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抉择
  “没有无敌的人,无敌的法、无敌的神通!出手次数越多,被人抓住破绽的机会也就越大,到时候死的也就越快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李淳风。

  修行到了张百仁这般境界,有了诛仙剑阵作为依仗,却依旧内心没有安全感,可见这个世界的复杂,水深至极。

  若非自家神性开辟出千里世界,自己能利用的世界之力增强了十倍不止,若非太阳星中太阳法身吞噬了太阳的七成元灵,成为了太阳之主,甚至于开始触及参悟时光的秘密,这诛仙剑阵张百仁不论如何是都不敢轻易施展出来的。

  没有底牌的人,早晚要被人算计死。

  当年开天辟地之初的神祗,该是何等强大?简直与天道等同,但那又如何?

  至今已经难觅其踪。

  大千世界玄妙莫测,张百仁孕育出太阳法身,太阴星中有一个太阴仙子等着自己。

  自己孕育出了杀劫诛仙剑阵,诛仙神祗,那么会不会有专门克制诛仙剑阵的人、或者是神在等着自己?

  诛仙四剑主的是杀劫,那么肯定有化解杀劫的办法,只是眼下尚未出世或者没有被人发现罢了。

  想要不被人克制,唯一的办法就是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,成为天道的代言人,那克制之物自然不会出世。

  李淳风低下头,不敢言语,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  即便张百仁此时如沐春风,叫人有一种温和的感觉,但不知为何,此时李淳风面对那笑容依旧心中发寒。

  这是来自于生命本质的压制,来自于道法的本能压抑。

  “都督出手否?”李淳风看着张百仁。

  张百仁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不食人间烟火,不受人道运数,自然不会背负人道因果。那些道门、佛门的家伙此时怕是该着急了,成为热锅上的蚂蚁。”

  说着话的功夫,一侍卫快步走进来,手中一封密信递给张百仁:“先生,涿郡八百里加急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张百仁接过书信一抖,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,呆呆的看着手中书信不语。

  “先生,怎么了?”李淳风小心翼翼道。

  “裴昱下山了”张百仁慢慢将书信折叠好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,无数的花瓣在眼中飞舞缭绕,时空似乎在其眼中不断加速,万千景象在其眼中走马观花,刹那间已经无数影像推演在脑海中流转而过。

  “都督,魏晋部落有消息了,那老祖果然是好手段,竟然在三岁之时开启密藏踏入了修行之路,此事轰动整个魏晋部落,王道灵已经成为了整个部落中的天骄英才!”荆无命脚步快速走进来:“此人留不得,若叫其继续修行下去,要不了两年便可回复巅峰实力,到时候是大麻烦。”

  “消息可靠?”张百仁眉头皱起。

  “此事乃下属亲自潜入魏晋部落探听来的,本想着暗中出手将那祸根抹去,替都督省了一些麻烦,但是那魏晋部落有山神守护加持,下属怕打草惊蛇,迟迟不敢妄动,怕坏了都督大计”荆无命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还好,你没有轻举妄动,毕竟此人乃法身强者,一身本事天下少有人及,手段莫测不可估量,也不知你如今恢复了多少本事。”

  法身强者这等人物,若是一心逃跑,没有人能杀得死对方。

  就算张百仁也不行!

  至少,眼前张百仁的修为还不行;他虽然不惧怕法身强者,甚至于可以将对方斩杀,但那是法身强者没来得及走脱的情况下。若叫王道灵提前发现张百仁踪迹,然后二话不说避战远去,张百仁根本就奈何不得对方。

  打不过你,难道我还跑不过你?

  一个人若真心想跑,另外一个人想追,可是要花费几倍的精力。

  看着手中密报,张百仁默然不语,两分密报摆在身前,一边是裴昱的,另外一边是王道灵的。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,转身对着李淳风道:“裴昱若前往燕王大营,面对先天魔神必然是十死无生,你且持我法旨,半路前去警告他一番。”

  张百仁提笔,随手写下法旨,交托给了李淳风。

  李淳风恭敬接过法旨领命而去,张百仁此时才看向荆无命:“带路!”

  带路,自然是要亲自前往那魏晋部落走一遭。

  对于裴昱,张百仁是真的欣赏,难得的剑道苗子,若就这般折戟,未免太过于可惜。

  可惜,也就仅仅只是可惜罢了!

  与王道灵比起来,裴昱毫无价值。裴昱死了,对于张百仁来说貌似没什么影响,他的生活依旧是那样,依旧要继续。但若叫王道灵恢复实力,自己可是麻烦了。

  日夜被一尊金身强者惦记着,张百仁的心要有多大,才会放任对方成长?

  若在往日,张百仁到也不在乎,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,但是现在不行!他有了七夕,他不能不为七夕考虑。

  王道灵算计不得自己,难道还算计不得七夕?

  要将一切危机扼杀在萌芽状态,决不能给这些家伙半点可乘之机。

  当然

  若在往日,张百仁或许会先出手将裴昱救出来,然后再去追杀王道灵。

  但现在不行!

  他不想给别人当枪使是其一,不想为那些忘恩负义的人族出力是其二,不想自己努力叫别人去捡便宜享受战果,此乃其三。

  凭什么道门、世家等自己的仇敌享受着气数,却叫自己前往前线拼命?

  裴昱是门阀世家之人,他下山张百仁绝不会怪他,但却也不会去救他。

  他若死了,自己可以为他复仇,但绝不会出手救他。

  说到底,还是裴昱的死活对他影响不大,他与裴昱之间的关系,不过是师徒而已。

  算不上正式师徒,自己不过见到裴昱是块好苗子,出手雕琢、成全了对方一把。

  而且,此次魔神得了天时地利,自己若加入战场,没有半年时间休想结束争斗,到那时王道灵说不得已经重聚金身,张百仁耽搁不起。

  与王道灵带来的隐患比起来,裴昱不值一提。

  王道灵是自己的私事,处理不好自己麻烦无穷,日后谁来帮助自己?

  而魔神呢?

  乃是公事,事情若出了大纰漏,有众人一起扛着,张百仁倒是很想看看道门那些老家伙究竟能不能忍得住,人族灭绝了他们不从沉睡中跳出来。

  张百仁与荆无命走了,前往十万大山寻找魏晋强者。

  裴昱一路南下,眼中无喜无悲,只是心中的那股剑意此时越加蓬勃,此时在冥冥之中那股神力的加持下,裴昱发现自家剑道又突破了一重天地,周身剑气彻底内敛,看不出分毫异象。

  扁舟悠悠,李淳风端坐在扁舟上,手中鱼竿沉入水中,身穿道袍闭目坐在那里垂钓。

  裴昱的路线对他来说并不难推算。

  这一日正午,风和日丽,李淳风的船停靠在岸边,只听身后传来一声话语:“船家,渡河!”

  船头的李淳风放下了鱼竿,转身看着怀抱宝剑的裴昱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可是裴昱公子?”

  “正是在下,不知阁下是……”裴昱双目看向李淳风,露出了好奇之色。

  “小道李淳风”李淳风一双眼睛看着裴昱:“公子,这船度不得。”

  “为何?”裴昱双眼看着李淳风。

  “公子若渡船,必然十死无生!”李淳风眼中满是慈悲:“我辈修行中人,只有度人向生,哪有度人向死的。罪过罪过!”

  “我渡船身死,则可活天下万民,道长渡不渡得?”裴昱道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你?未必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重要,你去了燕王地盘,不过送死罢了!你若退回去,待到大都督料理了私事,自然会和燕王等魔神算账。天下间高手、前辈多了去,此时轮不到你出头。”

  听着李淳风的话,裴昱苦笑:“我也想等大都督出手,到时候没我什么事情,可惜……燕王已经开始下令血祭,再不出手怕来不及了。”

  李淳风闻言沉默,过一会方才自怀中拿出张百仁诏书:“大都督手谕在此,叫你退回涿郡。”

  裴昱笑着摇了摇头,一双眼睛坚定的看着李淳风:“我要渡船。”

  “你可要想好了,你若渡船,就是信不过大都督,死了也活该!大都督面冷心热,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,七夕也是人族,大都督岂能坐视人类遭受劫数?”李淳风双眼盯着裴昱。

  “这话你叔公也和我说过,可惜我却有不得不去的理由,裴昱不死大都督是不会出手的”裴昱苦笑着道。

  “你不死,大都督也会出手,只是时机不到罢了”李淳风摇了摇头。

  裴昱没有多说,只是踏上了扁舟:“开船吧。”

  李淳风收起诏书,叹了一口气:“路是你自己选的,死了也是你的命数。你将自己想的太重要,大都督岂会因为你而出手?”

  “你不懂,大都督是天人,他已经断了人道因果,想要他出手,需要一个锲机!因果!”裴昱轻轻一叹,眼中满是无奈:“若有可能,我又岂会去送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