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
  眼下不论怎么看,这些左道都是必死之局,张百仁居然说自己有破局的办法,由不得世尊不提起精神,细细轻轻倾听。

  迎着墨家巨子投来的目光,张百仁轻轻一笑:“此事说来简单倒也简单,难倒也难,就看阁下有没有那个魄力了。”

  “诸子百家已经到了绝境,难道都督还以为我等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墨家巨子苦笑:“若能得都督指点一线生机,我等此生感激不尽!我诸子百家感激不尽。”

  张百仁闻言面带笑容,手中棋子黏住,然后低头看着身前的棋盘:“诸子百家沦为左道、魔门,既然已经无法避免,那倒不如干脆直接一点,你等左道之士干脆借助大势,与道门争锋,开创出魔道,自立一教。现如今诸子百家精锐丧尽,怕唯有联合一处,方才可与道门抗衡。天地有阴阳,抱负太极而生。自此道门与魔门便是正与负,阴与阳。自今日之后,便是魔消道涨,道长魔消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你看如何?”

  “咔嚓”

  一声滚滚惊雷刮过洛阳城上空,血红色的霹雳径直向着张百仁的庭院砸落而下,惹得洛阳城中修士纷纷睁开眼,无数修士露出了骇然之色。

  天罚!

  居然又有天罚降临,而且还不见人道去消弭,可见被天罚者已经到了天怒人怨,天地弃之的境界。

  天地乾坤都要厌恶他,这人究竟做了什么罪孽,惹来了这般大的麻烦。

  “哼!”张百仁冷冷一哼,瞧着天空中的雷霆,周身气机猛然一变,一道剑气冲霄而起,惊天动地覆压三千里,无数打坐修炼之人被那股似乎要刺入灵魂、冻结元神的杀机重创、惊醒,一个个口喷鲜血。

  天罚与剑气碰撞,二者竟然相互抵消,再也不见半点异状。

  “啪嗒”

  世尊手中棋子落在棋盘上,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眼前一幕,眼中满是悚然失色。

  “魔消道涨,道长魔消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好!好!好!”张衡目光狂热的看着张百仁:“自今日起,我等便准备祭坛,祷告天地立下魔门,与道门争锋!我诸子百家筹划千百年,只为了这一朝仙缘,决不允许对方坏了我等计划。”

  那悯农大圣目光狂热的看着张百仁:“我等欲要拜大都督为魔道祖师,统帅我魔门群雄,不知大都督意下如何?”

  “什么!”世尊惊得出声,双眼盯着张百仁,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:“都督三思!”

  左道的因果太大,就算张百仁也不敢沾染。

  张百仁摇了摇头:“我已经开创了剑道,剑道大兴指日可待,却是不可能加入魔门。”

  墨家巨子与悯农大圣闻言眼中露出一抹遗憾之色,随即苦笑着道:“也罢,是我等高攀了,大都督何等人物,怎么会将视线放在佛道魔身上?”

  张百仁眼界太高,也唯有这等人物,才能在举手投足之间,将左道的死局盘活,破解了道门的压迫。

  “今日得都督指点,我诸子百家左道之士绝不敢有丝毫忘怀,现如今左道内人心惶惶,我等就不在此叨扰了,山高水长日后再见”悯农大圣得了张百仁指点,忍不住回去要谋划一番,却是不想再次耽搁。

  张百仁点点头,他理解二人的心情,绝境逢生的喜悦,确实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。

  悯农大圣与墨家巨子欢快的走了,一边世尊眼中满是苦涩:“都督,你这又是何必呢?给自己找麻烦、给佛门、道门找麻烦。”

  “你输了!”张百仁看着棋盘上世尊落下的棋子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之色。

  “道门会将你恨之入骨的!”世尊语重心长道:“而且魔门立,对于大乘佛教来说,也是一个麻烦。”

  “你虽然修为境界比我高,但我毕竟踏入天人心境,论对天道的领悟,你却没我深!”张百仁意味深长道:“《道德经》中有云:刚不可久,绵绵若存。海水不可能永远的涨潮,刚劲不可能永远的坚持。唯有阴阳相生、相克,才是长久之道。盛极而衰比比皆是,乃是天地间的大势。道门中凡夫俗子或许会恨我,但那些高真却要感激我。”

  世尊闻言默然,过了一会谓然一叹:“都督大才,是和尚输了!”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张百仁只是洒然一笑,大袖一挥收起了手中棋子:“如此才是大道矣!”

  “都督与人争斗,从来都是刚柔并济,有赢有输从不斩尽杀绝,却是大道矣,我等被红尘蒙了眼睛,始终看不穿!”世尊露出一抹感慨。

  “这是我的剑道,我的剑道便是杀劫,杀众生、杀万物,但须知天有一线生机,我自然也不敢事情做绝,如此纵使是有眼前的小挫折,但去看长远大势,却于我有利无害”张百仁也不藏私,将自己的一线生机告诉了世尊。

  天地尚且给众生留下了一线生机,又何况是自己?岂敢将事情做绝?

  这也是孵化四神的过程中,老天也没有将自己劈死的原因。

  万物皆有一线生机,四神也有一线生机。天地虽然不喜四神出世,但却依旧给四神留下了生机。

  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,莫过于如此。

  北天师道

  张衡与道门众位高真俱都是在商议着如何侵吞了诸子百家的气数,然后趁机一举压过佛门,此时忽然有血色惊雷在天边滑落,惊得道门众位高真俱都是纷纷侧目看去,然后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,三符老祖失声惊呼:

  “天罚!”

  “确实是天罚,老道活了数百年,还是第一次看到天罚。上一次是都督在蛮荒渡劫,眼下是第二次”陆敬修的眼中满是凝重,即便眼前天罚只有一道,但却也了不得,定然是发生了大事,才能惊动冥冥之中的天罚。

  “那道将天罚剿灭的剑气,是张百仁的诛仙剑气”上清老祖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。

  天罚可怕,但是能将天罚都剿灭的剑气,才是更可怕的东西。

  “魔门!”许久后张衡开口,打破了气氛的凝滞:“好一个张百仁,老夫以前小瞧他了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场中诸位老祖齐刷刷的向着张衡看去。

  “天机不曾遮掩,张百仁这厮是在玩王道,逼我等退让!”张衡面色难看道。

  众位老祖齐齐推算,随即下一刻却是勃然变色,你看我我看你,眼中满是骇然之色。

  “果然是堂堂正正的阳谋,叫我等难以招架,这魔门居然被其顺水推舟,反而获得了天地气数劫后重生,这厮当真了不得!”灵宝的老道面色难看。

  “现如今怎么办?诸子百家要组建魔道,我等究竟阻止还是不阻止?”茅山的老道士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明明魔门崛起乃是坏事,与众人争夺气运,百家之人浴火涅槃,再次重生,但众人偏偏阻止不得。

  怎么阻止?

  大家都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,但是呢?

  能怎么办?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这就是天地大势,以道门的实力,足以轻易将左道捏死,但是他们敢吗?

  身为道门中人,天生对于阴阳之论便熟悉无比,怎么会去斩草除根?

  “果然,一线生机!这便是一线生机!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好一个张百仁!好一个魔门!”张衡的眼中满是凝重,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,过了一会才道:“我等能做的只有压制,将魔门彻底压制致死,绝不给魔门任何翻盘的机会。”

  魔门不是不可以立下,不是不可以存在,但是要在道门的掌控之中。

  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,张衡自信一笑:“诸子百家的圣人要么在轮回中沉睡,要么在阴司地府中征战,阳世是我道门的天下,难道咱们还能眼见着魔门在眼皮底下翻了车不成?”

  “魔门想要立,就叫他立!但日后魔门怎么发展,咱们却可以暗中出手算计!”张衡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:“魔门立起来,对我等来说也是好处,水满则溢的道理谁都知道,我道门一家独大,也是不好。”

  众位老祖闻言俱都是点了点头,一双眼睛看向远方:“若真的叫魔门翻船,咱们也不必混了,直接掀桌子算了。”

  “百仁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观自在待到众人散去,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天道而已!我只是遵从天道法则,为道门留一线生机!好处尽数全占,也是不好!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。

  “取经人即将进入中土了”观自在道:“我怕李二那小子又要玩什么花样。”

  “李世民?好久不见其动静了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长安城。

  长安

  太极殿

  李世民端坐在龙椅上,身前横放着天子剑,天子印玺此时龙气流转。

  下方

  魏征、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人俱都是恭敬侍立,此时李世民忽然叹了一口气:“帝王大道,果然艰难无比,还要有劳诸位爱卿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臣等遵旨!”

  群臣闻言齐齐一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