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冠盖风华,绝世太阴
  这就是先天神通的霸道之处,你明明知道自己会沉沦于月光的陶醉,但却偏偏无法醒来。

  纵使是心有准备,但却依旧无法抗拒。

  张百仁纵使是提高了心中的警惕,可此时瞧见那美艳绝伦的月光,依旧是陷入了不可自拔的迷醉中,毫无抗拒。

  月色之美,是天然而成的瑰丽,不属于神通秘法,自然也就无从抗拒。

  体内剑意警觉,张百仁再次化作了清风,被那罡气搅碎后重组,立于望月大圣的爪子背上,一双眼睛扫视着望月大圣:“好神通!”

  能够被张百仁称一句好神通,可见这神通确实是不错:“若非你实力不够,换成奢比尸与蚩尤在此,只怕本座已经遭受了重创。”

  明明是夸赞,但听在望月大圣的耳中,却是一种莫名的羞辱。

  “你瞧不起我!”望月大圣怒了,一双眼睛中的明月逐渐浸染了血神,化作了一轮血月。

  不远处啸风大圣眼中露出一抹杀机:“望月这个叛徒,居然在领地内庇佑人类生存,乃是我妖族的耻辱,今日终究叫其遭受报应。张百仁不愧是天下第一人,神通道法果然强的没边。就算是我也挡不住望月的秘法,若非天生皮糙肉厚天生可以压制他,只怕望月在方圆千里已经无敌了。”

  “只是说一个实事而已”张百仁缓缓抽出了腰间长剑:“我没时间和你浪费,你若就此退去,便饶你一条生路。继续冥顽不灵,望月大圣就此在世间除名。”

  “想要杀我?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!”望月大圣眼中满是狰狞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声咆哮,群山震动,山林间无数鸟兽雌伏。

  虚空鸟雀振翅,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,只见望月大圣猛然一翻手掌,然后就见一轮明月在其手掌中汇聚。

  天地间无数太**华被其手掌中的明月汇聚,方圆百里变得漆黑黯淡,只见那明月栩栩如生,刹那间活了过来。

  千山寂静,所有人都在一瞬间被月亮的静谧沉醉,在那明月之中传来一阵悠悠的叹息,似乎迂回婉转牵肠挂肚,一道模糊的人影在明月之中生成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即便仅仅只是一道影子,但却已经冠压天下群芳,日月星河为之失色。

  一刹那,十万大山无数妖兽被其夺了心神,彻底沉沦其中不可自拔。

  “太阴!”

  仅仅只是一到模糊得随时可以消散的影子,但张百仁却毫无疑问,心中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太阴仙子!

  毫无疑问,看到那一尊身影,张百仁便已经确认了。

  天地阴阳,不论雄雌,此时俱都倾倒于那一缕朦胧的背影之中。

  太上忘情,此时张百仁周身发丝流转出一道道神光,接下来就见张百仁周身神光流转,满头花白的发丝,尽数化作了黑色。

  乌黑亮丽,似乎与黑夜融为一体。

  如临大敌

  张百仁感应中,这不单单是一道神通虚影,而是此时太阴仙子复活了!

  隔着朦胧的时空,透过那道虚影在看着自己。

  仅仅只是一道目光,便叫张百仁有些把持不住,欲要沉沦其中。

  “我在你的身上,感受到了帝的气息!”一道轻柔、无法形容的声音响起,仿佛是大道天音,叫人心甘情愿沉沦其中,无法自拔。

  并非魅惑,而是一种美到极致的沉醉,张百仁第一次发现原来声音也可以这般好听。

  随着太阴仙子开口,时空在此时流速似乎变得缓慢,陷入了泥潭之中。

  “太阴仙子!你居然还活着!”张百仁面无表情,此时化身天人,太阴仙子的声音对其影响微乎其微。

  天人是没有欲望的,没有七情六欲,自然也不会有美丑善恶。

  “哦?你知道我!”太阴仙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眼中露出了一抹神光:“你确实是天帝的传人,但你与天帝的性格是两个极端,天帝至情至性,你却绝情绝性。一个没有情欲的神人,更加难以对付。”

  张百仁默然不语,只是积蓄着体内的诛仙剑气,缓缓灌注于手中的长剑之中:“你要杀我?”

  “天帝的传承就不该出现在世间,天帝的道是毁灭众生,这种法理应灭绝!”太阴仙子站在望月大圣掌心的明月之中俯视着张百仁,然后轻轻一叹:“这狼妖的力量太弱,看来还需我助其一臂之力。”

  时空扭曲,一道浩荡的月华凝聚为实质,刹那间在望月大圣的掌心处汇聚。

  此时与其说是望月大圣施展神通召唤来了太阴意志,更应该说成是太阴意志主宰着望月大圣的神通。

  这神通已经超过了望月大圣的掌控,是神通操控着望月大圣,而非望月大圣操控神通。

  无尽月华被那掌心明月吸收,然后刹那间明月凝为实质,一根晶莹如玉仿佛造化所钟的细腻手指缓缓自明月中点了出来。

  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这根手指的完美,似乎是天地所钟、造化神秀,天地间万物在一刹那被这一根手指夺去了所有光彩,一刹那本来陷入沉沦的众生,彻底的迷失了自我。

  就连天地法则也魅惑于这手指的完美,此时纷纷臣服于手指的石榴裙下,自动迎合着手指,向张百仁攻伐而来。

  完美!

  无暇!

  若能得此玉指,此生夫复何求?

  就算没有欲望的天人,此时也会沉沦其中。

  “铮---”

  手中诛仙剑铮鸣,然后张百仁诛仙剑意流转,手中宝剑向着太阴仙子毫不留情的斩了下去。

  “咔嚓~~~”

  宝剑承受不得诛仙剑气,裂纹在不断衍生,好在是这一指终究挡下了。

  “砰!”

  张百仁倒飞而出,身躯炸裂,然后瞬间重组,面色苍白的看着那明月中人影,手中宝剑化作一块块铁片碎裂,坠入了凡尘。

  “好强的杀机!好锋锐的剑道!”模糊的人影看着张百仁,看得很认真,似乎要将张百仁记下一般。

  “这就是上古可以与天帝争锋的强者?仅仅只是一道跨界而来的意志而已,便已经崩碎了我的肉身!”张百仁面无表情,但心中却满是骇然。

  不愧是叫天帝念念不忘,怨气冲天的狠角色,太阴仙子的本事绝对超乎了张百仁想象。

  “不过我最强的手段本来就不是本身修为,而是太阳法身以及诛仙剑阵!可惜,诛仙剑阵出世不得,太阳法身尚在沉睡,若因此而暴漏,有些不妥”张百仁心中不断嘀咕。

  “你很不错,我即将自太阴星中苏醒,到时候我会亲自取走你的性命”太阴仙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声音在逐渐远去,消散在寰宇中。

  “杀我?我的诛仙阵图已经凝练了不朽符文,谁能杀得死我?”张百仁面带冷笑。

  凝滞的时光刹那间恢复了平静,望月大圣的一爪继续向着张百仁拍来。

  “噗嗤!”

  张百胜手中半截断剑迸射而出,洞穿了望月大圣的狼爪,刺入望月大圣的咽喉。

  时间在此时似乎停止,望月大圣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张百仁,他想过种种结局,但绝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被张百仁一剑秒杀。

  好歹自己也血脉返祖,好歹自己也修成了无上神通、无上正法,可是为什么面对着张百仁毫无还手之力?

  铜皮铁骨变成了豆腐渣。

  “至道境界和至道境界也是有差别的,你之所以能笑傲山林,占据方圆百里领地,无非是你的天赋神通强大罢了,现如今破了你的神通,你的修为不堪一击!”张百仁话语里满是蔑视。

  破了你的神通,你的修为不值一提!

  至道境界在张百仁眼中很强吗?

  更何况刚刚太阴仙子出手,已经抽掉了望月狼王的精气神,此时的望月狼王就是一个样子货。

  一位至道强者,若一心逃走,张百仁拦不住。但对方若是主动与自己死扛,张百仁绝对有本事送其去见佛祖。

  “你本来是局外之人,这遭浑水你不该趟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视着望月狼王:“数百年内苦修毁于一旦,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。”

  “当年大将军于我有恩,我天狼一族又岂能不报恩?”望月狼王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:“纵死无悔!”

  狼,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。有恩必报,有仇必还。

  而且这种生物记仇的性格很厉害,除非是斩尽杀绝,不然日后麻烦不断。

  “恩情?”张百仁默然,眼中透漏着无情之光,天人意境不断流转:“这就是你布下的杀局吗?你想要借助太阴的手将我除掉!”

  张百仁一双淡漠无情的眸子看向了王道灵。

  “若非踏入天人,少了七情六欲,你现在已经死了!”王道灵的眼中满是感慨:“阁下不愧是时代的弄潮儿,这般都杀不死你,可惜你今日还要死!”

  “哦?”张百仁现在对于王道灵越加感到好奇了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手段?”

  “我的手段,你很快就能看到!”王道灵一双眼睛看向望月大圣:“半柱香的时间!我需要半柱香的时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