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气数未尽!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“咦?”张百仁动作忽然顿住,转身看向气势汹汹的巫不樊,眼中露出诧异之色:“巫不樊敢和奢比尸叫板?”

    “除非他练成了十二生肖神蛊,亦或者说是炼出了五行帝王蛊”观自在打量着巫不樊,眼中露出一抹凝重:“看其身形似龙,仿若云龙九现,怕是已经练成了神龙蛊,已经踏入长生大道,成为了长生中人!”

    “神龙蛊?”张百仁目光认真的向巫不樊看去,他从来不敢小看蛊虫之道,蛊虫之道虽不能成仙,但却可以长生。

    是真的长生!不是道门中转世轮回这种伪长生!

    南疆巫神教,乃是继承了中土巫蛊大道,其穷尽一生心思,便是炼制出一只神蛊,将蛊虫血脉返祖,逆炼出先天血脉,有了先天血脉的神兽,长生不死自然不在话下,可以称得上是与天同寿。

    然后在夺舍了先天蛊虫,夺舍其根基、命数,借助先天血脉之力,与天地同存。

    当然了,巫蛊大道毕竟是秦汉之前的修行大道,长生之法还是有的,那便是逆炼出五行帝王蛊,借助五行帝王蛊,有一线机会成仙了道。

    巫不樊既然胆敢与奢比尸叫板,必然是有所突破,甚至于练成了传说中的神蛊。

    逆炼出一只血脉返祖的先天神兽,这是何等艰难、何等的造化,需要何等的气运?

    凡人怕穷尽一生,也难以得窥其门路。

    “除害?”奢比尸冷然一笑,一双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视着远方的张百仁,眼中露出一抹怪异之色。

    瞧着奢比尸周身法力涌动,一边玄冥低声道:“人族如今镇压了鬼门关,下一个目标怕就是拿咱们开刀,你切莫被巫不樊纠缠住,免得被人开刀!眼下人族大能齐聚,更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张百仁,你若是被镇压,怕是要错过眼下惊瑞大世。”

    奢比尸闻言深吸一口气,一双眼睛扫过众人,然后再看看收服鬼门关的张百仁,冷冷一喝:“走!”

    身为先天魔神,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主,但面对着深不可测的张百仁,占据了天下大势的人族,奢比尸能怎么办?

    他尚未恢复到全盛时期,面对着人族众位大能高真,只能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而且最关键的是,张百仁那诛仙剑阵,着实是将他吓着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先天神祗都不惧怕人道气数的压制,张百仁的诛仙四神代表着天地劫数,也只是一个例外,代表着天地万物的终结,代表着诸神的黄昏。

    “嗖~”

    玄冥与奢比尸欲要遁走,却见那巫不樊猛然一声咆哮,竟然化作了一道亮白之光,似乎有龙形在其中环绕沉浮: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只见那白光盘旋纠缠,竟然硬生生的将奢比尸与玄冥逼迫了出来,此时玄冥面色震怒,正要开口呵斥大发雷霆,但是下一刻却见虚空震动,张衡手中玲玲宝塔脱手而出,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响个不停,然后就见那宝塔径直化作十几丈,散发着收摄之力,向奢比尸与玄冥镇压了下去:“教主莫慌,贫道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,道门这些老东西果然出手了!”玄冥暗骂一声,手中寒潮流转,向着玲珑宝塔冰封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玲珑宝塔铃铛声响个不停,然后就见虚空震动,寒潮在靠近宝塔周身三尺之后,竟然被那铃铛震散。

    眼见着宝塔即将镇压而下,外有巫不樊虎视眈眈根本就不给自己逃走的机会,奢比尸却是不慌不忙,不急不慢的一声呵斥,接着只见其法天象地,形体不断胀大,化作了几十丈高的巨人,硬生生的定住了即将镇压而下的玲珑宝塔。

    “奢比尸,还不速速受伏!”张衡拼了命的催动玲珑宝塔,欲要将奢比尸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若真能镇压一个奢比尸,自家玲珑宝塔必然会再次进化,品质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任凭那玲珑宝塔将周边山川吸纳的飞沙走石,草木建筑连根拔起,奢比尸却不动如山,硬生生的扛着玲珑塔的拉扯之力。

    奢比尸与别的魔神不同,他夺取李密道果在前,吸收了仙骨在后,再加上那仙骨被其孕育了不知多少千万年、亿万年,自开天辟地女娲娘娘镇压其之前便一直孕育,至今朝已经进入不可思议之境,甚至于比奢比尸的本尊还要强那么几分,不然奢比尸也不会大度的舍弃自家真身,元神借助一滴精血遁逃而出。

    奢比尸这般魔神念动间感应天机,过去未来俱都在一念之间,岂会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?

    “道友莫慌,我来助你伏魔!”眼见着奢比尸迟迟不能拿下,上清老祖对着自家宗门方向一拜:“恭请青萍剑!”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一道青光照亮昏黑的乾坤,瞬间点亮了黯淡的星空,然后就见一道青光自天边而来,所过之处虚空亮若白昼,那剑光在空中一个转折,裹挟着十丈锋芒,向奢比尸斩来。

    上清镇压宗教至宝青萍剑!

    青萍剑内神光流动,有道韵在天地间弥散、传唱,然后只见那青萍剑化作一道光带,瞬间点燃星空向奢比尸的脖颈处斩来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宝剑,其内竟然有先天道韵,这是上古先天神祗遗留下的神兵!”玄冥看到那宝剑顿时一惊,手中玄冥法杖已经点了出去。

    奢比尸虽然现在修为不弱,但却绝对抵挡不住这般青萍宝剑,这一剑纵使是斩不断奢比尸的头颅,但也必定要重创其精气神。

    玄冥与奢比尸在上古之时便是生死之交,更何况二人如今齐心协力共渡难关,俱都成为了孤魂野鬼相互扶持,自然不允许对方这般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,青萍剑与玄冥权杖相交,那青萍剑也不知是何人铸造,何人使用,此时与玄冥的权杖斗在一处,竟然并不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玄冥一声呵斥,与那宝剑缠斗在一处,一时间难见胜负。

    纵使是玄冥寒光冷厉,但却也难近那宝剑三尺之内。

    “呵呵,道友莫慌,我来助你!”尹轨瞧着下方的先天魔神,缓缓褪下手腕上的金刚琢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:“先天魔神,我辈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金刚琢脱手而出,化作一道白光飞走,还不待那奢比尸反应过来,金刚琢已经打在了其脑后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只一击,便打的奢比尸眼冒金光,口鼻中喷出三味真火,一时间身形有些抖动。

    “果然坚硬的很!”尹轨面色凝重,再次驱动金刚琢砸了下去:“再来!”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这一次玄冥眼冒金光,口鼻中喷出了一道雷电,周身元气瞬间被砸散,法天象地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巨响,然后就见奢比尸苦笑着纵身而起,避开玲珑宝塔的摄拿,一拳轰飞了青萍剑,然后拉起玄冥便要遁走。

    “奢比尸,哪里走!本座忍你很久了,今日便是你殒命之日!”巫不樊所化的龙形在虚空中盘旋,禁锢了一方天地的元气,屈指一弹便向着下方二位魔神拿去。

    “巫不樊,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玄冥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巫不樊的神通手段绝对不弱,不然这些年早就被奢比尸与玄冥算计死,独占南蛮了。

    虽然怒吼,但二人却被巫不樊逼得显露出行迹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此时张衡的玲珑宝塔又一次砸落下来,欲要将二人收走,镇压入玲珑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人族莫非当我莽荒无人乎?”

    天边传来一阵豪迈的笑声,铁马金戈震动乾坤,一道黑芒伴随着滔天血光,向巫不樊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呜嗷~~~”

    一道奇异的吼叫自虎魄刀中散发而出,叫巫不樊散落法身,元神凝聚不稳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巫不樊的龙形蛊被蚩尤一刀劈飞。

    “蚩尤!”巫不樊咬牙切齿的爬起身,虎魄刀竟然没有伤害到其真身分毫。

    “还请大都督出手镇压此瞭”陆敬修看向张百仁,此时手中一道符诏飞出,化作了奇异丝网,向着虎魄刀兜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,一道符篆也想阻我?”蚩尤不屑一笑,手中虎魄刀一斩,丝网层层破碎,此时傲立于场中,俯视着众人。

    听闻陆敬修的呼喝,群雄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张百仁,只见张百仁轻轻一叹,摇了摇头:“此瞭气数未尽,杀之折损功德,必遭天谴,我却是不能出手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张百仁转身看向鬼门关,对于众人镇杀先天魔神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你……”

    道门众位高真气得差点吐血,咱们在这里拼了命的打生打死,你倒是好竟然用一句‘气数未尽’来放走这等后患,你叫众人如何不怒?

    “大都督!现在镇压此瞭的机会就在眼前,你可千万莫要错失良机,日后悔之晚矣!”王家老祖痛心疾首道。

    张百仁摇了摇头,一双眼睛看向奢比尸等人,他是真的看到了此魔神气数,鼎盛的很!绝非推脱之言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