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鬼门关现
  张百仁近些年寻找不周山的典籍、隐秘,此事天下皆知,稍微有点道行的人都知道,涿郡哪位对于传说中的不周山起了兴趣。

  瞧着袁守城,张百仁歪着脑袋,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。

  此时袁守城已经盘坐在柳树下,身前棋盘摆好,笑看着张百仁:“莫非都督不敢?”

  “哦?”张百仁转过头:“我在想你话语里有几分真假。”

  袁守城苦笑,自怀中掏出一卷书籍,摆放在棋盘上:“都督可知上古山海经?”

  “你这卷莫非是山海经?”张百仁闻言眼睛一亮。

  “是山海经不错,但却只是山海经的一部分”袁守城道。

  张百仁来到棋盘前,一双眼睛扫过那经卷,是不知名的皮子制成,其内有道道玄妙莫测的气机,叫人看起来有些熟悉之感。

  “那一卷?”张百仁目光灼灼道。

  “恰巧,这一卷乃是《山海经?大荒西卷》,里面记载了一些不周山的事情”袁守城看着张百仁:“只要都督肯与我赌一盘,不论胜负这山海经贫道都双手奉上。若贫道侥幸赢了,那鬼门关之事还要有劳都督出手,这山海经道人也双手奉上。”

  “你倒是拿住了我的死穴,叫我拒绝不得!”张百仁仔细的盯着袁守城看了一会,然后方才坐在袁守城对面,伸出手拿起了身前的棋子:“猜先后!”

  “都督修为通天彻底,算术亦天下间少有敌手,都督理应让老道一招才是”袁守城二话不说直接拿起了身前棋子直接落下。

  “哦?”张百仁放下手中棋子,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袁守城:“我倒要看你玩什么花样!”

  张百仁拿起棋子,落在了右上角,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看着袁天罡:“你应该知道,我被人道压制了七成力量,纵使是出手,也绝难逆转战局。”

  “而且……”张百仁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中的日蚀:“时间怕也来不及了。”

  时间确实是来不及了,一盘棋下完至少要半个时辰,而日蚀只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就够了。

  “贫道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,其余的只能各安天命”袁守城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都督不为百姓考虑,总归要为了七夕考虑,若是鬼门关打开,都督觉得七夕日后生活在鬼蜮乱世,会幸福安宁?”

  “我可以护持的住她!护持一个人总比护持天下百姓要来得轻松”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捻起一颗棋子,磨砂一番落了下去。

  虚空中风起云涌,随着日蚀的降临,一股晦涩莫名的力量在虚空中降临,卷起了道道不可思议的奇怪异象。

  有魔神的虚影在空中咆哮,远古异兽在黑暗中嘶吼,还有数不清的怪异众生摩弄乾坤,有不可思议之威。

  随着天空中的黯淡降临,血池在不断翻滚,玄冥手中一道道古老印诀流转不定,一阵阵沧桑的气机在天地间发酵弥漫,血池不断扭曲,似乎有什么古老之物在血池中复活。

  “嗯?”张衡刚刚迈步跨入虚空,降临中土地界,便止住了脚步,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中不断侵蚀的木星。

  “阁下不知是远古哪位前辈,竟然摩弄乾坤更改日月运行的轨迹,这般大因果绝对是吃力不讨好,阁下此举未免太过于害人害己!”张衡声音传遍星空。

  没有回答张衡的话,那一根龙指依旧在不紧不慢的推动着木星,随着木星偏离轨道,其余的星辰此时亦仿佛引起了连锁反应,打破平衡之后开始蠢蠢欲动,似乎随时都可能偏离轨迹。

  星辰就像是一颗颗维持着平衡的多古诺纸牌,一旦其中一只倒塌,必然会引得连锁反应。

  日月星辰就像是一块块磁铁,此时同性相斥异性相吸,维持在某一个微妙的平衡。

  现在东海深处的强者推动日月星辰,更改乾坤轨迹,瞬间打破了平衡,惹得星空中万千星辰不断躁动暴乱。

  不过星空蕴含着无尽玄妙,这世间除了日月星辰之外,尚且还有一种力量唤作是:法则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星空有属于星空的法则,一股波动强行逆转虚空,替补了木星的空缺。

  但是单单替补木星的空缺还不够,木星此时偏移轨迹,星辰之力随着自身的移动会影响其余周边的星辰,从而引起连锁反应,星空还要将木星散发出的力量波动尽数抹去。

  这样一来,花费的代价可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星空有属于自己的法则,此时东海大能欲要逆转星宿,当然不会被星空允许,惹得了星空的反击,无尽的反噬力量向着那一根手指作用了过去。

  “喝!”

  星空的反噬,就算东海深处那尊强大的存在也吃不消,手中此时拿出一只龟壳,随手向着星空深处一抛。

  只见龟壳上先天八卦转动,混沌之气流转,星空带来的反噬竟然尽数被那龟壳磨灭吞噬,成为了龟壳的养料。

  失去了星空的反噬,在来推动星辰,却是容易的多了。

  此时随着星辰在那玄妙的节点遮掩了日光,人族大地形成了玄妙的日蚀,只是伴随着日蚀的诞生,人世间一道道诡异的气机自大地深处钻出,有虚空中传来一阵阵狰狞的咆哮,一道道魔影咆哮挣扎着穿梭次元,降临人间界。

  “这就是幽暗之灵吗?”张百仁黏住棋子,侧头看向虚空,眼中露出一抹奇怪之色。

  “怎么?”袁守城随着张百仁的目光望去,随即下一刻面色狂变:“那是什么?”

  “我称之为反物质力量,在修士口中称之为域外邪魔!”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落下一颗棋子。

  “天外邪魔?”袁守城顿时面色难看。

  所谓的天外并不是天地之外,而是法界之外,不归属法界的力量。

  天地有阴阳,雷电有正负。世界自然也是这般,分为阴阳两界,或者说成是物质界与反物质界。

 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,唯有发生日蚀,天地间才会在一刹那诞生反物质,然后反物质界的生灵找到寄生的依凭,借此到物质界捣乱。

  反物质界并不存在,就像是一个镜子,与镜子中的倒影。唯有发生日蚀扭曲了虚空,才会使得镜子中的影像活过来。

  (作者不是要开地图……没有反物质界,所谓的域外天魔,便是如上解释,镜子的镜面而已)

  域外天魔太过于难缠,因为物质界的力量对于天魔来说毫无用处,想要降服天魔的唯有法则。

  法则之力的是相同的!

  法界其实就是那镜子中的倒影,而现实物质界就是真实的物质界,唯有法界强参悟了阳神大道,才能干涉物质界,在物质界显圣,可见其难也。

  至于说寻常道人,没有修炼出元神、阳神,虽道功在身,能够施展一些妙诀,但却也不过是点点滴滴,不足为道。

  时空在黑暗中扭曲,随着玄冥的召唤,只见冥冥中一道门户显露出来。

  此时日蚀的力量笼罩而下,张衡等人在日蚀之外停住脚步,眼睁睁的看着魔神动手打开鬼门关,却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  日月之力,星空法则之力在激荡,阳神强者进去便会教你做人。

  天地就是一尊烘炉,而人不过是寻常的一株树苗、干柴罢了,虽然吸取日月精华进化,但却如何经受得住日月之力的洗炼?

  空间扭曲

  在无尽的黝黑之中,一道道诡异的气机显现而出,一尊古老沧桑的门户悄然出现在血池上方。

  门户高千丈,黝黑深邃,上面雕刻着无数鬼怪狰狞的面孔,无数生灵的面孔在鬼门关上游走。

  此时虚空寂静,法则波动停止,鬼门关似乎有无匹伟力,镇压了一方时空,禁断了一切法。

  可惜

  此时鬼门关紧紧闭合,在鬼门关背后,铺天盖地的喊杀声透过鬼门关传来,那强烈的杀机即便是隔着鬼门关,也叫人心惊胆颤。

  血

  殷红色血液自鬼门关背后流出,滴落虚空消失不见了踪迹。

  “嗡~~~”

  尘封了不知多少年的鬼门关似乎感受到日蚀的力量,竟然微微一震,不断吸纳着属于日蚀带来的幽暗之力。

  随着无尽日蚀之力的没入,鬼门关上无数的恶鬼似乎活了过来,纷纷仰天咆哮欲要从鬼门关内冲出来。

  “嗡~~~”

  一尊金色的印玺印记凭空出现在鬼门关上,然后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金光,化作一只金龙咆哮一声,无数鬼魂面孔纷纷崩裂,但是下一刻却有更多的鬼怪面孔填补了上来。

  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

  金色印记张百仁看得清楚,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,那是始皇帝的印玺,属于始皇的封印。

  “呜嗷~~~”

  鬼门关前一声吼叫,此时众人循着那声音望去,才看到鬼门关前两只不知是什么怪物所化的石雕此时不断挣扎咆哮,吞噬着天地间的幽暗之力,欲要从鬼门关前冲出来,随时都可能复活。

  鬼门关!

  这就是鬼门关!

  高千丈,宽百丈,石门古朴幽暗,整座门户与黑暗融为一体,连接着一方未知的世界。

  ps:第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