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算计
  一股剑气冲霄而起,顺着裴昱的周身百窍迸射而出,刹那间裴昱衣衫千疮百孔,那二叔骇然倒退,远远的避开了裴昱目光。

  太锋锐了!

  这股剑气太锋锐了,就算是仅仅只有诛仙剑气的几分火候,但却也已经超凡脱俗,露出了其狰狞的一面。

  “家主说了,此事随你的心意,李唐虽然强势,但咱们裴家也不是好惹的,好歹也是积累了数百年的大家族,也不是陛下想捏就能捏的!”二叔不紧不慢的道。

  “哼!”裴昱手中书信化作齑粉,一双眼睛看向长安城方向,许久无语。

  山风吹来

  袁守城迈着细步登临山顶,来到了裴昱身边:“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见过先生!”裴昱对着袁守城行了一礼。

  袁守城摆摆手,示意对方无须多礼:“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都督要我在山中参悟剑道,没有老师的命令,我岂敢随意下山?”裴昱摇了摇头,叹一口气:“我还是分得清轻重的,只要我活着、老师安然无恙,李世民总归是要看在老师的面子上,给我裴家一线生机。我若贸然下山,惹怒了老师,只怕日后裴家日子不好过。”

  袁守城闻言点了点头,转身看向那裴家二叔:“裴家的族老怎么说?”

  那二叔闻言面色犹豫,讷讷不敢言语,裴昱剑眉一挑,整理了一番衣衫:“有什么话,二叔尽管开口就是,想来族中的那些耆老来之前必然有话叮嘱你。”

  “果然,你自小就是人精,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”二叔苦笑着道:“族长的意思是此事随你心愿,但那些宗老却希望你出一把力,或许能缓和了裴家与当今圣上的关系,叫当今圣上知晓我裴家的忠心。”

  裴昱若能斩了反王李艺,解了李世民的心腹之患,裴家必然枯木逢春,在朝堂中获得新生。

  身在家族,享受着家族的资源,就要为家族做出贡献。

  只要裴昱肯出手,便可挽回裴家在李唐朝廷中的颓势,这对于裴家来说乃再好不过的事情,简直是举手之劳。

  符合所有人的利益!唯一付出的人便是裴昱,不过仅仅只是出一把力罢了,又不是叫其付出什么代价,这种事情对于裴昱来说,只是举手之劳罢了。

  至于说裴昱的安危,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,裴昱师承张百仁,若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折在里面,就不配成为张百仁的徒弟。

  “家中宗老各有派系,都是为了私人利益,你不必理会!”裴家二叔道。

  “先生觉得呢?”裴昱将目光看向了袁守城。

  能被张百仁放在眼中,惩罚去扫墓,那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。

  普天之下得罪张百仁的人要么依旧在活着,而且还活蹦乱跳的活得很好,要么已经成为了坟墓中死人,不会有第二种人。

  正因为如此,才显得袁守城的特别,他是唯一一个被张百仁惩罚守墓的人。

  听了裴昱的话,袁守城闻言沉默,过了许久才叹一口气:“玄冥、奢比尸、蚩尤、句芒,那可都是先天魔神,哪个都不是好惹的,就算大都督也奈何不得他们。你虽然得了大都督传承,但若说与这等强者争锋,未免有些太过于不够格。”

  “哦?”裴昱闻言眼中露出一抹凝重:“我只问先生,在下该不该去。”

  “先天神祗,乃是我人族大敌,人人得而诛之!”袁守城叹一口气:“更何况,他们要打开鬼门关,放出阴司之中的恶鬼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!”裴昱抚摸着手中长剑,眼中剑意缭绕。

  “你若去,必然十死无生,谁都救不下你,你绝非先天魔神的敌手”袁守城看着裴昱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。

  “义之所向,不容推辞!我死了,自然还有后人顶上,总不能因为战胜不了而逃避责任!这不是避战做缩头乌龟的借口!”裴昱攥紧了手中宝剑,二话不说转身下山:“替我照顾好娘亲,我若死了……你就说我在涿郡闭关苦修。”

  “你真的不在考虑考虑?”袁守城呼喝了一声。

  裴昱消失了,回应袁守城的唯有山林间传来的回音。

  “你其实不该开口的”那裴家二叔一双眼睛看着袁守城:“你纵然不开口,是他的责任他也绝不会逃避,这是我裴家的劫数,他必然会下山走一遭。”

  “他和大都督不一样,大都督的剑无情无欲,灭绝众生。他的剑中有凡俗牵绊,而且……先天魔神出世为祸人间,他又岂能不管?这是他的剑道!义之所向,奋不顾身!这是我人族的大义,他若不去,他的剑道就崩了,日后永无寸进,只能成为一个废人”裴昱看向袁守城:“你贸然开口,大都督必会迁怒与你。”

  “这也是我的道!”袁守城默默低下头,捡起了扔在一边的扫把,不紧不慢的清扫着山间落叶:“普天之下,当世高手无数,但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隐藏在轮回深处,不肯出手,能挽救此次浩劫的唯有大都督。裴昱不死,大都督怎么会出手?”

  “纵使是事后大都督责怪我,将我抽魂炼魄千刀万剐,为了我中土神州的无数百姓,老道也死得其所!”袁守城周身气机震荡,一点灵光迸射,恍惚中一道影子自袁守城的身上飞出,刹那间没入了滚滚红尘,不见了踪迹。

  法身!

  袁守城竟然先张百仁一步踏入了法身境界。

  这就是大道,于灾劫之中涅槃,以大毅力寻找前路。

  袁守城能怎么办?

  他是真正的道家高真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土神州沦陷,舍生取义者,普天之下比比皆是,自古以来汉家从来不缺少舍生取义之人。

  “反倒是你,裴昱可是你裴家的未来,若折进去你不心疼?”袁守城忽然止住脚步,转身看向了裴家二叔。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先生小看我裴家了,我裴家虽然平日里剥削百姓,压榨一方,但却也时刻不敢忘怀自己是人族的根脚!人道在,裴家在。为了我人道大业,莫说一个裴昱,即便是将整个裴家折进去,也是在所不惜!”裴家二叔哈哈大笑,只是笑容中充满了悲怆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这,就是弱者的悲哀!

  往日里他裴家是强者,如今终于体会到弱者的滋味了。

  裴家虽然嘴硬,不惧怕李唐,但真的敢不动作?

  要知道如今可是开国皇朝,马上取天下的强者,李唐从来不缺强者。至少要将眼前李唐的强者全部熬死,裴家才能重振雄风,不惧怕李唐的围剿。

  当然了,裴家也可以选择避让,隐退深山老林,但眼下关键是惊瑞要降临了!

  裴家若躲避,几百年、几代人的谋划终将成空。

  裴家躲不起!

  牺牲裴昱,是没有办法的事情!裴昱身为大家族子弟,难道不知自己此去九死一生?

  但他还是去了。

  这是裴昱的道,也是裴家的责任、使命,大家族的荣誉、安危重于一切。

  “等着迎接大都督的怒火吧”袁守城笑着摇了摇头,转身下了青山。

  李唐皇朝

  长安城

  李世民端坐在太极殿中,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,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。

  “裴昱去了?”李世民道。

  “去了!”

  角落里传来一声沉闷的话语。

  李世民闻言默然,过了一会才道:“若非没有办法,朕也不会出此下策。道门老古董陷入沉睡不肯出来,朕又能有什么办法?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鬼门关打开。”

  李世民能怎么办?

  他也很无奈啊!天子龙气也不是万能的,虽然可以镇压先天魔神,但关键是这先天魔神可不是一般的先天魔神,蚩尤可是能和轩辕黄帝掰腕子的主,你叫李世民怎么办?

  蚩尤得了燕王李艺手下大军,已经可以抗衡李世民的天子龙气,他也很无奈啊?

  他也不想看着李唐大好江山毁于一旦。

  道门老古董不听他调遣,手下高手又不是魔神对手,李世民只能想办法了。

  “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再说”李世民慢慢闭上眼睛。

  洛阳城

  张百仁端坐在院子里,手指轻轻敲击着手中的书卷,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  庭院静悄悄的一片,蝉鸣声响个不停。

  一片树叶缓缓飘落,被张百仁拿起放在手心里,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。

  “袁天罡何在?”张百仁道。

  “袁先生去前线了,这还是您下的命令”李淳风站在张百仁身边怯生生道。

  张百仁默然

  “这老道士,给他个教训倒也好”张百仁嘀咕一声,看着李淳风眼中的担忧,笑着道:“你不必担心,你师父体内有我的魔种,纵使是你师父死了,我也能叫其重新活过来。”

  “当真?”李淳风闻言眼睛一亮。

  “这还能有假话?”张百仁看着已经半大小子的李淳风,慢慢站起身:“别和你那不着调的师傅学,我等身为修士,要懂得趋吉避凶,识得进退。”

  “多谢督导”小道士腼腆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