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旧时王谢堂前燕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无须动手,只是一个名号而已,便吓得莽荒诸位妖王、妖圣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张百仁,那可是杀出来的名号,就算莽荒中的妖王妖圣,也绝不敢贸然开罪。

    莽荒众位妖圣、妖王俱都是有大野心之辈,一个个暗中觊觎着中土,以期盼有朝一日可以杀回祖地,重现往日荣光,对于中土的情报,自然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“阁下当真是张百仁?”啸风大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怀抱玉兔的男子,眼中露出一抹奇特,可不曾听说过张百仁有抱兔子的习惯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还是先确定了眼前男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可有凭证?”啸风大圣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,如临大敌一般,眼中满是严肃,周身肌肤紧绷,气血不断滚动。

    “凭证?何须凭证!我就是我!”张百仁眼中两道剑意迸射,惊得啸风大圣脑海一片空白,随即眼中露出一抹悚然之色,冥冥中只觉得一把剑跨越虚空,斩断了时空、法则向着自己斩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啸风大圣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步,自己竟然被对方的一道目光吓得后退,普天之下能凭借一道目光将自己吓退的,怕是也唯有那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剑意如此凌厉,纵使并非张百仁,怕也是难缠之辈。

    啸风大圣知晓对方不好惹,也不想多生事端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:“冕下驾临我十万大山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找人!杀人!”张百仁话语淡漠,毫不将眼前的啸风大圣放在眼中,淡漠的话语杀机冲宵,惊得群山寂静,怀中玉兔瞪大眼睛,盯着那面露畏惧的啸风大圣,眼中满是好奇之色,心中暗自嘀咕道:“这人妖好强的气势,竟然将啸风大圣吓成这个样子,往日里啸风大圣威风八面,什么时候这般畏首畏尾,这般怂过?”

    “人?十万里莽荒地界,除了阁下只怕不会有第二个人,冕下怕来错了地方”啸风大圣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?三百里外那个人族部落,大圣怎么说?”张百仁目光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啸风大圣闻言已经:“阁下是为了那部落而来?”

    “正是”张百仁道。

    啸风大圣苦笑,然后摇了摇头:“可惜,三百里外的魏晋部落,不在本座的地盘,哪里归属望月大圣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望月大圣?”张百仁抚摸着兔子精的耳朵,眼中露出一抹笑容:“有趣!”

    “听闻冕下即将退化天人在即,可否来我这山中一述?本座蕴藏了一坛三百年的果子酒,正要送予冕下”啸风大圣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将玉兔揣入怀中:“不必,本座还要杀人,欲要借路于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啸风大圣转身看向身后围聚过来的妖兽:“都给本王让开路!”

    此妖王非彼妖王,武道上妖王是见神境界,啸风大圣统治方圆百里大地,乃是妖王的称号。

    称号妖王与妖王的实力,大家不要搞混。

    众妖兽让开路,才见张百仁对着啸风大圣点点头,迈步消失在丛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大王,就就让他走了?”一边伥鬼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啸风大圣摇了摇头:“本王不是他的对手,而且其眼含杀机,显然这一次要大开杀戒有备而来,天地大变在即,本王也不欲多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啸风大圣一双眼睛看向远方,身形不断缩小,化作了寻常猫儿大小,几个跳跃消失在丛林间:“这回本王可以看望月的热闹了,望月与那魏晋部落纠缠不清,这回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妖族内部也不是铁通一箍,想到望月即将惹上麻烦,啸风大圣眼中满是嘲弄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人妖,你是做什么的?看你威势好强,就连那啸风大圣也畏惧你!”兔子在张百仁的怀中伸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嘴角抽搐,人妖这两个字对其造成了一万点伤害,张百仁手指敲击小扉的脑袋:“以后不许叫我人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人妖吗?那我叫你什么?”小扉萌萌的道。

    这兔子确实是仿佛玉石一般,周身毛发犹若锦缎,血肉透漏着一种剔透的晶莹,仿佛是雕塑品,若是定在那里不动,别人只会以为这就是一块玉石。

    “我?”张百仁若有所思:“你可以叫我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是什么东西?”玉兔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无语,也不知面对着这蠢萌的兔子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张百仁的速度很快,三百里距离不过是几步之间,便已经落在一株大树的顶端,手中拿出淡蓝色的水魔兽,手掌轻轻拂过水魔兽的身躯,只见水晶球上蓝光闪动,接着便出现了荆无命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就是水魔兽的一点点小用处,天下间只要有水气的地方,便不可逃过水魔兽的感知。

    水晶球上流光一闪,便将整个部落尽数纳入眼中。

    魏晋部落,确实是魏晋部落,只不过这个魏晋部落却是太大了,一眼望去房屋密密麻麻,整齐有序按照某种玄妙规律排列,怕不是至少有十万人。

    部落的周边有修士坐镇,防止莽荒中的妖兽窜出来伤人,不断驱赶着莽荒中靠近的妖兽。

    荆无命身形扭曲,几个呼吸间已经来到了小镇外,身形站定不语。

    “外人?”一尊修士看着荆无命,顿时露出讶然之色:“阁下何人?我这小镇,可是几百年不曾见过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乃大都督麾下死士,前来传递大都督法旨!”说着话只见荆无命自袖子里掏出一份手书:“你这部落主事何在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?什么大都督?我等身居法外之地,不受天王管,不受人王伏,你若无事便速速退下,我等不欢迎外人”那修士瞳孔猛然一缩,眼中露出一抹骇然。

    显然,这魏晋部落并未与外界真的断绝联系。想想也是,身为自魏晋时期便存在的势力,能在无尽莽荒之中立足,怎么会不关注天下大势?

    “你且将这诏书传递你家家主,我便在这里等候你家家主回复”荆无命手指一弹,诏书飞出。

    那修士接过诏书,这次终究是没有说话,深深的看了荆无命一眼,便面色凝重的向部落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部落最中央

    一座华美的宫殿绵延占据五里之地,此时在演武场,一中年汉子手中持着弓箭,对不远处的箭靶攒射。

    在其身后,上百个五岁大小的孩童,面色认真的看着男子讲授射猎之道。

    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却见那侍卫快步来到中年男子身边,递上了手中诏书。

    家主接过诏书,不见喜怒,只是静静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家主,要不然将那汉子打发了?这里是十万大山,张百仁就算在强势,这里也轮不到他撒野”汉子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荆无命就是张百仁的影子,荆无命既然到了,张百仁定然就在不远处!事情来了,躲是躲不过去的!你去请张百仁进来叙话”壮汉收起了弓箭,眼中露出一抹凝重:“我去禀告老祖。”

    宫阙后庭

    祠堂

    一面色红润,面色雪白的中年男子盘坐在蒲团上打坐,在一边坐着一位五六岁大小的孩童。

    却见那孩童粉雕玉琢唇红齿白,与王道灵转世之前有八分相似,分明就是一个尚未长开的王道灵。

    “爹!”就见中年男子走入祠堂,对着盘坐的中年道人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道人看起来年轻,但却是因为驻颜有术,其已经百岁矣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老道士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您那日卜算的劫数到了!来的竟然是张百仁,只怕劫数应在了他的身上”家主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“嗯?居然是他?”老祖猛然睁开双眼,一道电光照亮虚空,扭曲了法界。

    听闻张百仁三个字,一边王道灵忍不住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不论如何,我王家的威势不可堕落,且看那张百仁有何话说,我王家绝不是泥捏的,几百年底蕴可不是开玩笑!”老者眼中露出一抹冷厉之光。

    王家!

    谁能想到这魏晋时期的部落,竟然是魏晋时期最为强势的四大家族之一王家的传承。

    古时大家族为了延续传承,不断将自家的一道道支脉分开,发配往天南海北,这样一来就算日后某一支脉被灭了,也依旧会保留着血脉延续于世间。

    若论祖宗,这部落与琅琊王家倒是一个祖宗。

    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!

    由兴到衰,就算大家族也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家主领命而去,一边的王道灵睁开眼,双目担忧的看着王家老祖:“爷爷,他是冲着孙儿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多想,不管你前世是谁,今生转世到我王家,那你便是我王家的人!我王家绝不是泥捏的,这里是十万大山,可不是张百仁能撒野的地方”王家老祖抚摸着王道灵头顶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:“王家历经无数风浪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比张百仁强悍的,也不是没有。这又算得了什么?”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