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世家!世家!
  “不管你前世是谁,今生既然投胎于我王家,那你便是我王家的子嗣!我王家论血脉可以自先秦时期的王翦将军论起,底蕴深厚天下少有人及。当年始皇陛下横扫六国,先祖王翦为大秦立下了汗马功劳,得秦王赏赐下来的宝物可有不少,岂会任人欺辱?”王家老祖一双眼睛看着王道灵:“你只消记住,我王家的根基在阴司,而不在阳世。阴司中始皇大军不灭,我王家底蕴永存。张百仁不过一后起微末草民,也配与我王家相提并论?”

  “爷爷……”王道灵眼中露出一抹感动。

  王家老祖笑着道:“这一世的因果,你是脱不开了,除非你有朝一日身死转世轮回,不然你就是我王家的人,与我王家有大因果,气数相连。”

  却说王家家主下令,命人出去接引荆无命与张百仁,只见那身穿兽皮的侍卫,趾高气昂的来到了门前,对着荆无命道:“我家家主请你及你家主上进去一述。”

  话语中满是傲然,丝毫没有‘请’的客气。

  即便是一个侍卫,便有如此傲气,可见当年王谢家族是何等兴盛,宰相门前七品官,可见其威势。

  荆无命面色一沉,正要说话,此时远方一道身穿儒袍,头戴玉冠。头发花白的男子怀抱玉兔,面无表情的自远处走来,转瞬落在了荆无命身边,话语里满是嘲弄:“王谢家族好大的架子,竟然连一个家奴也瞧不起本座,当真是好笑。”

  “你便是张百仁?”那家仆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下巴微微扬起,仿佛是在看一个土包子,眼睛朝天,用鼻孔看人。

  “找死,尓敢对我家主上无礼!”荆无命面色一变,主辱臣死,张百仁于荆家兄弟有活命之恩,岂容别人这般羞辱?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无妨,好歹也是大家族,且看看这王家的气魄,咱们也趁机见识一番”张百仁面无表情,手指穿梭过玉兔的细腻毛发,阻止了荆无命的动作。

  “哼!”那侍卫冷冷一哼,然后转身向着小镇内走去。

  脚下,是硬泥土铺就的地面,平整光滑,街上仿佛排列错落有致,一股浓浓的魏晋风传来,在那一刻张百仁似乎穿越时空,来到了魏晋时空。

  小镇安详和谐,百姓生活富足。

  当年王家部落迁移此地,俱都是姻亲、好友,因此汇聚在一处,也谈论不上压迫,几百年过去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血脉混杂,已经分辨不出彼此。

  张百仁静静的走着,两侧过往的行人看着张百仁奇怪的服饰,眼中露出了一抹好奇,此时张百仁李唐的服饰与魏晋时期的服饰差异太大,就像是你在二十一世纪大街上看到一个身穿古装的人路过,你会不奇怪吗?

  张百仁穿着隋唐时期的服饰在魏晋时空行走,特立独行当然会引人瞩目,一时间大街小巷无数百姓伸出脑袋,好奇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自魏晋时空以后,部落中已经好些年没有来过生人了。

  张百仁面不改色,脚步沉稳的走着,好在荆无命已经进入了张百仁的影子,不然此时怕会忍不住拿刀出来砍杀一番,这般引人瞩目的目光,寻常人还真未必受得了。

  一路径直来到最高大的建筑前,瞧着眼前的高门大院,风水之气流转不定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:

  “不愧是上古家族,就算在深山老林,也依旧这般讲究。”

  宅院是魏晋时期标准的王侯之家,规格分毫不差,门前的摆设、大理石铺成的台阶,两侧站立身材挺拔的家丁,张百仁不由得为之侧目。

  这牌面,暴发户是绝对摆不出来,这般阔气的摆设,已经将王家底蕴显露的一干二净。

  摸了摸玉兔的脑袋,张百仁双眼露出一抹凝重,门前侍卫细一看周身气血澎湃,这八个侍卫俱都是见神境界,这般手笔就算是李唐皇宫也比不了。

  在外界见神强者可都是能镇压一方的存在,怎么会去给人看大门做仆役?

  “这边来”见到张百仁眼中的那一幕讶然,仆役眼中的不屑味道更浓,毫不掩饰自己的居高临下,看傻狍子一般盯着张百仁。

  张百仁天人合一,周身气机与天地融为一体,看起来就是那草木众生,不见半分异象显露在外,更不曾有丝毫的强者风范,这仆役管事不过是易骨境界,如何看得出张百仁虚实?

  不紧不慢的穿过一道道大门,迈过一层层院子、加上、花园,张百仁心中暗自点头:“王家果然有些门道,整个村落镇子的布局,都经过妙手天宫,化作了一座座大阵镇压、护持着部落中的所有人。”

  别的不说,就说这王家庭院内,假山与庭院、流水勾结,各抱地势,端的好风水,在合上两侧的树木,便是一座隐晦的大阵。

  这庭院内的一草一木,俱都可以看到阵法的影子,整个部落是一个大阵法,然后王家院落又是一座阵法中的阵法,但却又勾连着村落的大阵法。

  庭院假山流水,又再次组成了一个阵法,整个庭院中的假山、草木、湖泊流水,又布局呈现出一个个小的阵法,但是这些小的阵法组合起来,又化作了一个更大、更复杂的阵法。

  “果然是底蕴深厚!”张百仁暗自咋舌,若非他有诛仙剑阵,乃是天下阵法的祖宗,怕也未必能窥破其中奥秘。

  不远处

  一座楼阁上

  王家家主站在楼阁前,一双眼睛看着穿梭在阵法中的张百仁,然后叹一口气:“父亲此举,也不知是好是坏,若能成自然是天下大吉,若双方闹翻,这张百仁可不是好惹的,别的不说这庭院中的阵法,便被其看出了端倪。”

  “家主未免太过于高看了这厮,他又有何德何能,看破我王家阵法?”一边管事左右打量着张百仁,丝毫看不出张百仁有看破阵法的本事。

  “你注意观察张百仁脚下,是不是每一步都恰到好处的踩在了阵法的脉络?它只要施展法力,便可炸开大阵脱身而出”王家家主面色凝重道。

  管事闻言细细打量着张百仁步伐,过一会才猛然惊呼:“大老爷,果然了不得,这厮从未来过此地,居然将阵法脉络把握的这般准,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。”

  “这种人物不说修为如何,阵法却已经是惊天动地登峰造极,实在是一个时代的弄潮儿,身上背负着天下气数,若是贸然开罪,能斩杀自然万事大吉,若叫其走脱结下死仇……”王家家主面色阴沉下来。

  “可小公子乃是您的亲儿子”管事低声道。

  “亲儿子又能如何?我看老爷是迷了心智,一个不知自何处转世投胎的妖孽,竟然认作我王家的嫡子!”王家家主的眼中满是无奈。

  各大家族有秘法阻止修士转世投胎,但谁知道这王道灵不知如何寻到了王家的破绽漏洞,居然投胎了进来。

  按理说这般投胎之人,是不许享受家族资源、气数的,毕竟早晚要恢复前世的记忆,但是王家老太爷却疯了一般,似乎中了邪一样,认定了这个孙子。

  王家家主能怎么样?

  这种高门大宅,最重的就是权威,老爷子开口王家家主有反驳的权利吗?

  “不过,虽然我不希望招惹到这般敌人,但却并不代表我王家怕了他,老爷子不肯交出王道灵,那便将他打发了就是,我王家不能堕了气势”王家家主慢慢站起身,走下了楼阁:“走,咱们去会会那张百仁。”

  王家客厅

  张百仁刚刚尚且在庭院,就看到了大堂中端坐着一中年男子,此时举起茶盏细细的吹着茶水。

  “老爷,张百仁到了”仆役连忙上前卑躬屈膝道,与在张百仁面前鼻孔朝天趾高气昂判若两人。

  “啪~”

  茶盏落下,王家家主站起身,上下审视张百仁一会,方才面无表情道:“阁下是无生剑张百仁?”

  “哦?你听过我的名号?”张百仁见到王家家主这幅表情,面无表情的走入大堂,径直坐了下来。

  王家家主不给自己面子,自己也不必给对方面子。

  “在下王冶,添为王家家主,阁下不请自来不说,那里有主人不请便擅自入座的道理,却是不懂礼数”王冶一双眼睛冰冷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对于张百仁的行为,王冶此时火冒三丈,自从自己执掌王家以来,还从未有人如此放肆过。

  对方瞧不起王家!

  瞧不起王家的人,那就是敌人,对于敌人自然不必客套。

  “哦?我是恶客,你这主人也不是良善之人,哪里有主人端坐饮茶,客人站着问话的!”张百仁反驳了一句。

  “呵呵,就凭你一届草芥之民,也配成为我王家的客人?阁下未免将自己想的太高,只怕我王家高门大院你攀附不起”王冶的眼中满是嘲弄。

  “客人?我何时说要成为你王家的客人?”张百仁露出森然牙齿:“我是来杀人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