,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大日,脑子里回忆着张百仁斩杀‘天地山河’的一剑,眼中满是凝重。

  一剑能斩杀江河山川,这绝对出乎了裴昱的预料。

  那是何等狠辣霸道的剑意,就连毫无灵智的大地也能杀死?

  “裴公子,山下有人找!”

  山腰处传来了一声呼喝

  “谁来找我?”裴昱心中一动,眉头皱起慢慢站起身来到了山腰处,待看到来人后顿时心中一惊:“二叔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那人一袭青衣,此时上下打量着裴昱,露出了满意之色:“不错,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修行到了何种境界,但却已经得了大都督真传,有了大都督的几分影子。”

  裴昱闻言不置可否:“二叔来此,想来不是专门夸我的。”

  那二叔闻言苦笑,沉默一会方才自袖子里掏出了一份书信,递给了裴昱:“给你的!”

  瞧着那书信,裴昱顿时面色凝重下来。

  能够叫裴家二叔亲自送信的事情,绝对不是小事情。

  慎重的接过书信,缓缓拆开看裴昱面色一变,眼中怒火流转:“这是在卸磨杀驴,李世民这厮欺人太甚!若无我裴家,李家早就被杨广斩了,到如今竟然敢过河拆桥,当我裴家无人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