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世尊转世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谛听确实是玄妙,若能真的为人族收服一只如此大能神兽,区区一六字真言贴,即便是舍弃也值得。

    宝物终究是死的,而谛听却是活的。

    谛听就是活的雷达,敌手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瞒不过谛听的耳朵。

    就像二十一世纪的战争,一方有高科技雷达、卫星,一方面却什么都没有,这仗怎么打?

    而且谛听还能不断收集各路魔神的消息、天地间的各种隐秘,只能说这六字真言贴不亏。

    而且六字真言贴与自己性命相交,阳神感应,只要自己一个念头,便可将其收回来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六字真言贴暂借了地藏王菩萨。

    地藏王菩萨在地狱中开辟佛国,身融虚空叫人打不到他,算是已经有了立足地狱的资本。

    地狱最不缺的是什么?

    就是各种鬼魂,只要世尊将其一一度化为信众,要不了多少年便可第三尊法身圆满,进化为金身。

    两界通道崩塌,张百仁与众人出了两界通道,此时众位道门高真俱都是面色阴沉下来,王家老祖看着张百仁,随即冷冷一哼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其余河东崔家、赵郡李氏、范阳卢氏……五姓七宗之人纷纷冷哼一声,看也不看张百仁与世尊,俱都是扭头离去。

    当人族的外部矛盾解决时,内部矛盾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内部矛盾是内部矛盾,外部矛盾是外部矛盾,这些门阀世家分得清。

    “还行,这些人还有救!”世尊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错,世尊欲要谋划地府,这些人肯为人族大势出力,便证明还有救。

    天下是一盘大蛋糕,大家各为其主各凭本事,此中争斗乃利益之争,不容退让。

    世尊一双眼睛扫过眼前众人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,对着张百仁轻轻一拜,然后转头看向观自在:“日后禅宗,有劳佛主了!”

    “还需阁下与我一道共同开辟大乘佛门的盛世”观自在道。

    世尊略带沉吟,然后方才道:“和尚要去转世投胎,在轮回中打磨真灵,只留一尊法身驻世阴司,日后阳间的世界和尚是不会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世尊一双眼睛看向观自在:“道统之争,气数之争至今朝已经于我来说全无用处,但我禅宗弟子却不能不争。达摩也欲要成道,不可不争!”

    “我与佛主定下君子之约如何?”世尊一双眼睛看着观自在。

    “佛祖请讲”观自在面色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佛门大兴乃天定大势,有大都督压阵,绝不会出现纰漏!但究竟是禅宗大兴还是大乘佛门大兴,还要各凭手段谋算一番”世尊不紧不慢道:“咱们为了免得伤了和气,不如文斗如何?”

    文斗,就是比算计!谁下棋的本事厉害,谁便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在世尊的眼中,李唐江山就是一盘棋。

    一边张百仁忽然嘴角翘起,他想起了佛门在李唐龙脉上做的手脚,还有武士彟的女儿媚娘这些年暗中隐藏的佛门修士。

    “这大和尚果然是心思狡诈,这是在给观自在设局,不过可惜……武媚娘已经被我种下了魔种,你这诸般心思注定是白费了!”张百仁心中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观自在瞧见了张百仁上翘的嘴角,随即心领神会轻轻一笑:“也好,咱们禅宗与大乘佛法只论经纶,各凭手段谋算,这大兴气数究竟落在禅宗还是大乘佛门,还要各凭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见到观自在答应的这般爽快,世尊反而是一愣,一双眼睛瞧着张百仁与观自在,顿时一缕不妙之感自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不对劲啊!

    确实是不对劲!观自在现在有张百仁全力支持,占据着绝对上风,怎么会答应的这般痛快?

    世尊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,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,但却知晓自己绝对被人算计了。

    不过世尊是何等人物?

    称尊做祖的存在,其已经明悟天地大道,世间之妙理菩提,心性确实是无可比拟。

    心胸博大已经不足以形容此等人物的胸怀。

    世尊连算计自己,与自己有着仙道之争的化自在天魔都能容下,天下万物又有什么不在其胸怀之中?

    教祖张道陵、世尊、等人族圣贤,怕是都距离这个境界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世尊苦笑着对二人行了一礼:“天高路长,二位咱们有缘再见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只见世尊金身瞬间分解化作了一道七彩虹光,极尽升华之后化作了一颗舍利子,转眼间便消失得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世尊走了!

    走的无牵无挂,他已经仙路门前即将圆满,缺的是轮回中法则之力的打磨。

    仙路之争,争分夺秒,世尊起步已经落后于张道陵、尹喜、等人,此时更是不敢耽搁一分一秒。

    瞧着世尊远去的方向,那极尽升华的虹光,张衡等人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“百仁,北天师道终究是你娘舅,到了你我这等境界,又岂会将那些外物放在眼中?”张衡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百仁转身看向张衡,他知道张衡的真身在轮回中沉睡,觉醒的不过是一尊分身来主持人间大局,难道张衡也已经到了那等境界?

    其实张百仁有些理解当年张衡的话,等你看够了、玩够了,这一切都只是小儿科而已,小孩打闹上不得台面,唯有九州结界的破碎、阴司地府的反攻,才是人族真正的大劫。

    与人族生死存亡比起来,一切可不都是小儿科?

    君不见张道陵一直在轮回中沉睡,道门任凭佛门折腾,任凭世尊在阳世搅合。

    尹喜就连真身被盗都不曾出面,依旧在轮回中打磨真灵,可见时间确实是不多了。

    张衡走了,留下张百仁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百仁,你……”观自在低声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原谅道门的”张百仁低垂下眼眉。

    “金顶观被灭,乃是其自寻死路,明明自己有无上正法,却偏偏贪图北天师道的天书。须知天书为一个宗门的根本,是北天师道能够成为宗教源头的保证!”观自在道。

    “金顶观的事情与我无关!我是想当年叮当的死,若非道门苦苦相逼,方才给了曹冲的机会!”张百仁转过身看向远方:“我对不起叮当!我绝不会原谅道门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张百仁转身离去,留下观自在一个人站在北邙山颠,双眼扫视着远方此起彼伏的气机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:“都是命数!”

    洛阳城

    张百仁看到了袁守城与袁天罡叔侄,此时二人正站在柳树下不语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以前一切都过去了,我也不想提,不想说!”

    说完话张百仁看也不看二人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都督!”

    瞧着张百仁这幅表情,袁守城叔侄反倒是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二人的话,此时张百仁来到后堂,却见少阳老祖抱着七夕,眼中满是慈爱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祖怎么来了?”张百仁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张家唯一血脉,唯一继承了太阳神血的血脉,我又岂能不来?”少阳老祖看着张百仁,眼中露出一抹感慨,随即一愣:“你怎么还不曾证就大罗?”

    “大罗,不是想证就就能证就的,大罗已经触及到时光法则,还需要机缘”张百仁自己心中也疑惑,凭借自己如今的底蕴,按理说证就大罗法则应该不难才是,但偏偏自己与冥冥之中的那玄妙境界毫无感应。

    少阳老祖闻言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事不在你,而是出现在了天帝的身上!当年天帝欲要逆转时空,怕是触动了时空法则,形成了不可逆转的印记,时光法则不肯对我张氏一族开放,不然怕也不只是唯有我一人能证就大罗。”

    少阳老祖眼中满是感慨,张家传承亿万年,若非当年天帝做下的业力太大,亿万年下来张家该有何等底蕴,高手如云怕是等闲。

    可惜

    天帝做下的业力太大,再加上先天神祗的复仇,张家能苟延残喘到今朝,已经是不易。

    “老祖缘何能突破大罗?”张百仁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功德!天大的功德!”少阳老祖说到这里,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叹息一声:“人道功德易,天道功德难!”

    将七夕自少阳老祖的怀中接过来,张百仁端详着七夕的面孔,已经有了几分张丽华模样:“老祖,可曾知晓大自在天子?”

    “你遇见他了?”少阳老祖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张百仁点点头,少阳老祖闻言苦笑:“那你最好是离他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张百仁一愣。

    “就算天帝也有心魔,更何况是你我?”少阳老祖眼中露出一抹唏嘘:“当然了,大自在天子运数好,不曾与天帝处于同一个时代,不然定然要被天地诛杀,成为此图卷中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图卷,指的是十日炼天图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我感应到了太阴的气机,太阴正在自沉睡中逐渐醒来,你……最好留心一点,你本身没有破绽,但七夕却是你的唯一破绽”少阳老祖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百仁动作一顿,随即冷冷道:“谁敢在七夕身上做手脚,我必然要将其千刀万剐!”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