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诛仙剑出,九婴败逃
  “呵呵,你定然是骗我的!你定然是骗我的!”九婴一双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。

  自己苦修数千年,为了什么?还不是为报复那几乎身死道消之仇?

  好不容易努力几千年九婴大翻身,可你现在告诉我对方死了,你叫九婴怎么办?

  数千年的仇恨,数千年的刻骨铭心,你叫九婴如何去宣泄?

  “你定然是骗我的!待我杀了你,然后再去找大荛复仇!”九婴的眼中满是杀机,周身气机狂涌,一股奇异的音波在周身扩散而出,向着张百仁环绕而去,欲要勾动其魂魄、阳神。

  灵魂法则!

  内视着自家不断成长的花瓣,张百仁忽然明白九婴的这道神通底细。

  “可惜你遇到了我!我人族与地府势不两立,地府魔神人人得而诛之!”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,周身花瓣飘荡,仿佛自童话中走来,手掌伸出笼罩了无尽时空。

  太阳真火!

  代表着太阳真火的至阳法则,化作了片片花瓣向九婴而去。

  诸般法则中,张百仁参悟最深的便是太阳法则,已经近乎于触及到了太阳法则的本质。

  “啊~~~”

  一声惨叫,九婴身上的黑袍瞬间化作灰烬,只见九婴快速窜出,瞬间化作了原型,然后一只脑袋狰狞的喷出了寒气法则,磨灭着身体上的太阳神火。

  看到了

  张百仁看到了九婴的真身,一个长着九个脑袋的怪物,蛇一样的脑袋此时露出了痛苦之色,半边身子血肉淋漓。

  太阳神火乃天地至强本源之一,先天神祗也承受不得,九婴也属于先天之属,自然也承受不得此等力量。

  九婴的脑袋终究是掌控着玄妙法则,扑灭了身体上的大火,眼中露出一抹恼怒之色:“小子,你激怒我了,老祖今日我要将你挫骨扬灰。”

  “你好歹也是先天之属,上古大神通人物,难道只有这等小孩子把戏?”张百仁并没有趁机进攻,而是不断推演着两界通道的各种信息。

  “怪胎!”九婴气得想要骂人,究竟你是怪胎还是老子是怪胎?

  灵魂法则诡异无比防不胜防,莫说是张百仁,就算那些修成法身的强者,一个不查也会着了九婴的道,成为九婴的傀儡。

  远处亿万鬼魂为何会如此惧怕九婴?

  无他,灵魂法则而已!

  但是谁能想到张百仁寄托阳神的宝物居然是这等玄妙之物?

  花开三千,对应三千法则、三千大道,虽然眼前自家寄托阳神的宝物只开了一千之数,但是却已经开始显露出峥嵘,崭露头角。

  灵魂法则奈何不得张百仁,九婴一只蛇头喷出无穷火光,下一刻铺天盖地的真火向着张百仁烧来。

  真火!

  这是真火!

  天地间有真水,自然也有真火!

  比如说三味真火,便是其中一种。

  真火与凡火的唯一不同之处,便是带了法的力量。

  真火可以烧到虚无缥缈的法界,其本身便含有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  真火滚滚,铺天盖地。

  张百仁周身雾气流转,所有真火靠近其周身三尺,尽数消弭无踪。

  九婴见此一幕愣了愣神,眼中露出一抹愕然:“你居然可以掌控先天真水?先天真水唯有先天神灵才能掌控,你一个后天生灵如何掌控?”

  瞧着九婴愕然的目光,张百仁笑而不语,不说自家的水神分身,便是万水本源根本珠、水魔兽,哪一件不能掌控天地间的真水?

  “还有什么手段,尽管施展出来吧”张百仁眼中满是淡然。

  “小子,你敢小瞧我!”九婴见此一幕顿时勃然大怒,猛然蹿起身,背后九个蛇头怒火流转,接着便见天地间狂风卷起:“且试试我这先天神风!”

  先天神风确实是凶狠霸道,见者天昏地暗日月无光,飞沙走石魂飞魄散骨肉消融。

  “嗯?”先天神风有些出乎张百仁的预料,此时却见张百仁面色一变,手掌一伸诛仙剑被其拿在手中:“这九婴有些门道,不能继续叫其施展下去了。”

  这先天神风吹得张百仁阳神一阵摇曳,竟然欲要将其阳神自肉身中吹走,你叫张百仁如何不惊?

  古朴的宝剑被张百仁拿在手中,不见半点杀机,唯有那一抹寒芒照亮虚空方圆目之所及之处,天地间一片湛然。

  诛仙四剑已经蜕变,锋芒、杀机、魔神开始内敛,如今身处两界通道,张百仁也不怕诛仙剑坏了九州结界,此时自然是毫无忌惮的施展了出来。

  “嗖!”

  一剑劈出,虚空中的先天神风被斩裂,径直化作了两半向两侧刮去,此时张百仁化作一道惊鸿,剑光锁定时空,一股惨烈杀机悄然迸射而出,向着九婴刺了过去。

  居高临下是为诛!

  诛杀万物!

  在那一刻,时空似乎停止了转动,诛仙剑成为了天地间唯一。

  九婴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那划破虚空刺来的剑光,眼中满是惶恐凄然之色,在这一刻天地万物远去,再也不见任何声音。自家的阳神就像是梦魇了一般,明明知道这一剑的恐怖,但却偏偏阻挡、动弹不得。

  “动啊!动啊!”九婴在疯狂咆哮,他绝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会被人夺了心神,锁定了所有的气机,吓得动也不敢动。

  寒芒闪烁,长剑上古朴的锋芒,九婴此时清晰可见。

  一丈、十尺、一尺……

  “噗嗤”

  眼睁睁的看着那长剑刺入了自家的一个头颅之中,但是九婴却没有任何办法,时空此时似乎被凝滞冻结,唯有那长剑可以游动。

  血肉模糊,淋漓鲜血冲霄而起,一声惨叫惊得无数鬼怪纷纷远去,再也不敢窥视鬼门分毫。

  “唰!”

  张百仁收剑,崭然的剑芒上不见半点血渍,面无表情的看着扭曲挣扎的九婴。

  一个脑袋就这般被人斩了下来,自己面对对手竟然连还手都做不到,自己被对方吓到了!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耻辱

  这是属于九婴的耻辱!

  他决不能忍受这等耻辱,传出去他如何面对天下群雄?

  面对敌手的一剑,他连反抗都做不到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  死亡危机前所未有的强烈,在那一刻九婴终于尝到了蝼蚁的味道,他就是那只待宰的羔羊。

  “无生,我要你死!”九婴一只蛇头此时仰天咆哮,下一刻就见铺天盖地的黑气向着张百仁侵袭而来。

  “毒气?毒之法则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好奇。

  毒气过处,脚下万载不磨的黑色石头出现了侵蚀痕迹,这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不归路,终于开始损坏了。

  一股致命的危机传来,张百仁有一种直觉,这般强烈的毒气,就算阳神真人触碰到,也唯有转世轮回坠入胎中之谜的下场。更甚者直接魂飞魄散,化作灰灰消散于天地间。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手中诛仙剑瞬间卷起了一道道寒光,毒气靠近其周身三尺尽数被剿灭。

  死了!

  任谁都不会想到,毒气也会死亡!

  被张百仁手中的剑杀死!

  “这……”瞧着这一幕,一股寒气直冲九婴头顶,仿佛酷暑里的一盆冷水,瞬间透心凉。

  “不可能!”九婴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眼中满是不敢置信。

  可任凭九婴瞪大眼睛,那毒气还是死了,被一把剑给杀死了!

  “你这是什么剑?你使得什么手段”九婴的眼中露出一抹毛骨悚然。

  “诛仙剑!”张百仁轻抚着手中宝剑的锋芒,眼中露出一抹怪异笑容:“若阁下只有这般手段,今日怕是你的死期,本座只能将阁下的性命收下了。”

  “好一把诛仙剑!好一把诛仙剑!”九婴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,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中的宝剑,似乎要将对方的容貌记下一般,然后瞬间风雷声大作,刹那间卷起了道道黑风,刮的张百仁睁不开眼。

  待到风暴停息,九婴已经失去了踪迹,唯有地上鲜血,证明九婴曾经来过。

  走了!

  张百仁诛仙剑的威能实在是太过于骇人,竟然吓得九婴跑了。

  如今惊瑞大世将近,九婴显然也不是那种能放弃仙缘的主,此时不想与张百仁争锋。

  “呜嗷~~~”

  失去了九婴的镇压,不远处那铺天盖地的恶鬼,凶神恶煞的向着张百仁扑来。

  “嗖!”

  诛仙剑气斩出,一剑之下不知多少恶鬼化作了灰灰,转眼消失不见了踪迹,成为了剑中魔神的养料。

  可惜

  张百仁一剑诛杀的那些魔神,与整个群体比起来不值一提,简直是沧海一粟杯水车薪。

  “跑!”

  瞧着向自己肉身扑咬而来的恶鬼,张百仁也不由得变色,转身二话不说向着鬼门关方向跑去。

  九婴既然已经败退,他没有施展诛仙阵图的必要。施展诛仙阵图也是要付出代价的,现如今诛仙阵图正在自我恢复,能少施展还是少施展的好。

  “嗖!”张百仁冲出鬼门关,此时观自在手中琉璃盏散发出温润佛光,封锁了整个鬼门关地界,所有恶鬼一出来,便瞬间冲入了铜灯内的国度,被无穷佛光度化,成为了佛光的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