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李世民的断决
  只要自时光长河深处传来反馈,获得天道的认可,那么此事便成了。

  洛阳城

  张百仁与钟离权不紧不慢,有一搭没一搭的下着棋子,二人俱都是心不在焉的看向远方,哪里气机冲霄,浩荡的天地气机不断回旋卷起,震动着虚空。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,过一会才忽然一笑:“成了!”

  “确实是成了!”钟离权面色怪异:“如此逆转局势,怕普天之下也就唯有你小子才能做到。”

  张百仁笑而不语,慢慢收回目光,钟离权道:“鬼门关的事情,你打算怎么处置?你虽然掌控了鬼门关,但牛头马面却并不顺从你,阴司地府随时都有可能打开鬼门关。东华帝君尚未证就阳神,觉醒前世今生的记忆之前,我不希望人世间出现大乱。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张百仁闻言沉默,过了会方才捻起一颗棋子:“你放心,此事我自有处置。我如今已经炼成阵图,就算九州结界破碎,也没有人能害的了东华帝君分毫。”

  听闻此言,场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钟离权放下棋子:“都督倒是有信心,我相信你!”

  张百仁能够在东华帝君生前与其平辈论交,自然是值得钟离权高看其一筹。更何况张百仁修行之途展现出的种种霸道、强势,也足以叫钟离权对其重视。

  左道解决了心腹大患,自从那日祭天大典完毕后,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原本轨道,所有魔门之人俱都销声匿迹,不见了踪迹,顿时叫道门中众位老祖有些不安。

  他们不怕魔门搞小动作,就怕魔门都藏起来躲在暗处,不在明面上和你玩。

  魔门精锐虽然被燕王斩杀一空,但底子却在,当年诸子百家发展的势力还在。

  只要诸子百家休养生息二三十年,足以培育出一大批高手与道门争锋。

  盛极而衰,道门若发展二三十年,必然兴盛到顶点,到那时道门便是衰落之时。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奇异之色,盛极而衰绝不是说说而已:“魔门毕竟底蕴深厚,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大势力,并非没有高人。”

  “都督,李世民来了!”就在张百仁沉思之时,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左丘无忌低声道。

  “嗯?”张百仁眉毛挑了挑,眼中露出讶然之色:“他来做什么?”

  李世民都来了,张百仁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,一双眉毛挑了挑,眼睛看向龙行虎步而来的李世民,对方虽然表现的强势,但在张百仁看来,此时的李世民气血衰弱,气机紊乱,显然最近日子并不好过。

  一身普通的员外服装,英气的眉毛仿佛两把利剑冲天而起,欲要斩尽天下万物。

  “怎么了?”张百仁很难相信,当年还打生打死的两个人,现在居然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处。

  女人而已,终究是身外之物,李世民身为千古枭雄、霸主,亲兄弟都可以杀,更何况是一个女人?有什么舍不得的?

  “就是忽然想要和都督说一些话”

  李世民坐在张百仁对面,端着茶盏许久不语,直至过了半响,才见其放下茶盏:“但是现在却不知道说些什么,那些本来该说的话,却是说不出话。”

  话语落下,李世民转身离去。

  “都督,他千里迢迢来这里,怎么什么都没说啊?”陆雨过来倒茶水,看着李世民的茶盏,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  张百仁翻了翻白眼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  “陛下”

  大门外,尉迟敬德与程咬金迎了上前,眼中露出一抹凝重。

  “不一样了,张百仁活了!”李世民进入马车,低声道了一句。

  “活了?”赶车的程咬金一愣。

  “以前他是冷冰冰的一块钢铁,不通人情道理,油盐不进的铜豆,但现在他活了!一个有感情的人,可是比一个没有感情的冰块好相处得多!”李世民慢慢闭上眼睛:“我人族无忧矣!”

  “有这么厉害?”尉迟敬德一愣。

  “我不知道教祖张道陵、西楚霸王、南北天师到了何等境界,但我却知道此次仙机降临,大都督必然独占鳌头,可惜了这些天骄千百年的谋划”李世民摇了摇头,他是没有成仙的希望,他看不到成仙的希望,他,也不敢去奢求。但是看到那些无数天骄人杰苦苦修持千百万载,然后一朝成空,这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酸爽。

  “不可能吧,大都督虽然强势,但他如今法身都不曾斩出来”外面尉迟敬德忍不住插话。

  “气势!一股无敌天下的气势,那种微妙的感应,很玄妙!”李世民闭上眼睛,露出了一抹回忆:“他强任他强,清风扶山岗。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。我具有天子龙气加持,我只看到了张百仁无穷无尽的信心,他已经做好了成仙准备,他稳坐钓鱼台。”

  尉迟敬德与程咬金面色骇然,李世民是天子,身上勾连着命运与因果法则,他的感应绝不会有任何差错。

  李世民既然说张百仁已经稳坐钓鱼台,那他就一定稳坐钓鱼台了。

  “张百仁不死,没有人可以从他的手中争夺仙机!未来……得七夕者得天下!得七夕者得仙缘!”李世民开口,声音里满是郑重:“将朕的几位皇子送入洛阳。”

  “陛下不可,大都督既然隐世于此,想来也不希望自己女儿被人惦记上,到时候惹恼了大都督,又要生出许多风波”程咬金粗中有细,此时闻言连忙开口,打断了李世民的话。

  “哦?”李世民闻言心中一动,眼中露出一抹思索,过一会才道:“那就暗中将某位皇子送到洛阳城,能不能成还要看其造化。”

  “陛下,咱们现在去哪里?”程咬金道。

  “去封神!”李世民话语斩钉截铁。

  “啊?不是三日后才是良辰吉日吗?”程咬金一愣。

  “呵”李世民冷冷一笑,笑容里的声音寒意莫名:“朕说什么时候是良辰吉日,那什么时候就是。再说了,有大都督兜底,李唐亡不了!李唐不是前朝大隋,大都督也不是当年的张百仁,大家都蜕变了。但我相信,如今多事之秋,外有九州异族虎视眈眈,内有魔神内斗、阴司暗使手段,大都督绝不会允许李唐亡国。李唐若是灭亡,天下就完了。”

  话语落下,李世民冷声道:“回城,祭天!”

  有张百仁给自己兜底,李世民还怕什么?

  瞧着李世民的背影,世尊诧异道:“来的时候李世民气机衰败,回去的时候却斗志昂扬,怪哉!怪哉!”

  “天子不愧是天子!李世民小瞧了我的手段,我虽然要维持天下安稳,但却未必不允许李唐亡国,不允许别人取而代之”张百仁摇了摇头,继续继续低下头摆弄着棋子:“不过有一点李世民感应对了,这天下确实是不能乱了,经受不起任何折腾了。”

  “大都督……”世尊看着面容淡漠的张百仁,不知为何忽然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李世民似乎要栽了,而且还栽的很严重。

  长安城

  李世民回到长安,皇宫瞬间运转起来,礼部官员此时忙成一个陀螺,高效率的运转着。

  “陛下,您真的不在考虑一番了吗?”钦天监官员站在李世民脚下,额头、鬓角处汗水不断流淌滴落。

  “良辰吉日,只是最佳、最适合的日子而已,又并非一定是那个日子,换一个日子也没什么不好,不一定会失败!”李世民看也不看钦天监司正,继续批改着奏折。

  “可是陛下,忙则生乱,现如今礼部官员尚未准备好,您这决定是不是太仓促了?”钦天监司正苦笑着道。

  “嗯?”李世民猛然抬起头,俯视着脚下的钦天监司正:“你说的是什么话!究竟是天宫那两位没有准备好,还是礼部没有准备好?”

  此言一出,钦天监司正腿肚子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:“陛下,臣冤枉!臣冤枉啊!”

  “照办便是!朕可以等三日,但天下百姓等不得!”李世民摆摆手,示意那钦天监司正退下。

  天宫

  李渊端坐在神位上,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一边李建成道:“怪哉,老二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现在竟然打的咱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若能施展手段掌握了李世民的左膀右臂,将尉迟敬德与程咬金纳入掌心,对于李渊来说简直是太重要了。

  “莫要勉强,还是我李唐江山重要,只要尉迟敬德与程咬金封神,咱们日后总归是有机会的!”李渊慢慢闭上眼睛,把玩着手中的玉丹:“前朝乃是前车之鉴,咱们万万不可因小失大,凡俗才是咱们的根基。”

  “是!”李建成纵使是心中再有不甘,有太多的憋屈,此时却也不得不忍了,眼中满是无奈之色,攥紧双拳不知想些什么。

  李渊不管怎么说,与前朝比起来他是清醒的,他很清楚前朝有什么弊端,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