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再临北邙山
  长安城

  小院内

  张百仁身前女娲娘娘的江山社稷图在缓缓摊开,只见虚空中道道流光闪烁,其指尖一缕玄妙的韵律流转,笔走龙蛇之间,虚空内一条条玄妙的法则被其复辟,重新构架起来。

  吕洞宾在庭院内不紧不慢的诵读着论语,此时世尊在与钟离权下棋,只是其目光却完全被不远处张百仁的一根手指所吸引。

  晶莹细腻,仿佛造化所成的手指,轻抚过眼前的乾坤图,在张百仁的指尖缓缓蔓延伸,本来一片废墟的世界在某一种玄妙的力量下缓缓修复。

  “这就是女娲娘娘的乾坤图?”世尊与钟离权来到张百仁身后,一双眼睛看着那乾坤图发呆。

  对于法则的构建,张百仁并不做遮掩,能参悟几分是世尊与钟离权的本事。

  到了他这等境界,已经没有了门户之见。

  就像是有人要和世尊学习佛法,世尊肯定倾囊相授毫不保留,他倒巴不得壮大佛门的力量。

  “世人都说大都督指画天河,得了女娲娘娘的造物神通,之前我还不相信,但现在我信了!”

  确实是信了,能够举手投足间勾勒世界法则,除了女娲娘娘的传人外,还谁能有这般大本事。

  张百仁默然不语,一边世尊道:“都督当真决定要十日后打开鬼门关?”

  “鬼门关在手,正要趁机探寻一番阴司中的势力,心中也好有些数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可是,之前鬼门关的另外一端可是有一位不弱的强者,怕是大麻烦!”世尊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。

  “不管是多大的麻烦,总归要试一试才是知道。人世间与阴曹地府中的强者,究竟有多大的差距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阿弥陀佛,既然如此那就定在十日之后,和尚的机缘到了!”世尊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  “你的机缘?”张百仁一愣。

  “不错,那日听了大都督的道魔消长,天地阴阳之论,和尚心中颇有感悟,竟然领悟了冥冥之中的大道,心有灵感这次机缘必定应在阴曹地府”世尊的眼中满是笑容。

  “你这和尚,也不怕我坏你机缘,故意不让你进去”张百仁闻言自乾坤图上收回目光,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世尊。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我相信都督的为人,相信都督的实力!”世尊一双眼睛笑看着张百仁。

  佛陀的胸襟,确实是叫人心中感慨。

  只是想到后世佛门弟子男盗女娼,张百仁心中不由得一阵不舒服,佛法是无罪的,佛法中许多道理都叫人茅塞顿开,但学习了佛法的人却是叫人鄙视。

  后世佛门成为了藏污纳垢之所在,不得不说一声这是佛门的悲哀。

  与佛门比起来,道门清规戒律,却是真真正正一脉相传的大修士。

  现如今道门与佛门比起来,也是好了许多。道门众位高真虽然各怀心思,算计来算计去,但却也是为了道统传承,还是将百姓放在第一位的。

  如孙思邈被人称之为药王游走于名山大川,屡涉红尘解救百姓疾苦,治病救人当得是真正高真。

  与道门比起来,佛门做的就有些叫人看不上眼。

  世尊是个人精,见到张百仁脸上这幅表情,那里还猜不到张百仁的心思,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:“都督只见我佛门收敛财物,却不见我佛门兢兢业业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便是被道门收割的命运。我佛门看似壮大,但在中土毫无根基,犹若是水中浮萍。”

  这些年佛门日子过得也苦啊,稍不注意就是一次灭佛之战。朝廷看不上他们,道门压制排斥他们,你叫佛门怎么办?

  只能尽量收敛金银积蓄实力,日后若有不测也能东山再起。

  道门可以胡乱折腾,那是因为中土乃道门主场,有门阀世家支持。

  佛门呢?

  世尊不断吐苦水,他能怎么办?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。就算到了世尊这等境界也破不开的死循环,好在如今维持了千年的中土格局,被张百仁这一条鲶鱼给搅合活了,世尊看到一线破局的希望。

  “十日后我会如约打开鬼门关,杀入阴曹地府,与阴曹地府的强者过招”张百仁慢慢转过身,整理着乾坤图中的法则。

  佛门,怎么说呢?

  佛门经卷是好的,但佛法的传人,却玷污了佛法。

  不说世尊的徒子徒孙,单单世尊能够成佛作祖,一身本事便是天下少有,其胸襟气度、格局也叫人佩服。

  张百仁一只手指轻点着山河社稷图,院子里恢复了平静,一僧、一道、一俗,在院子里勾勒出了一副怪异的画面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不远处吕洞宾好奇的侧头观望,眼中露出一抹诧异,若有所思之色。

  十日的时间说快也快,说慢也慢。

  北邙山

  张百仁一袭儒家服饰,扫视着北邙山不语。

  当年北邙山立下,那是何等的威风凛凛,佛道为之忌惮,可惜自从酆都大帝被自己镇压于灯芯中后,北邙山陷入了一片混乱。

  无数鬼王竞相争锋,欲要夺取那酆都大帝之位,成为酆都的新主宰,可惜现如今酆都内大小鬼王数十人,谁都不服谁,一时间北邙山乱成一团糟。

  而道门诸位高真此时忙着佛门、魔门、鬼门关的事情,哪里有时间顾得上北邙山。

  北邙山中并不缺乏强者,而且在这里鬼怪占据了天然的地利,道门想要收服也要花费一番手脚。

  今日

  素无生人进入的北邙山,来了两道人影,一佛一俗漫步在黑色的泥土上。

  此时北邙山道道阴气冲霄而起,无数恶鬼嗅到生人味道,面带狰狞的向着二人扑来:

  “哈哈哈,老祖我许久不曾吃到生人血肉了,现如今佛、道太过于强势,逼得我等不得不在鬼门关内偏安一耦,不曾想今日居然主动有两个蠢货送上门来!”

  一道庞大的鬼气冲霄而起,瞬间驱散了冲过来的小鬼,那阴气覆压云层,在虚空中一阵盘旋后,化作了一道黑色人影,身上披着虚幻的铠甲,大步迈出向着二人冲来。

  血红色的血盆大口,流着血液的舌头直接拖在地上,狰狞腐烂的面孔上蛆虫在不断蠕动。

  “哈哈哈,可口的美餐,活该你撞在本王……大都督?”笑声戛然而止,那狰狞的鬼王脚步顿住,一双眼睛惊疑不定的盯着张百仁。

  “你识得我?”张百仁眉毛一挑,露出了一抹诧异。

  “真的是大都督!!!”见到张百仁点头应下,那鬼王地上一滚,便要化作黑烟遁逃。

  “阿弥陀佛”

  世尊轻轻喧了一声佛号,只见那鬼王一声惨叫,坠落在地不断挣扎:“都督饶命!都督饶命啊!”

  “你识得我?”张百仁好奇道。

  “小人乃是酆都大帝的右将军,当年将军设宴款待群雄,小人有幸得见都督尊颜,还望都督饶命啊!”那鬼王不断挣扎,脸上血盆大口、拖在地上的血红色舌头皆已经不见,化作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子,眼睛里满是惶恐之色。

  此时这右将军心中暗骂晦气,谁能想到张百仁这等大人物居然会闲着无聊降临于北邙山?而且还恰巧被自己撞到了?

  而且看张百仁身边那大和尚,怕也不是凡人,今个出门不曾看黄历,当真是倒霉透顶。

  “区区恶鬼,定然是作恶多端,法师是炼化此妖,还是要我将其灰飞烟灭?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阿弥陀佛,苦海无涯回头是岸,上天有好生之德,还请都督大发慈悲,将这恶鬼交给和尚我教化吧”世尊不紧不慢道。

  “二位大人,有事好商量!有事好商量啊!这北邙山鬼王无数,二位大人若能留着我,小人可以为二位大人开路,有什么麻烦替二位大人扫除,总比二位杀了我……”那鬼王连忙道。

  “休要啰嗦,管它什么鬼王,来了直接度化,就怕他不来!能跟在世尊身边聆听佛法,乃是你几辈子修来的造化”张百仁呵斥一声。

  “世尊?”那鬼王一声惊呼,然后直接翻个白眼,晕了过去。

  “我有那么可怕?”世尊面色尴尬的拿出钵盂收了鬼王,然后一双眼睛看向阴气森森崇云惨淡的北邙山,轻轻一叹:“这北邙山终究是祸根,盛世之时这些恶鬼自然心甘情愿的呆在北邙山避祸,一旦天下大乱,这些恶鬼便会下山为害一方……。”

  “这里是道门的地盘,咱们不过借用一下而已,莫要多生事端”张百仁听出了世尊的意思,但他此时却不想直接和道门起冲突,继续迈步向着山顶而去。

  一路上时常有鬼怪出手骚扰,甚至有鬼王暗中虎视眈眈,不过待转眼间被世尊料理了三尊鬼王之后,北邙山脉忽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,本来正在咆哮的恶鬼,纷纷不见了踪迹。

  此时纵使是傻子也知道,北邙山定然是来了了不得的人物,不然岂能举手投足间收摄了几尊平日里横行一方的鬼王?

  emmm,大家春节快乐。码字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