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东海深处的老古董
  这是诛仙阵图第一次正式在天地间亮相,即便是隔着先天大阵,也有无穷神威蕴含其中,古老沧桑、杀劫的气机弥散诸天万界。

  无尽阴司,正在交战的战场忽然安静了下来,感受到那铺天盖地覆盖千古而来的杀机,整个阴司暂时陷入了诡异的宁静。

  九州外

  此时无数强者气机纷纷冲天而起,隔着禹王大阵,竭尽所能的向神州窥视。

  此时就算傻子都知道,出大事了!

  中土神州出大事了,所有人脊背生寒不断颤抖,有一股死亡危机自冥冥之中垂落,叫人忍不住心中惶恐、凄然,甚至于道心稍弱之人,此时竟然被那股冥冥杀劫引动了心中魔障,一时间幻象丛生无法自拔。

  麻烦了!

  所有人都知道,冥冥之中定然有不祥之物诞生,乃是诸天众生之大敌,在冥冥之中等着自己。

  现如今最后一次惊瑞将近,末法之劫不断逼近,如今这股凄惨的杀机,更是叫人心中惶惶。

  十万莽荒

  此时血红色的云头仿佛是滚动的血海,铺天盖地裹挟着滔天浪潮,惊涛拍岸席卷而来,悬浮于先天大阵之上。

  魔神在哭啼,神祗在哀嚎,世界在崩塌毁灭,乾坤逆乱阴阳倒转,此时天地间一片混乱,天人坠入凡间,星空在不断沉沦。

  无数的末世景象在血云中不断翻转演化,无数妖圣、真人瞧着那血云中的末世景象,俱都是不寒而栗,冥冥中一股叫人惊悚的紧迫感在心中升起。

 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,那先天大阵中有什么宝物出世,居然惹得天地乾坤这般异象,仿佛来到了诸神的黄昏”龟丞相身形不知何时出现在莽荒外,隐匿在一座山谷中抬头看着天空中的血云,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。

  “这大阵里面到底有什么?”张衡身形在空中沉浮不定,暗中窥视着先天大阵。

  此时天降不祥,众人虽然对于先天大阵眼热,但却不敢染指。

  “好机会,各路大能目光被先天大阵吸引,这是咱们的机会!”玄冥看向了李艺。

  “天降异象,发生了什么?”李艺略带不安道。

  “诛仙剑阵出世了!轩辕大帝的诛仙剑阵出世了!”玄冥眼中露出了一抹回忆,这些年他虽然在轮回中沉睡,但对于当年之事,却也知道的七七八八。

  “轩辕大帝的宝物?”王艺眼睛顿时亮了。

  “此宝不是你能染指的,眼下最重要的是打开鬼门关,借助阴司的力量,我等才有机会夺取此宝。王爷若能获得此阵图,天下无敌覆灭李唐亦不过弹指之间”玄冥话语里满是蛊惑的味道。

  “好!本王这就亲自出马,屠戮十万百姓血祭大阵!”在杀劫气机的牵引下,燕王李艺劫数衍生,蒙蔽了灵台的神光,就此陷入了魔障。

  大阵内

  此时张百仁立于虚空,诛仙阵图缓缓在其身前展开。

  阵图虽然只有平方米大小,但其内似乎包含了无穷国度,有四大神国在其中开辟,其内仿佛有无穷天地乾坤。

  此时四尊神祗怀抱宝剑走出了神国,脚下的诛仙阵图长大,弥漫方圆五十里后,才见此时四方神祗站定。

  诛仙神祗怀抱诛仙剑,与剑中的魔胎交相呼应,不断感应。

  绝仙神祗怀抱绝仙剑,与剑中的魔胎交相呼应,不断感应。

  戮仙神祗怀抱戮仙剑,与剑中的魔胎交相呼应,不断感应。

  陷仙神祗怀抱陷仙剑,与剑中的魔胎交相呼应,不断感应。

  此时四道神祗感应八方,怀中宝剑竟然化作了一道黑光,被神祗吞入体内,然后只见四位神祗站定,虚空开始凝固。

  惨烈的杀机在虚空弥散,其内杀劫流转不定变换无穷,化作了一只只天罗地网,好生惨烈。

  “如此大阵,也不枉费我几十年苦功,千百年谋划”张百仁口中称赞,却是拿眼看去,祭炼诛仙剑阵这些年,纵使是有无数次推演,真的摆出诛仙剑阵还是第一次。

  只见那诛仙剑阵所化的四尊神祗,俱都是十八九岁的青年,头挽发冠面无表情,周身杀劫之力流转,叫人望之如天人五衰、末法大劫,乃至于天地沉沦的代名词。

  此四神乃劫数之化身,有无穷伟力,分掌杀劫之道。四神合一,当无量量劫起时,就是灭世之时。

  在看那四神容貌,竟然与青年时期的张百仁分毫不差,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四胞胎。

  只是一双眸子太过于清冷无情,眼中全是铺天盖地一团乱麻般的丝线流转,化作了一道道法则之光。

  任凭先天大阵外雷光滚滚,诛仙剑阵内四尊神祗面无表情的站立虚空,眼中万千法则流转不定。

  张百仁心头一跳,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自心中升起,二话不说立即远远的退开,不敢进入天劫之力笼罩的范围内。

  “咔嚓!”

  外界云头雷光此时扩散方圆千里,然后一道血色惊雷接天连地的向着先天大阵打来。

  先天大阵乃天地造化而生,有不可思议之威能,面对着天地间降下的雷霆,周身无穷神光流转,竟然消减了那雷光的五成威能,然后眼见着雷光穿透大阵,砸入了诛仙阵图上。

  轰!

  肆无忌惮的毁灭之力扩散开来,不朽的符文此时似乎吃了枪药般,竟然开始劫掠雷霆之力不断转化。

  四尊神祗运转诛仙大阵,不断磨灭着五成雷劫的力量,然后接引雷劫淬炼着自家的本源。

  说到底,雷劫也是天地间杀劫的一种,也是能量的一种,当然在先天神祗的吞噬范围之中。

  本来天地雷罚是不可能被人吸收的,但谁知道居然出现了诛仙阵图这么个变态,能够抗住雷罚不说,反而能吸纳雷劫的力量,尽数成全了张百仁的四道神祗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天雷炸响,血红色闪电接天连地,仿佛不要钱一般击穿了先天大阵,疯狂的向着诛仙剑阵输出。

  一刻钟

  两刻钟

  三刻钟

  ……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无穷的先天雷电灌注下,四位神祗竟然开始壮大,本源不断强壮,化作了二十多岁的青年。

  谁能想到,面对着天罚四位神祗不但没有遭受创伤,反而在不断壮大。

  其实张百仁也不想想,外界那可是先天大阵,汇聚了十万莽荒地脉的先天大阵,有何等的伟力?

  其实就等于说,张百仁这天罚,是脚下这十万莽荒在替其扛过去。

  虚空在不断扭曲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手指敲击着腰带:“有点不妙啊!”

  确实是不妙!

  因为张百仁看到了,先天大阵内的云雾在快速减少,来自于先天大阵的压制不断减弱,自己一身实力在逐渐恢复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面对着天罚,先天大阵也有些扛不住。

  天雷滚滚,方圆几十米粗细的血红色雷电形成了血色通道,击穿了先天大阵的屏障。

  张百仁眼中满是凝重,先天大阵虽然极力的汇聚天地间力量来恢复自家破绽,驱逐天劫的侵袭,但是却也依旧有些吃不消。

  亦或者说是其脚下的大阵有些吃不消。

  张百仁面色凝重:“麻烦,也不知天罚何时才是个头。”

  张百仁不知道天罚什么时候会停止,外界的众位老祖此时已经被那滚滚天罚吓呆了。

  这般强大的天罚,不说砸在身上,就算稍有碰触也是魂飞魄散的下场。

  此时莫说你阳神真人,就算大罗真灵,也要自时空中抹去。

  “大阵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出世,居然惹得天降雷罚!”龟丞相抱着双臂,忽然目光一闪,他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
  “张百仁!定然是张百仁那件大恐怖之物出世了!原来所有人都被他骗了,并非是他手下留情心有顾忌,而是他根本就不敢让自己的手段使出来。如今借助先天大阵来扛过雷罚,一旦此人度过劫数,普天之下谁还是他的对手?”龟丞相一阵惊呼,不愧是上古老古董,管中窥豹一叶知秋。

  龟丞相想明白了,那些隐匿在暗中,以往被张百仁吓住的老古董自然也想明白了。

  “吼~~~”

  东海深处,一声怒吼震动乾坤,下一刻却见一只龙爪破开海面,撕裂了虚空,带着古老苍桑的气机,周身闪烁着古老的纹路,猛然向那先天大阵打了下去。

  “不能……叫张百……仁度过……劫数”沧桑的声音自东海深处响起,断断续续沙哑无比,似乎太久不曾说话,每说几个字便要思考一会。

  “砰!”

  本来遭受天罚就不稳的大阵,此时猛然震动,虚空卷起了道道浪潮,先天大阵摇摇欲坠。

  “出手,不能叫张百仁度过劫数!”

  虽然不知东海深处的那老古董是谁,但其能撕裂时空,显然不是易与之辈。

  妖族众位大圣不知为何,竟然不由自主的遵从了那声音的命令,似乎来自于血脉深处的本能一般,纷纷向着先天大阵攻击而去。

  “轰”

  “轰”

  “轰”

  “这……”看着出手的众妖兽,人族修士俱都是面色迟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