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不敢低声语,恐惊天上人
  沉沦虚空,永不见天日,只能在虚空中流失了岁月活活老死,这是何等残酷的事情?

  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:“难道动手之前,我会不做算计吗?”

  “早就防备着尔等呢!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冷光。

  下一刻

  只见张百仁袖子里的山河社稷图飞出,一卷残破的世界缓缓在阵图中舒展开,然后向着入口处的众位魔神打去。

  “崩~~~”

  一声惊雷炸响,弓如霹雳弦惊。

  只见天边一道寒光流转,光芒过处虚空冻结,化作了片片碎片自天边疾驰而来。

  空间被一箭洞穿,天涯咫尺无视空间距离,凭空自虚无中冒出来,射入了奢比尸的胸膛。

  “咔嚓!”

  奢比尸来不及反应,脸上得意的笑容凝固住,化作了一尊冰雕坠入莽荒群山。

  “何人胆敢在我人族中土放肆!”张须驼手持射日弓,不知何时身形出现在北邙山十里外,此时气血冲霄而起,再次弯弓搭箭瞄准了玄冥。

  “射日弓!”玄冥面色严肃起来:“我乃是天地间冰寒法则孕育,你的射日弓对我无效。”

  “未必!”张须驼冷然一笑,猛然撒手,只见虚空再次被射穿。

  “北冥护体!”玄冥周身寒气流转,刹那间化作了一尊光罩将自己牢牢护持住。

  “噗嗤~~”

  血液喷溅,蚩尤面色呆滞的看着远方的张须驼,眼睛直冒火光:“不讲信用,说好的射玄冥,你为什么射我?”

  蚩尤的眼中满是悲愤,瞬间化作冰雕坠入了下方的泥土里。

  玄冥在一边有些懵逼,貌似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明明自己与张须驼说话,对方应该射自己才对。

  “我射偏了,不行吗?”张须驼面色风轻云淡,眼中满是嘲弄。

  单打独斗,自己绝不是魔神的对手,但有射日弓加持,这些魔神在自己面前不堪一击。

  这一剑纵使未必能杀得了对方,但却也足以叫对方消停几年。

  “可惜我不能发挥出射日弓的全部力量,不然这些魔神可就不是被创伤那么简单,而是被我活活射死”张须驼面色遗憾。

  “我等也不是全盛时期的魔神,不然一个指头便能将你碾死”玄冥冷然一笑,下一刻突破虚空,卷起滚滚音爆,向着张须驼拿来:“小贼,还不速速納命来!”

  “嗡~”

  张须驼不紧不慢的捻动一根箭矢,弯弓搭箭一气呵成,然后松开箭矢,玉扳指发出了一声嗡鸣。

  “噗嗤~”

  箭光透体,一根箭矢插入了玄冥的胸口,无尽寒气瞬间自箭矢内爆发,寒霜在玄冥周身衍生,欲要将其包裹住。

  “我乃天下寒气法则孕育而出,区区极寒之力岂能奈我何?”玄冥露出一抹不屑笑容:“更何况这射日弓落在你手中却是糟蹋了!你连三成的力量都不曾发挥出来,也想创伤我?”

  玄冥周身蓝光流转,蔚蓝之色犹若北冥之海,所有寒气竟然被玄冥吸收:“不错的寒气!”

  能被御使极寒之力的玄冥夸赞一声,可见这射日弓确实是不同凡响。

  但,也就仅仅如此而已!

  “你若只有这么点本事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,张百仁在两界通道内顾不得你”玄冥一双眼睛看向了对面的张须驼。

  “哦?大都督算无遗策,早就料到射日弓奈何不得你,所以我只是心有不服试试而已”张须驼瞧着逼近的奢比尸,并不见半点慌张之色。

  呼~

  就在此时,一卷图纸描绘着锦绣山河的图卷,自时空通道内飞出,向着玄冥镇压而下。

  “乾坤图!”

  玄冥骇然变色,二话不说立即化作寒气消散在虚空中。

  若奢比尸与蚩尤尚在,玄冥自然是不惧怕这乾坤图的,但眼下只剩下自己与石人王、仆骨莫何三个人,一边张须驼持着射日弓,稍有耽搁便是被乾坤图镇压的危险。

  想想奢比尸,被乾坤图镇压了亿万年,亿万年不可得见天日,玄冥便打了个寒颤。

  二话不说,进入山谷卷起了被冰封的奢比尸与蚩尤,消失在天地间。

  “就这么走了?”石人王吧嗒吧嗒嘴,心有不甘的看着那两界通道。近在咫尺,但却无能为力。只要自己出手,便可摧毁两界通道,将张百仁放逐虚空,可惜乾坤图已经卷了过来,众人已经失去了仙机。

  “张须驼是吧,本王记住你了!很不错的射日弓,不愧是上古神器名不虚传!”石人王眼中露出了一抹灼热,下一刻身形飘忽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  很显然,张须驼此次出手,射日弓被人给惦记上了。

  蓐收见到大势已去,不在继续坚持,转身紧随蚩尤等人而去。

  虚空中气机流转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转手收回乾坤图,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,这些家伙被乾坤图的大名吓到了!自家人知自家事,自己的乾坤图就仅仅只是一个样子货,自己仅仅只是修复了乾坤图的一些法则,万分之一都不到!”

  退去了外界的侵袭者,此时张百仁方才转身看向世尊,只见此时世尊双膝盘坐,低垂眉眼周身梵音自动响起,顺着其肌肤、纹理扩散而出,有无穷的道韵在其中孕育。

 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!虚空中无尽金莲凭空涌气。

  张百仁眼中智慧火光流转,不断演算世尊周身一切气机的变化,欲要推演出法身大圆满的奥秘。

  不单单是张百仁,此时道门诸位高真俱都是齐刷刷的盯着世尊,眼睛眨也不眨的露出了狂热之色,拼了命的去感悟虚空中道道气机。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,随即却是眉头皱起:“不对啊!”

  大圆满妙妙莫测,根本就推演不出来,就算推演出来,那也仅仅只是栉鳞片爪,犹若盲人摸象。

  大圆满就是大圆满,你领悟了就是领悟了,这个境界太玄妙,就算世尊此时亲自演法,其所参悟的也不过是一星半点罢了。

  修行有多难?

  看世尊就知道了,一生历经大小劫数无数,佛门被灭了一次又一次,收割了一茬又一茬,甚至于刚刚修道之时,便与化自在天魔产生了因果,其一生遭遇坎坷,岂能用倒霉来形容?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中土发生了多少次灭佛之战?世尊金身不知被人打碎了多少次,若非其证就大罗伟力,只怕早就灰飞烟灭了。

  长安城

  程咬金目光闪烁的看着李世民:“陛下,这是一次机会,只要陛下出手崩碎了两界通道,到时候定能将张百仁葬送在虚空中,然后天下一统指日可待。”

  李世民手掌抚摸着天子剑,眼中露出了一抹挣扎、凝重,过一会才看向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人:“诸位爱卿以为如何?”

  “陛下当做君子之争,岂能用鬼魅伎俩?陛下已经得了命运青睐,就算张百仁也未必不可战胜!现如今我人族危机重重,不说张百仁,道门众位老古董的法身也在两界通道内……要知道,那仅仅只是法身而已”房玄龄不动声色道。

  确实,人家真身依旧在轮回中沉睡,你就算灭了一尊法身又能如何?

  损了人家百年苦功,你就不怕人家真身出来找你麻烦?

  李世民家大业大,折腾不起啊!

  “唉!”李世民叹了一口气:“打蛇不死反受其害,与其打草惊蛇,倒不如日后再寻机会,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。”

  听了李世民的话,群臣一片默然,算是承认了李世民的话。

  道门根深蒂固千年的发展,绝非李唐能够撼动。

  “我倒是奇怪,那些道门真人,居然任凭世尊去突破,不但没有阻碍不说,反而去护道,当真是怪哉”程咬金抓着头发:“真不知那些老古董怎么想的。”

  “知天命,逆天难!世尊成道自然有属于自己的成道劫数,我等若擅自出手干预,人劫代替了天劫,反而是成全于他”袁守城看着袁天罡,手中铜钱在不断颠簸:“世尊成道乃是天数,其修道至今朝,历经大小劫数不可计量,底蕴、气数积累深厚无比,就算教祖复活,也难以更改如此大势。逆天而行,只会折损自己的运道,那些大佬爱惜羽毛,岂会轻易动作?”

  “而且,世尊是老聃留下的后手,定然背负着老聃留下的使命。当年老聃成仙之前,肯定看到了什么,方才传道天竺,不然法不轻传道不轻取,老聃岂会随意传下大法”袁守城面色凝重:“道门中大佬看不清老聃的布局,不敢轻易打断老聃的计划,不然世尊岂会屡次逃脱生死劫难?佛门屡次死灰复燃?千万不要将道门想的那么简单!”

  袁天罡闻言悚然一惊:“大都督忽然蜕变,改变了自己的性子,现如今居然相助世尊成道,莫非也是老聃算计的一环?”

  “慎言!慎言!”袁守城连忙捂住了袁天罡的嘴巴:“仙人虽然超脱,但却依旧有无穷伟力在世间回荡,念动间便可感应因果,你莫非是活腻味了,居然敢提及仙人隐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