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从容赴死
  无声无息,回应王家众位老祖的只有那满天云雾,不断覆压而下的云头。

  死亡的危机覆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,此时王家一位阳神老祖抬起头,面带愠怒的直视着云雾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莫非当真要斩尽杀绝不成?日后与我王家彻底结下死仇?”

  张百仁不语,大阵中哀嚎声不绝,一位王家老祖面色阴沉,眼中满是悲切、恼怒:“我懂了!张百仁是非要将我等逼死不可!我等不死,张百仁是绝不会收手的。”

  “此地有我王家十万部众,我等身为人祖、人父,岂能坐视家中后辈遭受劫数?人生自古唯难一死,张百仁这厮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等的,既然如此倒不如从容赴死,为族中后辈争取一线生机!”王家的一位老祖眼中露出留恋、感慨、茫然以及不甘。

  可是落入大阵中,岂还有生还的机会?

  “祖爷爷不会叫菁菁死的,菁菁不会死的!丫头莫怕!莫怕!”老祖抚摸了菁菁的额头,眼中露出一抹留恋,然后下一刻二话不说,径直纵身而起向着那满天的云雾撞了过去。

  肉身、阳神刹那间分解,什么也不曾留下,就像是瞬间蒸发了一般。

  剩下的七位老祖此时你看我我看你,其中一人道:“今我祖孙八人共同赴死,倒是一段佳话。”

  “是极,日后必然是一段佳话!”

  “诸位老祖,我先去也!”一位王家辈分稍小的老祖纵身而起,没入了云雾之中。

  “哈哈哈!我等纵使是死,也绝不能被张百仁那狗贼小瞧!与其哭哭啼啼做小女儿姿态,倒不如大丈夫从容赴死!”一位老道士面容平静,缓缓没入了云雾中,消失的不见了踪迹。

  “是极!是极!我等身为王家先辈,能牺牲己身为王家后辈求得一条生路,乃是我等的责任!”说完话又有一位老祖消失在云雾中,转念间身死道消灰飞烟灭。

  “张百仁!”王家一位老祖双眼中露出了坚定之色:“我不服!我纵使是死也不服,你依仗宝物欺负人算什么有道高真!”

  “呵呵,你莫非不是有道高真?”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声音自云雾深处传来:“请道友上路吧,之前你等八人围攻我,可没想过公平一决。”

  那王家老祖不能言语,随即二话不说转身向着云雾中扑去,转眼间便消失得一干二净,所有气机尽数被抹去。

  转眼间王家八位老祖只剩下王道灵以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,这老者转身看向了远处的人群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王岩。”

  “老祖!”人群中走出一位身材健壮,威武不凡的中年人,虽然面临死亡危机,但却依旧面色从容镇定,此时听到呼唤,疾步走出来。

  “跪下!”老祖道。

  王岩二话不说,直接跪倒在地,王家老祖瞧着王岩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我等尽去,望月妖圣身死道消,十万大山却是不能居住了,出去后你便投靠琅琊王家。”

  “弟子遵命”王岩面色恭敬的道。

  “你先立誓,日后永世不得与大都督为敌!”王家老祖面色严肃:“永世不得找大都督复仇,自今日后我王家部落与大都督恩怨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  “啊?”王家家主闻言一愣,猛然抬起头看向自家老祖,却见那老道士面色严肃,显然绝不是在开玩笑。

  “蠢货!”见到王岩吃惊的表情,王家老祖喝骂了一声:“我等尚且不是大都督对手,你等想要达到老夫的高度,说一句不客气的话,这辈子都没有希望。纵使是能达到老夫的高度又能如何?老夫不同样并非大都督一合之敌?几十年后怕大都督修为更加深不可测,你等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?”

  王岩闻言心中一惊,随即开始掐了印诀起誓:“自今日起,我王家部落与大都督恩怨就此一笔勾销,因果就此了结,绝不找大都督复仇,违者身死道消魂飞魄散。”

  听了这话,王家老祖一双眼睛看向云雾深处,看了许久后才摆摆手,意兴阑珊道:“回去吧。”

  “老祖!”王岩眼眶含泪,声音悲切。

  “人固有一死,能为我王家儿女取得一线生机,老夫死得其所!莫做小女儿姿态,大都督修为高深莫测,绝不是我王家能招惹的,你记住了!”说完话老祖转身看着王家部落,那哭嚎的无数后代,目光落在了菁菁的身上,最后看了王家部落一眼,然后就见王家老祖仰头大笑,从容的走入了云雾中,就此不见踪迹。

  “老祖!!!”王岩双拳紧握,悲愤的吼了一声,双眼充血猩红,

  人什么时候最绝望?

  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父母、亲人、你在乎的人去为你赴死,而你却无能为力的苟活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你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王家八祖死光,只剩下王道灵站在云雾下,背负双手傲视着天空中的云雾,声音冷厉道:“张百仁,你当真要与我结下死仇不成?”

  “事到如今,咱们还能缓和吗?我若是说你我之间因果就此了却,我自己都不相信!”张百仁声音自虚空缓缓传来,云雾散开一条通道,张百仁投影降临而下:“请老祖上路。”

  “我已经凝聚金身,你能耐我何?我的金身不死不灭,你能杀得死我?”王道灵瞪大眼睛,露出了一抹不屑:“待到九州结界破碎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  “你说你的本尊吗?你最好祈祷自己的本尊不要碰到我,不然定要将其抽筋扒皮泡酒喝!”张百仁嗤笑一声。

  “狂妄,我倒要看看你这剑阵如何灭我金身!”王道灵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,然后猛然迈步向着云雾中走去。

  “啊~~~”

  刚刚踏入云雾,一阵惨叫传遍整个阵图,就连那正在哭啼的十万王家众人,此时也惊得停止了哀嚎,纷纷循着声音望来。

  王道灵刚刚迈步走入大阵,肉身已经被剑阵分解,唯有金色金身在惨叫,任凭你金身千锤百炼,万劫不磨,可此时那满天云雾似乎活了过来,不断冲刷着王道灵的金身。

  诛仙剑气强势霸道,随着与那金身碰撞,王道灵不灭金身竟然一点点的被诛杀,被诛仙剑阵吞噬,成为了阵图的养料。

  “这不可能!这不可能!我的金身不死不灭万劫不磨,乃是介于法界与物质界之间的力量,你怎么可能杀得死我!你怎么可能杀得死我!”王道灵惊慌失措大叫,不断在云雾之中挣扎。

  之前王家八祖之所以毫无声息的便消失,并非不想挣扎,而是没有挣扎的资格。

  诛仙剑气一个照面便将其剿得魂飞魄散,彻底成为了诛仙剑气的养料,得自于虚空的一点先天之炁都不曾放过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可以说只要被诛仙剑阵斩杀,那便是魂飞魄散,彻底自天地间抹去的下场。

  张百仁嗤笑一声,对于王道灵的惊呼不予理会,只是任凭诛仙剑气磨灭王道灵金身。

  不过三十个呼吸,王道灵金身身死道消,彻底自天地间抹去。

  “因果!”张百仁指尖一道花瓣流转,诛仙剑阵中的力量化作一把冥冥中无形的宝剑,化作了杀劫的力量,循着因果法则向冥冥之中斩去。

  张百仁欲要借助诛仙大阵,循着冥冥之中的因果斩杀王道灵的真身。

  九州之外

  大地深处

  一只体型庞大,看不清全貌的蟾蜍蛰伏于大地,与地脉融为了一体,甚至于气机已经自天地间彻底消失,仿佛成为了大地的一部分。

  也不知这蟾蜍在大地中沉睡了多少万年,在其身上的灰尘已经形成了一座又一座的崇山峻岭,无数鸟兽、部落生活在大山中。

  草药灵芝被此蟾蜍的先天气机滋润,已经开化灵智,化作了满上奔跑的小娃娃。

  这一日

  “砰”

  群山炸裂,两座大山毫无征兆的坍塌,不知多少鸟兽山中生灵惨死,死于非命。

  “嗯?”两座堪比泰山的山川炸裂,露出了两颗水晶一般的球体,那球体闪烁着金光,无尽法则之力在球体中流转:“何人灭我金身?竟然还想着要诛杀本座本体,当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
  这两颗球体水晶竟然是妖兽的眼睛,那两座山川便是生长在妖兽的眼皮上。

  此时感受到跨界而来追杀而至的气机,妖兽猛然睁开眼睛,霎时间在其眼皮上形成的大山崩裂。

  两道法则之光流转,在虚空中不断扭曲,化作两道神光绞杀而出,与冥冥之中跨界而来的杀机碰撞在一处。

  杀机泯灭,蟾蜍的两只眼睛内一点点血泪流转,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:“好强的杀机,好厉害的手段,竟然敢磨灭本尊金身,待到九州结界破碎,老夫定要与你好生清算这一笔账,咱们没完。”

  说完话王道灵闭上眼睛,群山再次恢复了寂静,无数妖兽赶来查看,却不见半点异状,俱都是纷纷无功而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