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望月大圣
  时间就是底蕴,活的长就是资本。

  就像现在,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远方虚空,只见云雾深处一道道阳神真人缓缓走了出来。

  古老、沧桑、腐朽的气机在天地间弥漫。

  人若是活了数百年,一头猪都能成精了,更何况是本来就聪明绝顶的人。

  王家的部落此时隐约中形成一股玄妙的天地大势,浩浩荡荡的向着张百仁压迫而来,欲要将其打落尘埃,似乎自己在与天地为敌。

  “不错!不错!”张百仁宝剑归鞘,双手轻轻的拍在了一处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。

  能被张百仁称得上一声不错,可见王家的诸位老祖是真的不错。

  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……八!”张百仁难得露出一抹慎重:“八位阳神老祖!这就是王家的底蕴吗?想要拿下我,却是不够!”

  “竖子,休得猖狂!且看我等将你炼死,你胆敢来我王家地盘捣乱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王家老祖眼中满是杀机,其中一人手指点出,天地间风雷炸响,一根手指法天象地,对着张百仁打来。

  张百仁摇摇头,手中印诀转动:“番天印!”

  一印落下,犹若不周倒塌,天地倾覆。

  阴阳二气在此时颠倒,八位阳神老祖齐齐变色,一声惊呼被张百仁这一道印诀逼退。

  “砰!”

  虚空被张百仁这一道印诀砸碎,露出了一个个大窟窿,地水风火之力卷起,逼得八位阳神真人齐齐后退。

  “好厉害的印诀,此等神通前古未有,阁下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,为何杀我王家子嗣?”一位王家老祖此时面色阴沉的看着张百仁,口气却已经缓和了下来。

  毕竟张百仁也不是好惹的,不过死了两位后辈罢了,与这等强者结下死仇拼杀,未免有些不值当。

  “哦?”张百仁似笑非笑,眼底露出一抹嘲讽,欺软怕硬乃人之天性,就算门阀世家也不可免俗。

  “为什么杀了他们?自然是他们管了不该管的事,救了不该救的人!”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杀机。

  张百仁如此强硬的态度,顿时叫八位老祖变色,其中一人道:“这世间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恩怨,阁下乃一代人杰,身上汇聚着天下大势,我王家也不想与你为敌,阁下有什么事情尽管划下道来,且看咱们能不能为你办成。冤家宜解不宜结,又何必生死相向?”

  “嗯?”张百仁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扫过众位老祖,然后看向王道灵:“你都听到了?”

  “自然是听到了”王道灵面色淡然,没有半点焦急的样子。

  “既然知道了,你还不赶快逃?”张百仁看着王道灵。

  王道灵抱着双臂,眼睛闭上不语。

  张百仁心中对于王道灵这般底气感到奇怪,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的八位老祖:“事情倒也简单,我一剑将此人斩了,此事便一了百了,我与王家之间的恩怨也就此一笔勾销,如何?”

  “什么?你要杀王道灵?”

  “不行!”

  “绝对不行!”

  “此事没得谈!”

  “你再换一个吧!”

  “别的都可以谈,但就是这个不行!”

  “王道灵是我王家精英,关乎着我王家气数,王道灵绝对不能死!”

  “你休想,简直是异想天开!”

  出乎了张百仁预料,他才刚刚一开口,便惹得八位王家老祖齐齐反驳,眼中满是毅然决然的拒绝,没有丝毫妥协的余地。

  “这么说,是没得谈咯?”张百仁意味深长的看了王道灵一眼,然后看向王家八位老祖。

  “除了王道灵,其他什么都可以!就算你要我王家数百年积累,也是未尝不可,但王道灵绝对不行!此事没得谈!”一位王家老祖断然拒绝。

  “咦”张百仁转身看向王道灵,双眼上下打量,似乎在想着王道灵究竟哪里有价值,居然叫王家的八位老祖这般舍命维护。

  “想知道?”王道灵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确实是很想知道,门阀世家俱都是无利不起早之辈,为了家族利益就连家主都能舍弃,更何况是你区区一位王家弟子?纵使是你修炼天资不凡,但你终究是转世轮回的高真,入不得王家核心,更不能对王家归心,本座想不到王家为何维护你!”张百仁面带诧异之色的看着王道灵。

  “打赢他,我就告诉你!”王道灵一双眼睛看向了远处群山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吼~~~”

  一声吼叫,震动苍穹。

  一轮明月自群山之中升起,跨越无尽时空,扭曲了千山万水,伴随着无尽风云,向此地席卷而来。

  “啸月天狼,上古啸月天狼的血脉!”张百仁袖子里的水魔兽忽然活了,嘀咕一声之后闭上眼睛,再次陷入了修炼状态。

  待到明月靠近,万千风云霞光消失,一只毛发银白,山头大小的妖兽出现在场中,蹲在云层中俯视着脚下的众人。

  “望月大圣,当年的约定,如今该实现了!”王家一位老祖看向啸月天狼。

  啸月天狼不语,一双眼睛幽幽的盯着张百仁,庞大的气血鼓荡虚空,周身毛发随风飘荡,在空气中卷起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。

  这就是上古血脉的妖兽,比之人类强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一只大圣境界,带有先天妖兽血脉的妖圣。

  “这人不好对付!”过了一会,望月大圣方才面色凝重的道了一句。

  八位阳神老祖闻言翻了翻白眼,眼中满是无奈之色,若好对付岂还轮得到你?

  不过啸月天狼的话他们听明白了,不到万不得已,啸月天狼是绝不想出手的。

  啸月天狼是什么?

  一尊活了不知几千年的强大存在,他都感觉到麻烦的敌人,八位老祖此时心中升起一股寒流。

  啸月天狼即便在这十万莽荒中也是最顶尖的那一层强者。

  “张百仁,此事当真没有回旋的余地?”八位阳神老祖面色阴沉的看向张百仁。

  张百仁看向王道灵,王道灵脸上的淡然此时消失,显然也是听到了啸月天狼的话。

  “要么他死,要么我死!”张百仁话语斩钉截铁。

  “好!好!好!”王家老祖转身看向望月大圣:“你都听到了?王道灵是不能死的!”

  啸月天狼小山大小的头颅看向了张百仁,眼中露出了一抹阴冷:“人类,我听过你的名号,你可要想清楚在开口。”

  “你便是望月大圣?不知什么时候,流淌着先天血脉的妖兽,竟然也会被人族驱使,为人族卖命了!”张百仁的眼中满是嘲弄。

  听闻此言,望月大圣意味深长道:“你不懂!你现在若悔过,本王对于你之前的话当做从未听到过。”

  “可我之前的话已经说了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那……你就只能去死了!”啸月天狼忽然出手,竟然不顾强者威严,出手偷袭暗算。

  啸月天狼的一爪就像是一道月光,悄无声息间穿过虚空,照亮了一片朦胧,净化了人的灵魂、心神,叫人甘愿陶醉在这柔美的月光下,就此永世沉沦。

  遮天蔽日的狼爪砸落,王道灵一步迈出趁机遁走,张百仁心中剑意流转,瞬间斩断月光的蛊惑,心灵惊醒,瞧着那已经近在丈许的狼爪,锋锐的爪子、毛茸茸的银发,那不断破碎的虚空,眼中露出一抹骇然:“这是什么神通,竟然能迷惑我的心神?”

  从张百仁出道以来,这是第一次被人迷惑了心智。若非体内的诛仙剑气,他现在的肉身已经已经废了。

  张百仁化作天地间的一缕清风消散,只听得一声巨响,脚下王家府邸化作了废墟。

  “好手段,你这秘技不错!”张百仁并不着急下杀手,难得遇见能迷惑自家心神的神通,若不弄清楚道理,自己只怕日后吃饭都吃不好。

  遇见危机,一定要弄清楚明白,以后便不会栽跟头。

  “你居然能从我的天赋神通之中清醒过来!”啸月天狼瞪大了眼睛,眼中满是不敢置信。

  张百仁惊讶,岂不知啸月天狼更是惊得心脏狂跳,这可是自己的种族神通,绝非那种大路货色。

  “想要知道我的秘技,你再试试就知道了!”啸月天狼又是一抓拍出,一轮明月在其爪子上升起,照亮了千山寰宇,净化了人的心灵。

  明月弯弯照大江,这是属于太阴星的力量。

  在那一刻,张百仁竟然又被迷惑了,沉醉于明月的柔美之中不可自拔。

  “阁下小心,这啸月天狼可以借助太阴星的意志对敌,阁下千万不要被这太阴星迷惑!”啸风大王不知何时出现在远处山头,声音震动乾坤,山林间树叶刷刷作响。

  “嗖!”张百仁化作清风,再出现已经落在了望月狼王的手抓上方,眼中剑意流转:“阁下好本事!”

  张百仁心寒,自己明明事先有了防备,但却依旧沉浸其中不可自拔。

  沉迷的一瞬间,在许多时候足以决定胜负、生死。

  望月大圣神通不错,但实力却差了不少,不然此时的张百仁已经应该是一个死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