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世尊指点,我是真的我!
  话说到一半,张百仁忽然顿住脚步,一双眼睛看向前方,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:“世尊?”

  一袭白衣的世尊正站在前方的山头,气机逸散而出牵引着张百仁,拦住了张百仁的去路。

  “阿弥陀佛,和尚见过道友”世尊双手合十,周身佛光流转,眼中佛性在涌动。

  瞧着世尊眼中流动的佛性,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,面色凝重起来:“你这和尚好本事,居然要突破了!”

  世尊笑着道:“都督也说了,和尚是快要突破了,但却迟迟不曾突破。”

 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世尊,心中开始凝重起来,世尊本来便是老聃弟子,天下绝顶一流,若再叫其突破,只怕距离成仙不远了。

  纵使是不能成仙,也只差了惊瑞的机缘而已。

  “拦我所为何事?”张百仁开口,面色郑重起来。

  “和尚欲要与都督求一个缘法,还望都督能够应允,成道之恩不敢忘怀”世尊双手合十拜了一拜。

  “是何缘法?”张百仁看着世尊,然后再看看观自在。

  “不知,和尚苦修千年,自老聃出函谷关登仙而去后,便一直苦修。前些年犯了嗔戒,熔炼了菩提树,害得菩提树就此道果了却,如今和尚幡然醒悟,只差一具金身斩出,便可踏入那妙不可测的境界,这机缘还要落在都督身上,落在这阴司地府身上”世尊眼中露出一抹感慨。

  眼下世尊气质出尘,飘然若仙,当真可以称得上一声‘真佛’。

  “法师好悟性!”张百仁赞了一声,他还以为世尊要再过几百年才能从嗔戒之中超脱出来,不曾想世尊居然这般快参悟了菩提妙境。

  佛门是世尊的大道根基,其修行关窍所在,在这数百年中世尊参悟妙法,费尽心思与道门不断争斗,却是已经失去了平常心。

  君不见教祖张道陵等人皆已经踏入轮回潜修,关于道教的事情早就不管不问。

  道教也好,佛教也罢,都只是其一种法的演化,佛法才是根本,教派其次。

  只是这些年世尊走错了路,耽搁了不少岁月,如今忽然堪破,却是已经有了成仙的资格。

  “哎!我辈修行中人,前路艰险,和尚只是有缘得老聃讲道,尹喜却是老聃的亲传弟子,不能比啊!中土人杰无数,就算后起之秀张道陵凭空开创教派,道行也不弱于我”世尊面色祥和:“只待这次斩去最后一尊法身,便可成就大道,日后禅宗入大乘,只希望道友不要被佛门迷了本性,步了和尚的后尘。”

  观自在闻言凛然,对着世尊恭敬一礼:“多谢道友点化。”

  别看世尊没有说什么妙诀,到了观自在这种境界,已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,妙诀之类反而没有那么重要。世尊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但却是金石之言,修行的关隘所在。

  “法师既然不知机缘,不如随我走一遭如何?”张百仁笑着道。

  “善哉,和尚也是人族的一份子,虽然修为暂且破关,无法大动干戈,但却也理应为人族出一份力量”世尊笑着点点头。

  三人一路向着那鬼门关而去,世尊脚踏祥云,忽然开口道:“有件事,不知当不当说。”

  “法师但讲无妨”张百仁笑容温和。

  “都督的心境似乎出现了大问题”世尊看着张百仁花白的发丝。

  “法师何以教我?”张百仁一愣,随即面色凝重起来,对着世尊恭敬一礼。

  心境是眼下张百仁的心头之患。

  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世尊笑着道: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

  张百仁闻言一愣,忽然顿住了的脚步,一双眼睛看着世尊,眼中露出了所有所思之色,只是却抓不住重点。

  张百仁终究修行年月太短,与世尊这等高手比起来,底蕴积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。

  “都督且听歌诀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;本来无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世尊利用了五祖的歌诀点化张百仁。

  张百仁闻言站定,眼中露出思索之色,眼见着天边日头逐渐西斜,无尽恶鬼欢呼咆哮,才蓦然一叹:“亏得我还经常念叨这句歌诀,自己却是迟迟不能参悟明白。”

  远方道门众位高真看着天边落日,再看看暴涨千丈的阴气光柱,急得焦头烂额,但却不敢说些什么,只能遥遥的在远处看着。

  “五祖大智慧!”张百仁周身花白相间的头发竟然瞬间化作青丝,本来中年的面孔亦返老还童逆生长,恢复了十八岁的面孔。

  “哈哈哈,都督果然是个妙人,有大智慧!”世尊笑着道。

  “这个情在下领了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,扫过远处的道门众位高真,随即冷冷一哼:“这些老家伙,未必不知此中关窍,但却迟迟不肯告诉我,却是巴不得我踏入天人大道,再也不插手人世间的事情。”

  一边观自在此时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背后身形模糊,似乎有人影摇曳,没入了三尊金身之中。

  “都督是踏入了知见障,算不得人情”世尊摇摇头,如今世尊与往日确实是不一样。

  张百仁摇摇头:“人在其中,不见其障。若无法师点化,我怕这辈子都无法窥破此障碍,也许下一秒就能参悟,谁能说得准呢?”

  你倒是三人在此打什么哑谜?

  其实心如明镜,不论是天人心境也好,还是凡俗心境也罢,都是那明镜上的尘埃,遮掩了自己的本心!任凭你天人、凡心,我只需遵从本心,其余的管那么多作甚?

  如此一来,自然不存在什么天人问题,更不存在羽化天人与坠入凡尘,只不过是张百仁的行事方式会被诛仙四剑影响罢了。

  说起来简单,但要参悟其中关窍,何其难也!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世尊与张百仁都是苦命的人,世尊苦苦争斗数百年,方才在今日一朝参悟妙境,可见修行想要前进每一步,都要付出何等的艰辛。

  世尊欲要借助张百仁寻找机缘,自然不吝啬指点张百仁。

  远方

  道门众位高真俱都是变了颜色,张衡双拳在袖子里紧紧握住:“本想着日后关键时刻卖人情,不曾想居然被这和尚坏了算计。”

  此时张百仁心境已经蜕变,手中拿出一颗金黄色莲子,递给了世尊:“当年道信转世,却是有我算计,如今承蒙佛门人情,恩怨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  “善哉!善哉!道信若知道这个消息,定然不知道欢喜成什么样子!”世尊面带笑容,随即低下头认真的看着张百仁,眼中满是震惊:“这并非当年我佛门给阁下的莲子,莫非都督又自己培育出了新的莲子不成?”

  张百仁笑着点点头,然后继续向前走。

  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的背影,眼中满是骇然:“都督怎么做到的?这莲子除了八宝功德池外,唯有仙人才能种下。”

  看了看天边的夕阳,张百仁笑而不语,来到了那鬼门关前,瞧着铺天盖地无穷无尽的鬼魂,在黑雾中狰狞咆哮,欲要择人而噬。

  “东海”张百仁手指伸出,一颗紫色龙珠在掌心中旋转。

  “祭炼人种袋”张百仁看向了观自在。

  观自在闻言点点头,自手中拿出一只灰色古朴的兽皮袋子,道道玄妙莫测的符文在兽皮袋子上流转不定,接着只见观自在口中念诀,那人种袋迎风便长,随手一抛就见人种袋散发出一股吸力,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的厉鬼被人种袋吸摄吞噬而来,刹那间成为了人种袋的养料。

  只是下方风暴中的厉鬼数不尽数,不知有多少,人种袋吸扯的那些只是杯水车薪。

  “张百仁,素闻你天下第一,神通无双,不知这一劫你怎么破”奢比尸站在下方的风暴中心,任凭恶鬼呼啸,但是其周身三丈内却一片真空清净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我就知道,是你等魔神捣得鬼”张百仁把玩着手中的龙珠,然后一双眼睛看向东海方向:“那个方向,不知是东海中的哪位大能?”

  “覆灭人族乃是诸天百族的意愿!你挡不得!”奢比尸不紧不慢道:“看到没有,鬼门关就在我身后,可惜你接触不得。”

  这般铺天盖地的厉鬼,莫说是张百仁,就算仙人下凡,怕也要被瞬间一个照面啃的皮毛不剩。

  见到奢比尸不肯泄露东海的机密,张百仁嗤笑一声:“我又何必着急,早晚有朝一日,我要进入东海,叫其知晓本座的厉害。”

  说完话张百仁手中龙珠散发出道道紫光,刹那间无尽雷光在其周身纵横:“不管你有什么隐秘,藏着什么样的秘密,既然被我张百仁种下魔种,你就休想有脱劫而出的一日。”

  “雷来!”

  张百仁一声呵斥,刹那间风起云涌,虚空变了颜色,一层层黑压压的乌云凭空涌现,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,将张百仁的身形拖住,席卷百里地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