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剑斩祸斗
  张百仁看向世尊:“法师怎么说?”

  世尊闻言面色凝重,闭着眼睛推演了一会:“和尚法身若是进入阴司,想要当真立足,建立佛国,还要冕下为我争取一盏茶的时间。”

  “一盏茶的时间?”

  张衡失声:“你莫非是疯了,阴司中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叫都督为你争取一盏茶的时间,与送死何异?”

  “都督,万万不可因为大和尚而搭上自己的前途,都督前途远大,乃是我人族未来的顶梁,不可在此中涉险”陆敬修话语里满是恳切。

  当真是为了人族,而绝非一己私心,阻碍世尊成道。

  张百仁对上世尊的目光,然后瞧着下方叫嚣的祸斗,眼中剑意开始逐渐凝聚:“阴曹地府又非狼巢虎穴,人道天子龙气压制不得我,更何况是区区阴司气数?”

  “更何况,若能诛杀祸斗,斩了阴曹地府的一方高手,也算是为天下百姓除害!”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扫视着下方的祸斗,然后毅然决然的跨步进入了空间裂缝。

  吱呀~~~

  察觉到了张百仁的气机,空间裂缝仿佛是老掉牙的马车,此时不堪重负散发出吱呀声响。

  只见张百仁面无表情的行走在空间通道内,对于身边不断崩裂的空间裂缝视作不见。

  “你还真敢进来……”瞧着行走在两界通道中的张百仁,祸斗瞪大了眼睛,眼中满是不敢置信,使劲的揉了揉双目。

  “呜嗷~~~”

  冥冥中天子龙气化作一道道黑色枷锁,不断向着张百仁的周身百窍压制缠绕而来,刹那间已经将张百仁实力压制到极点,仿佛是打落尘埃中的普通人。

  天子龙气无形无相,即便是张百仁也无法镇压,那天子龙气穿梭其体内,似乎察觉到了诛仙阵图的气机,仿佛是闻到了腥味的苍蝇一般,铺天盖地的围了上去。

  “嗡~~~”

  诛仙阵图内不朽的气机弥漫,似乎受到了侵犯一般,诛仙阵图上不朽的纹路纷纷复活,一道道锋锐的剑气划过虚空,天子龙气一声惨叫竟然被诛仙阵图抹杀,成为了诛仙阵图的养料。

  天子龙气是什么?

  那是命运的法则,命运的力量,可是诛仙阵图连命运都能斩杀,当真是凶威无匹。

  那命运之力似乎遇到了天敌一般,迅速撤离了张百仁体内,然后不知所踪。

  若非阳神上的压制之力,张百仁差点以为之前的一幕是幻觉。

  “你还真的敢进来”祸斗一双双眼睛围绕着张百仁转动:“本座是说你艺高人胆大,还是说你不知天高地厚?”

  张百仁默然,一双眼睛看向虚空,他能看到虚空中卷动的天子龙气,似乎有什么恐怖的力量在酝酿一般。

  反噬!

  他有一种直觉,之前自己绞杀了命运触手,已经引起了命运法则的反噬。

  一个时辰后,自己若不能离开阴司,必然会遭受天子龙气的反击。

  面对着比阳世强了十倍不止的天子龙气,张百仁绝不想尝试一下天子龙气的反噬是什么滋味。

  也就是说,我必须要一个时辰内斩杀祸斗,并且顺利脱身离去。

  “轰~~~”

  祸斗不曾动手,远方铺天盖地的鬼怪闻到生人气味,忍不住向着张百仁扑来。

  “嗖~”

  寒芒闪烁,诛仙剑被张百仁拿在手中,惨烈的杀机在虚空中弥漫。众鬼怪尚未靠近张百仁周身三尺,只见其背后浮现出一尊黑色的魔影,然后就见那魔影身形拔高,化作了三丈大小,猛的张开血盆大口用力一吸,黑洞在其口中浮现,所有恶鬼海纳百川般源源不断被其吞噬,甚至于那魔影在不断凝实。

  “诛仙剑!那是张百仁手中的诛仙剑,你千万小心,莫要着了这小子的道。拖延时间,等候转轮王驾临,到时候这小子死定了!”黑白无常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,确切的说是盯着张百仁手中的诛仙剑。

  “黑白无常”张百仁瞧着那两道人影,眼中露出感慨之色:“以前都是你们去阳世见我,现在轮到我来阴司见你们了。”

  “张百仁,你莫要得意,你既然敢进入阴司地府,那便要承担来自于阴司地府的杀机,现如今十殿阎王听闻你的消息,已经亲自动身来诛杀你了,你且好自为之吧”白无常冷然一笑。

  “诛杀我?”张百仁冷笑着摇了摇头:“来不及了!”

  确实是来不及了,阴司十王分别镇压着十方,各在天南海北,想要降临此地,没有三五个时辰是休想。到那时自己早就趁机走脱了,哪里还会给阴司十王镇杀自己的机会。

  “不能再啰嗦了,再啰嗦下去,时间到了!”张百仁二话不说,手中诛仙剑瞬间将其身形卷起,化作一道流光向黑白无常斩去。

  “我就知道,天子龙气对你无效,不曾想强盛了十倍的天子龙气依旧无法镇压得了你”黑白无常身形散入虚空,叫张百仁一剑斩了个空,然后就见张百仁剑光回旋,裹挟着诛杀万物的意志,向着祸斗斩来。

  此时祸斗有了防备,张百仁阳神又被镇压,一身本事大打折扣,倒是叫祸斗有了防备的力量。

  “呵呵,想要杀我?今日正要掂量掂量你的本事”祸斗三个脑袋露出一抹不屑。

  “不可与其硬拼,将其纠缠住就是大功一件”眼见着祸斗要硬拼,顿时惊得黑白无常魂飞魄散。

  可惜已经晚了,高手之争分秒便可见胜负。

  而且祸斗也是堂堂先天生灵,岂会避让张百仁这后天蝼蚁?

  “吼~”

  只见祸斗口中紫色的火焰喷出,铺天盖地的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:“且尝尝我这幽冥之火。”

  一声咆哮,铺天盖地的紫色火焰向着剑光卷去,只可惜祸斗遇见了张百仁,遇见了万法不侵的诛仙剑。

  “噗嗤”

  血液喷溅,斗大的头颅冲霄而起,只见寒光斩开火海,祸斗的头颅瞬间冲霄而起,墨绿色血液滚滚坠落。

  一颗头颅被斩断,剩下的两颗头颅似乎被惊呆了,呆呆的看着那断掉的脖颈,血肉模糊的头颅,祸斗惊得说不出话。

  “唰”

  剑光收敛,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祸斗:“这便是先天生灵,实力也不怎么样嘛,比之九婴远远不及。”

  “不可能,不可能!我的幽冥之火专门煅烧众生的精气神三宝,我的不灭身不死不灭,怎么会被你斩断头颅?”祸斗的眼中满是惊惧。

  死亡的味道!

  从来不知死亡为何物的祸斗,此时嗅到了死亡的危机。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张百仁仰头大笑:“世间众生,强如奢比尸、玄冥也不敢说自己不死不灭,你居然敢说自己不死不灭,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
  “且看我在斩你一头!”

  张百仁再次身化剑光,狂笑着向祸斗斩了过去。

  哔了狗了!

  什么叫哔了狗了?

  对于眼下的祸斗来说,这就是哔了狗了。

  先天生灵凭什么比后天生灵强大?凭什么将后天生灵视作蝼蚁?

  就是因为先天生灵的不死之躯,还有其生而执掌的法则之力。

  就像是一个人,生下来就是皇家太子,而你生下来就是平民百姓,你怎么比?

  根本就没法比!

  当然了,先天神灵的不死之躯并非是真的不死,有些特殊手段还是能将其斩杀的。

  但也说了,必须是特殊手段,而不是眼下这种寻常手段。

  死亡的恐惧此时弥漫于祸斗的每一寸心神,面对着斩来的诛仙剑气,祸斗失去了胆气,瞬间被夺走了心神。

  噗嗤~

  先天生灵的身躯,在张百仁面前和豆腐一样脆弱,不过刹那间祸斗的身躯上只剩下最后一个头颅。

  一旦最后这个头颅被斩断,就算先天生灵也是会死的!

  “救我!快来救我!”祸斗对着黑白无常高呼。

  “张百仁,休要张狂,这里是阴曹地府容不得你放肆!”黑白无常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祸斗阵亡,此时运转无常法则对着张百仁纠缠过来。

  “铛~”

  张百仁屈指一弹手中宝剑,杀机伴随着悦耳的音波,飘荡逸散开来。

  “砰!”

  生死无常竟然被音波中强烈的杀机自虚空中逼迫了出来。

  “唰!”

  张百仁手中长剑一抖,化作了朵朵梅花,向着二人围剿了过来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此时祸斗趁机远去,再也不敢掠张百仁锋芒,身形消失在地府深处不见了踪迹。

  “噗嗤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黑白无常趁机遁走,虚空中黑白二色的血液缓缓滴落,粘稠的仿佛玉石,被张百仁拿在手中。

  显然黑白无常之前虽然化解了张百仁的一剑,但却也被诛仙剑所伤,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。

  收起手中的黑白血液,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了不远处走来的一道人影。

  一袭黑袍,在张百仁十丈外站定。

  “世尊?”张百仁略带犹豫的叫了一声。

  “或许吧!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他化自在!”来人仿佛是一个黑洞,吞噬着天地间的所有光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