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小船翻了!
  张百仁一只手掌把玩着棋子,随手上下抛飞,得意洋洋的看着袁守城:“如今棋盘已经成为了死局,不论你在哪里落子,我都会逐渐屠了你的大龙,叫你满盘皆输。除非老天叫我输,或者我这颗棋子胡乱掉在棋盘上,而且还恰恰是天元的位置,你才能反败为胜,不过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哈哈哈!哈哈哈!这山海经我是要定了。”

  此时袁守城汗如雨下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,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张百仁:“大都督,此乃涉及到我人族生死存亡之大劫,难道都督当真狠辣无情,坐观我人族就此毁灭,天下百姓遭受浩劫不成?”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张百仁大笑出声,前仰后合的笑着,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脸上嘲讽的意味就算三岁小孩子都看得出。

  “这山海经,我就却之不恭了”张百仁伸出手按在袁守城身前的山海经上,眼中满是笑容:“不是我不想出手,而是人道压制了本座七成力量,莫说是那鬼门关前的魔神,就算寻常阳神修士,都能压制与我,你莫非叫本座去送死吗?”

  “都督,话不能这么说,您的底细老道我还不知道?天子龙气或许能压制张衡教祖、世尊佛祖,但绝对压制不得都督的诛仙剑气!诛仙剑气乃先天之属,天子龙气根本就无法克制,都督您好生考虑一番,须知皮将不存毛将焉附?人族覆灭,都督也未必会好过”袁守城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之前是你自己说的,你要与我赌一局,是你自己赢不了,还能怪我?”张百仁目光自山海经上移开,一双眼睛看着袁守城。

 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袁守城苦笑,棋局已经落得这般地步,你叫他怎么下?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后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,我不都是说了吗?只要我这颗棋子胡乱落在棋盘,而且还恰巧落在天元的位置,你还能反败为胜的嘛!棋路我都告诉你了,你自己想不出办法,我能怎么办?”张百仁的眼中满是戏虐。

  “我……”袁守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一双眼睛似乎要喷火:“都督,你简直是欺人太甚!你这分明在逗我玩,普天之下谁能在你手中落下那颗棋子。”

  远方阴气冲霄,气场碰撞卷起了一阵狂风,即便是隔着千里之外,庭院中也忽然风暴卷起,沙尘摇曳吹得柳树不断摇摆。

  “哗啦啦~~~”

  山海经书页在狂风中迅速的来回翻动着,然后被一股刮过的狂风卷起,欲要向着远方飞去。

  “好强的气场!”张百仁一掌伸出,向着山海经摄拿而去。

  “啪嗒!”

  书卷被其拿在手中,但是张百仁却勃然变色,连忙向着眼前的虚空看去,只见一股奇怪的力道伴随着狂风竟然吹偏了其手中抛飞的黑棋轨迹,然后失之毫厘的落在了棋盘上,在棋盘上不断来回滚动。

  张百仁瞳孔紧缩,眼睛中怒火流转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棋子,只见棋子在棋盘上歪歪区区的转动,竟然不差一分恰巧落在了天元之上。

  “混账!”张百仁一掌猛然拍在了棋盘上,却见棋子纷飞,四处飞溅:“何人胆敢暗算我!”

  袁守城此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棋盘,看着那落在天元上的棋子,随即猛然露出狂喜之色,对着张百仁抱拳道:“大都督高义!大都督不愧是我人族绝顶高手,虽然嘴上说不管我人族大势,不顾我人族死活,但心中还是心怀百姓、心怀天下的。”

  “老道士,是不是你算计我!”张百仁一把攥住了袁守城衣领,双眼死死的盯着袁守城。

  “大都督,你不必装了,老道了解,你是故意借助狂风将棋子落在天元的位置,然后找个借口、台阶作为出手的借口,虽然人族负了你,但你却始终念念不忘心怀人族,咱们都懂得!都懂得!”袁守城心照不宣,露出一副你知我我知的表情。

  “你懂个个屁!”张百仁气的想要骂人,一把推开袁守城,眼中满是懊恼之色,心中却清楚这不是袁守城算计的,袁守城的力量是命运之力,自己已经触及命运法则,袁守城若出手绝对瞒不过自己的眼睛。

  不是命运之力,那是什么?

  “这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谁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出手却不被我发现踪迹,除非是仙人!!!”张百仁话语里充满了忌惮、难以置信。

  “都督,不必演戏了,这一局你输定了,如今出手的台阶有了,你还是速速出手解决了祸患。一旦天黑,众鬼怪没了大日之力的压制,到时候百鬼夜行不可想象,人间界必然生灵涂炭。都督若能平衡祸患,必然功德无量啊……”袁守城笑眯眯的一拂袖子,被张百仁拍乱的棋子纷纷复原。

  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端坐在哪里,听了袁守城的话后只想抽他,什么叫做功德无量?

  这特么人道生死存亡,管天道什么事情?

  “袁守城,本座发现越来越看不懂你了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袁守城。

  “嗯?”袁守城一愣。

  “还不回涿郡守墓!”张百仁恨得咬牙切齿,若非这袁守城多事,自己怎么会被人算计?

  “是是是”袁守城二话不说,屁颠屁颠的向着远处跑去,转眼间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“真该死,究竟是谁在算计我?巧合,不可能吧?普天之下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?若说有人出手算计,我不可能察觉不到对方出手的痕迹”张百仁面色凝重,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沉。

  正说着,只见天边一道道流光闪烁,道门众位高真已经到了张百仁的院子里。

  不要问众位高真,为什么能找到张百仁的院子,依照袁守城的性子,这等大事当前,不可能守口如瓶。

  “百仁!”张衡道了一声。

 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收敛了棋盘上棋子,然后对着身边左丘无忌道:“取我人种袋来!”

  之前约定的事情,张百仁当然要做到。张百仁不是那种乘人之危背信弃义之辈,更何况各大道观也没有什么值得他算计的。

  “都督,此事该如何解决?”尹轨走上前来。

  迎着众位道人期盼、忐忑的眼神,张百仁一挥手制止了众人的话,然后接过了左丘无忌手中的人种袋:“不必说了!”

  一句不必说了,众人已经懂了张百仁的意思,俱都是面色复杂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之前众人那般大的冲突,人道那般大的压制,张百仁此时以德报怨,倒是令众人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、内疚。

  “我终究是人!”张百仁话语落下,转身离去。

  观自在见状二话不说立即跟了上前,与张百仁并肩走在一处:“有把握吗?”

  “我已经练成了诛仙剑阵,若想要依靠数量来战胜我,根本就不现实!莫说眼前区区鬼怪,便是阴司大军倾巢而出,只要我的诛仙剑阵不破,谁又能奈我何?再多的恶鬼也降得住”张百仁转身看向观自在,然后沉默一会,方才将人种袋递给了她:“眼下鬼门关开,对于人种袋来说也是一个机会。大乘佛教刚刚立下,尚且缺少镇压气数的宝物,这人种袋若能在大劫中蜕变,足以镇压佛家气数。”

  观自在接过人种袋没有说谢,二人之间也不必说谢。

  道侣两个字,绝不说说那么简单,乃是求道之路生死与共的盟约。

  “燃灯法身或许可以趁机大成,化作无上金身,对我来说倒也是个机缘”观自在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这次事情是大乘佛门的一个机会,你此次只管祭炼人种袋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,我倒想出一个令道门心甘情愿传播大乘佛法的机会。”

  “你莫要乱来,你现在背负的人道因果太大,若胆敢乱来,人间界必然无你容身之处!”观自在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张百仁:“我大乘佛法可以慢慢传播,你万万不可自毁前途。”

  “呵呵,自毁前途的事情我怎么会做?这件事纵使是我不做,人道压制了我七成力量,难道就有我出路了吗?”张百仁慢慢低下头:“压制七成与压制十成,又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再说了,我若不出手,人道毁灭就在一夕之间,我难道还不能为自家人谋私?”张百仁嗤笑一声:“既叫我出工出力,却又不给我好处,反而不断压制我,我若不是傻子,肯定不会出手。”

  观自在苦笑:“百姓日后终究会识得你的好,我会替你潜移默化中宣传功德,叫百姓重新认识你、感激你,人道的压制自然会减弱。”

  “不必!区区人道力量,我并不曾放在眼中!”张百仁摆摆手制止了观自在的话:“百姓最好别感激我,最好恨我恨到骨子里,这样一来日后发生劫数,我也有袖手旁观的理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