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此物与我有缘
  “怎么,老祖有什么好说的吗?”张百仁歪过脑袋一双眼睛看着张衡。

  “释道儒乃是天下之精粹,都督虽然有道门传承,但却因为所学颇杂,所以一时半刻难以精粹,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,都督自己是儒家圣师,但若论道门学问,还是我南北天师最为精专”张衡笑眯眯的道:“老道见七夕不错,愿意代父收徒,传授七夕我张家的至高法门!俗话说得好,肥水不流外人田,七夕不论怎么说,体内都流淌着我张家的血脉。不论你承认也好,不承认也罢!”

  张百仁闻言恍然,随即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:“再说吧!”

  话语落下张百仁转身看向了下方的阴司战场,心中暗自沉吟:“化自在天魔想要用七夕威胁我,却是休想!七夕体内寄托了我一缕情丝,寄托了我一缕元神,他若不出手也就罢了,一旦出手……到时候有他受的!”

  阴司地府

  此时地藏王盘坐虚空,任凭转轮王调动六道轮回法则,但是俱都一一从地藏王的身上穿了过去,伤害不得地藏王分毫。

  “这……”转轮王的眼中满是骇然。

  此时化自在天魔身披黑袍自虚空中走出来:“你莫要白费力气了,这厮得了我天魔一族的神通,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,你伤不到他。”

  说到这里,只见化自在天魔叹息一声:“事情麻烦了!地府有麻烦了!”

  “他既然承了你天魔一族的神通,冕下定然可以将其自虚空中逼迫出来”转轮王道。

  化自在天魔摇摇头:“我与他半斤八两,奈何不得他,懒得浪费手脚。”

  说完话化自在天魔的身形直接消失,唯有一缕声音在天地间回荡:“想要收服此瞭,将其自虚空中逼出来,唯有请动先天神兽谛听!”

  “谛听?”听了化自在天魔的话,转轮王转了转脑袋,眼中露出了一抹恍然:“楚江王可曾来了?”

  “还有半个时辰”九婴道。

  “且容他猖狂半个时辰”转轮王说完话干脆闭上眼睛,开始孕养自家的精气神三宝。

  张百仁一双眼睛内满是神光,转身对着世尊道:“谛听有何妙用?”

  “谛听者集群兽之像于一身,聚众物之优容为一体,有虎头、独角、犬耳、龙身、狮尾、麒麟足。善听八方之动静,宇内洪荒之风雨,可以听人心、辨是非,最是可以克制天魔!”世尊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不再多说,世尊既然开口,那定然是有可以克制谛听的办法。

  “还要借大都督六字真言贴一用”世尊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一愣,一双眼睛看向了入口处的观自在,只见观自在屈指一弹,六字真言贴化作流光,落在了世尊的手中。

  “说来这六字真言也是一段因果”看着手中的六字真言贴,世尊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张百仁面皮微红,当年他以掌中世界诓骗了佛家数十年信仰,确实是做的不地道。

  “无妨,本座的劫数而已,这六字真言贴本来就不该在我手中圆满”世尊苦笑一声,然后一双眼睛看向下方,沉默不语,陷入了沉思。

 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,不多时就听远方传来一声呼啸:“张百仁那厮在何处?”

  “是楚江王来了!”不知何人喊了一声,众人霎时间目光纷纷向天边看去。

  虚空扭曲,此人穿梭虚空,竟然凭借肉身强行开辟了一条空间通道。

  一袭黑色的帝王袍,冕旒后看不清面容,只知晓此人非同寻常,能撕裂时空者,绝对称得上大神通者。

  在其坐下,乃是一只虎头、独角、犬耳、龙身、狮尾、麒麟足的妖兽,强悍的先天气机冲霄而起,一双眸子内风雷流转,乍一碰触到那谛听的目光,便叫人忍不住心中一个哆嗦,似乎自己心中的所有小心思、所有潜藏在最深处见不得光的念头,此时一一暴漏。

  “楚江王,你可算来了”转轮王道了一声。

  “无生何在?遥遥的我便感知到了无生剑图的杀机,想来这厮竟然敢在我阴曹大开杀戒灭绝千万众生,当真是心狠手辣!”楚江王一落下,便开始寻找张百仁的踪迹。

  “呵呵,数百年过去,无生的胆子倒是小了许多,忌惮我阴司龙气迟迟不敢跨入阴司!这厮修为比数百年前是远远不如,及不上数百年的万一,也不知是遭遇了何等变故,又有何等高手能将其创伤到这般样子”转轮王露出一抹感慨。

  “哦?”

  听闻这话,楚江王转身看向了佛光浩荡,不断度化恶鬼的地藏王菩萨:“此是何人?”

  “世尊斩出来的法身,唤作:地藏王菩萨!”转轮王面色凝重道:“是个难缠的角色,竟然有了大自在天子的神通,可以跳出三界五行,麻烦得很。”

  “嗯?”楚江王闻言点点头,已经知晓了转轮王的意思:“既然拿不下张百仁,那便出手拿下地藏王菩萨。好一个地狱不空誓不成佛,若叫其继续度化下去,迟早要成为我阴司中的大患。”

  说着话拍了拍身下的谛听:“且看你的了!”

  “呜嗷~”

  谛听闻言一声咆哮,脱离了楚江王,猛然纵身一跃,竟然无视了虚空,向着地藏王菩萨的本体拍去。

  化自在天魔念动间游走无穷时空,说白了还是‘心’的力量,而谛听直指心中本质,不为外物所扰,偏偏是地藏王菩萨的克星。

  “阿弥陀佛”

  瞧着镇压而下的谛听,地藏王果如其名号一般,安忍不动如密藏,手掌一翻一根散发着七彩的枝桠被其拿在手中。

  七宝妙树!

  唰!

  七宝妙树散发着无尽的经纶声,其上有七彩之光流转,对着那谛听刷了过去:“阁下与我佛门有缘!”

  此话一出,谛听不知为何,只觉得心中一阵迷糊,大脑化作浆糊,竟然放弃抵抗任凭那七彩枝桠将自己裹住,进入了异度时空。

  “吼~”

  到底是先天神兽,才刚刚被迷惑,转眼就苏醒过来,竟然挣扎着将地藏王菩萨掀翻,欲要逃出异度次元。

  “吽嘛尼叭咪吽!”

  地藏王口中真言念诵,此时通道中的世尊手掌一抛,六字真言贴飞出,镇在了谛听的身上。

  就像是一座大山般,只听得谛听一阵呜咽,下一刻虚空扭曲变换,谛听再也动弹不得分毫,仿佛是待宰的羔羊一般。

  “混账,尓敢!”楚江王大怒,谛听陪伴了他数千年,虽是其坐骑,但却也情同兄弟。

  “混账,你给我死来!”楚江王猛然出手,大手升空遮蔽了日月之光,下一刻只见虚空中元气流转,化作遮天鬼手向着地藏王拿去。

  “莫要白费力气,阁下粉碎不得真空,便打破不得次元维度,打破不得次元维度,便伤害不得我!”地藏王菩萨面色沉稳,瞧着那大手在自己身体内穿过,拍碎了远处的群山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:“不出十年,和尚我必然可以在阴司中开辟出一方佛国,到那时……”

  地藏王虽然没有说,但楚江王与转轮王都知道,事情麻烦大了。

  “好玄妙的神通”瞧着地藏王立于异度次元,张百仁露出了一抹诧异。

  “还我谛听,饶你不死!”楚江王周身气机迸射,虚空在不断片片破碎,卷起了道道恐怖的罡风。

  “呵呵,此物与我有缘,待我将其度化为护法神兽,再来与大王分说!”说着话地藏王开始口中念诵佛经度化此神兽。

  “呜嗷~”

  谛听无奈的挣扎咆哮,可惜此时被六字真言贴镇压,纵使是有翻江倒海之能,也绝非地藏王菩萨的对手,只能硬生生的受了地藏王菩萨的度化。

  “呜嗷~~~”

  憋屈、不甘、痛苦、绝望之色在谛听的眼中流转,楚江王的眼睛在一刹那就红了,周身黑色的天子龙气开始躁动沸腾:“世尊!”

  “呜嗷~~~”

  得到了天子龙气的加持,楚江王全力出手,一拳向着空间通道打来:“我要叫尔等尽数葬身于此,叫你等知晓本王的厉害!”

  虚空片片崩塌,纵使是张百仁也维持不得空间通道的平稳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阿弥陀佛,咱们走吧!”世尊二话不说转身离去。

  “地藏王能扛得住楚江王怒火?”张衡紧跟世尊身后。

  世尊摇了摇头:“已经立于不败之地,只是可惜六字真言贴要暂时留在地府了。”

  “大和尚怕是早就想打我六字真言贴的主意”张百仁不置可否,地藏王若能在阴司开辟道场,对于人族来说有说不尽的好处,纵使是六字真言贴赠他又能如何?

  日后地藏王的道场就是扎在阴司心脏处的一颗钉子,足以叫阴司鸡飞狗跳不得安生。

  而且那谛听可以听尽四海八荒宇宙内外,端的是有大用处,岂能废弃?

  这诸般好处,绝非一个六字真言贴能比拟的。

  “就当我做好事了!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,转身最后看了一眼那阴阳两界通道,露出了一抹苦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