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诛仙阵图现
  “我说,要有雷!”

  张百仁话语里蕴含着一种玄妙的韵律,与其身前的龙珠共振感应,下一刻只见虚空中点点雷光流转,一道玄妙波动自龙珠内扩散而出,云层中似乎引起了连锁反应,方圆百里的黑云瞬间‘点亮’,无穷雷电在云层中游走,照亮了整片云层。

  “嗡~~~”

  下一刻只见龙珠旋转,方圆百里云层中的雷电仿佛活了过来般,纷纷拥簇在一起向龙珠内灌注而来,方圆百里的雷电竟然尽数为龙珠所吸收,转眼间晴空万里,不见半点阴霾。

  只是此时龙珠似乎一盏小太阳,照亮了方圆几十里虚空,只见那龙珠一阵扭曲,竟然化作了一只雷电神龙,由小蛇大小不断胀大,虚空似乎坍塌,无穷尽的雷电自次元中灌入了雷龙身躯,不过转眼间雷龙便已经化作了方圆百里大小。

  你以为张百仁召唤祖龙龙珠是为了诛杀鬼门关前的众鬼怪?

  实际上有点想多了,张百仁手掌伸出,虚空一阵扭曲,雷龙压塌虚无,延缓身躯围绕着眼前的虚空一阵扭曲,然后庞大的身躯将那占地方圆几十里的鬼门关所在环绕住。

  张百仁施展雷龙,不过是为了防止鬼门关前的无数鬼怪狗急跳墙逃窜出去罢了,单凭一个龙珠就想消灭鬼门关前的无数恶鬼,根本就不现实。

  而且这里汇聚了无数鬼魂,对于张百仁来说也是无上机缘,诛仙阵图若能吞噬了无数鬼魂,修为必然会大进,更加强大、进化,张百仁怎么会舍得将那无数鬼魂就此销毁?。

  “张百仁,你不必故弄玄虚,有什么本事尽管施展出来,你若能击败这无数鬼魂,算老夫输!”玄冥自血池前走出来,透过无数鬼魂看向高空中的张百仁。

  扫过了天边的夕阳余晖,张百仁手掌一抖,一道卷轴被其拿在手中:“且叫尔等看看本座手段!”

  诛仙剑阵?

  不!

  用诛仙剑阵未免太过于看得起对方了,诛仙剑阵是用来诛杀强者的,眼下这些鬼魂虽然数量多,但对于诛仙剑气来说,一道剑气不知能斩杀多少。

  不过,即便仅仅只是一张阵图,却也有着不可揣测的神威。

  “且叫你见识一番本座的手段,若在度过雷劫之前,我或许当真拿你没办法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间界被恶鬼肆虐,但是现在?”张百仁缓缓摊开阵图,然后轻轻一抖,只见阵图迎风便长,刹那间覆压寰宇,将整个鬼门关上空的领域笼罩住。

  一丝丝不朽的气机自阵图中散发出来,瞬间镇压万古时空,有无可匹敌的意志展现而出,似乎跨越了万古时空,一股杀机不经意间泄露而出,骇得远方众道人面色凝滞,阳神发冷失去了念头,大脑一片空白,似乎刹那间被冻结了意志,一切思维、时空俱都在瞬间远去。

  如果说诛仙阵图就是诛仙剑阵,倒也没有错,毕竟诛仙剑阵内驻扎着四尊神灵,诛仙阵图就是诛仙剑阵。

  不过运转诛仙阵图,是张百仁阳神操控的,而诛仙剑阵乃是四神操控主持,双方差距天差地别,不可以道里计。

  不过诛仙阵图神威内敛而不散,唯有张百仁不经意间扩散而出的那一缕杀机,便凝固了百里时空,叫人犹若刀俎下的鱼肉,只能等死。

  这般恐怖的感觉,惊得道门众人纷纷后退,面色骇然的看着那身穿道袍的男子,眼中满是惊惧。

  “这是何等宝物?”张衡咽了一口口水,缓了缓有些发干的嗓子。

  一边陆敬修眼皮狂跳,露出了一抹骇然:“大都督手段果然深不可测,即便有人道压制,却依旧有如此实力,那无意中泄露出的一丝杀机便叫我阳神痛煞,真不知直面那阵图,会有何等的恐怖。只怕我等一个照面,便会被阵图绞杀。”

  不远处王家老祖眼皮狂跳,尹轨诧异的看着王家众位道人:“你等屡次与大都督为难,居然还活在世上,蹦蹦跳跳毫发无伤,简直是叫人惊掉一地大牙,当真是邀天之幸。”

  “我看是大都督从来都不曾将王家放在眼中,一直不曾较真,不然如此阵图之下,岂还有活路?”一边灵宝派老祖慢慢悠悠道。

  话虽如此,但王家人却没有反驳,场中众人俱都是死死的盯着那大阵。如此恐怖的阵图,若日后对付自己,自己该如何应付?自己是否会有生机?

  任凭众人心中如何推算,都是只有一个下场,死路一条。

  这是何等恐怖,阳神强者来去无踪,念动间千山万水五岳八荒,但是却逃不出一个小小的阵法,岂不是悲哀?

  你苦苦修持千百年,一旦被那阵图笼罩,千百年道行化作流水,又能如何?

  张百仁脚踏诛仙阵图,俯视着阵图下的万千鬼魂以及骇然变色的奢比尸与玄冥。

  这阵图太恐怖,恐怖的叫人心惊。

  下方本来面色放松的奢比尸与玄冥二人如炸了毛的兔子般,猛然站起身看向了上方的阵图。

  一股无形气机垂落,将整个鬼门关地界笼罩住,彻底封死。

  “你这是何等手段?”世尊眼中满是凝重,一双眼睛看着那阵图上风轻云淡的背影,手中念珠不由得紧紧攥住:“这才是大都督真正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,阵图便有如此威能,不知大阵真的展开,又该是何等恐怖。只怕是……只怕是……。”

  世尊心中念头强行止住,根本就不敢多想,之前阵图中泄露出的一线杀机,已经叫其心中骇然,阳神僵硬根本就失去了意志,若非其佛法精湛突破在即,只怕那一道杀机已经夺了其心神。

  “怪不得十万大山中天降雷霆,这等凶物天理难容,就连天地也感觉到了威胁,欲要将其毁去!”世尊默然喧了一声佛号佛号:“好在都督堪破了天人心境,若真叫其踏入天人大道,观天之道执天之行,只怕这浩荡人间不知多少人要就此喋血。”

  “张百仁,你这厮又在搞什么诡计?”奢比尸声音都变了。

  杀机!

  前所未有的杀机笼罩在其心头,骇得他有些失态,一股死亡危机在心中升起。

  奢比尸活了亿万年,就算女娲时代的女娲娘娘都不能将其镇杀,只能将其封印,现如今他居然在一个后辈的身上察觉到了死亡陨落的危机,你叫其如何不惊怒?

  先天神祗天生神异,对于预感还是非常准的,他既然察觉到了陨落危机,那便代表着自己真的会陨落。

  仙道大世即将临近,奢比尸若真有勇气赴死,也不会任凭女娲娘娘封印其亿万年,忍受亿万年的孤独。

  能活着,谁都不愿意死去,对于先天神祗来说更是这样。

  本来慵懒的奢比尸与玄冥瞬间犹若豹子一般精神抖擞起来,双眼死死的盯着悬浮于虚空中,封锁了九天十地的阵图,眼中露出一抹骇然。

  “诸位试试就知道了!”张百仁不动如山,盘坐在诛仙阵图上,一双眼睛看向观自在。

  他在等!

  等观自在手中诛仙阵图蜕变,然后自己在出手横扫此地的恶鬼。

  天边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沉寂,阵中恶鬼开始沸腾、咆哮,远方道门众位高真心脏高悬,精气神紧绷,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挡住!你可千万要镇住,决不能叫恶鬼肆虐人间,不然我人族麻烦大了!”张衡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手指不由自主攥紧,露出了一抹紧张、期待、忐忑。

  张衡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其余的人?

  此时众位道门高真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,周身法力波动流转,封锁四方随时准备援手,镇压突围而出的恶鬼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世尊开始念诵佛经,欲要度化鬼门关前的恶鬼,如今大劫当前,能度化多少便度化多少,总归是要贡献出自己的一部分力量。

  天边最后的一缕夕阳沉落,满天繁星显露,只听得一阵阵刺耳的咆哮声冲霄卷起,犹若是下山的饿虎,无数恶鬼此时争先恐后的向着那繁花似锦的人间界而去。

  “滋啦~”

  “滋啦~”

  “滋啦~”

  虚空扭曲,然后就见一道道杀机凭空自现,无尽的诛仙剑气虚空而生,任凭你鬼魂无数,那一道无形屏障却成了铁关,叫你难以跨度。

  无数的恶鬼淬不及防的冲撞在了无形屏障之上,瞬间被诛仙剑气绞杀,然后成为了诛仙剑阵的养料,源源不断的滋润着诛仙阵图。

  “呵呵!”看着下界不断咆哮欲要冲出的恶鬼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:“尔等恶鬼与诛仙剑气乃是本质上的差距,就像是一块豆腐与钢针,任凭你豆腐如何磨练,钢针依旧是钢针,不会有半点损耗。”

  此时伴随着无数鬼魂的死亡,诛仙阵图上不朽的符文在快速衍生,本来受伤的四位神祗,在源源不断的恶鬼之力供给下,正在全速恢复。

  “这是属于我张百仁的机缘!一个人的机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