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传教士风波
  张百仁抚摸着怀中的玉兔,站在月色下看着如水的月色,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。

  理不清的因果,划不明的界限,许多事情自己根本就无法去辨别,只能暗自揣摩,提升自己的修为,等候真相揭开的那一刻。

  “主公,您本事这般大,为何还会心烦?”小扉在张百仁手中钻了钻,眼中露出一抹诧异。

  张百仁剑灭一域,诛杀大自在天子,击败九婴、祸斗等先天生灵,小扉乃是亲眼所见。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何张百仁这般大能,还会有烦心事。

  “你呀,不懂!”张百仁摸了摸小扉的脑袋,一双眼睛内露出了感慨之色:“你太单纯,不知人心复杂!”

  小扉瞪大眼睛看着张百仁,张百仁道:“小扉可知什么是仙人?”

  小扉摇了摇头:“能在十万莽荒中活下去,小扉已经够担惊受怕的了,小扉岂敢奢求仙人那等境界。不过主公神通广大法力无边,肯定是要成仙的。”

  “你体内有先天神兽玉兔的血脉,日后只要肯在我身边努力修持,少不得一个先天神兽的蜕变,到时候长生不死并非虚妄”张百仁手指绕在小扉的耳朵上,呆呆的看着天边明月,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尉迟敬德与秦琼封神,人间气数为之一变,但却依旧有无上鬼王并非尉迟敬德与秦琼能慑服的。

  单凭二人的一缕分神,想要震慑那修持了数千年鬼王的对手,未免有些难以为继。

  “都督,纯阳道观发来了请帖,邀请您与七夕过年的时候回去,欲要祭奠一番纯阳三老以及张斐大老爷”左丘无忌快步走进来。

  “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,纵使是看在朝阳老祖、少阳老祖的面子上,这次聚会张百仁也注定要去走一遭。

  认祖归宗,纵使是自己不在意,但七夕却也要知道自己的祖宗在哪里。

  认祖归宗落叶归根,是中国人的一种特殊、独有情怀。

  “我觉得你该回去,纯阳道观并无对不住你的地方,真正对不住你的是你父亲,你爷爷对你可是真心实意”少阳老祖又犹若幽灵一般走了出来。

  张百仁闻言默然:“玄奘什么时候到达中土?”

  “快了,也就在这几日”左丘无忌道。

 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,一切皆如自己算计的那般,大乘佛门复兴,怕就是在这几十年内。

  一群人散去,张百仁将玉兔塞入怀中,亲自搂着七夕走入寝室,看了一眼那幽幽烛火,一声长叹后熄灭了灯火。

  自从见识到真我之后,张百仁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凡人一般,开始多愁善感了起来。

  月落日出,日上三竿才见张百仁站起身,吕洞宾正在院子里读书。

  他来的倒是早,吕员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吕洞宾身上,欲要吕洞宾科举成名光宗耀祖,可谓是头悬梁锥刺股,三更灯火五更鸡。

  钟离权站在院子里吞吐着烟霞,眼角却斜视着吕洞宾,一张面孔越加愁苦。

  钟离权修炼的是内家阳神,金丹大道主修内炼精气神三宝,怎么会有吞吐云霞的本事?

  能够采集日月精华的那是妖兽与张百仁,钟离权不过寻思小孩子心中好动,故意引诱对方罢了。

  只是看着吕洞宾那越来越古板、规矩的举止,显然读书已经到了骨子里,叫钟离权好生的难受。

  张百仁扫过院子里的钟离权,心中觉得好笑,然后将七夕交给了陆雨,慢慢拿起论语来到吕洞宾身边:“现如今天下刚刚平定,天子尚未来得及开恩科,你现如今尚且在幼年,一切都来得及,不必如此刻苦。”

  “先生教诲的是,只是我爹说了,孔圣人曾言: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弟子尚未到思的阶段,如今只是学而已,当刻苦钻研,熟读四书五经。人生苦短,壁如朝露,却是不可耽搁。”

  听着对方的话,张百仁闻言苦笑,这小子不愧是东华帝君转世,说起话来自有气度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给了钟离权一个你好自为之的表情,张百仁转身去前院洗漱。

  尚未洗漱完毕,就听陆电在门外道了一声:“都督,达摩来了。”

  “哦?请法师进来”张百仁道。

  不多时,就见达摩走进院子,只是对方的精神不怎么好:“见过都督。”

  “法师不必多礼”张百仁请达摩坐下,然后才笑着道:“法师状态不佳啊?不在少室山清修,来我这隐居之地所为何事。本来想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过一段凡人日子,哪里知道现如今天下皆知我在此地。”

  达摩苦笑,世尊转世投胎,将禅宗一大摊子交给了他,达摩能好过才怪。

  禅宗少了世尊镇压,对于达摩来说,压制道门的力量便越加无力。而且还有大乘佛法即将崛起,现如今达摩是焦头烂额。

  “都督可知密宗?”达摩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略有耳闻”

  张百仁道。

  “都督当在地府中见过地藏王菩萨”达摩看着张百仁。

  “见过”张百仁。

  “那都督肯定不知道,地藏王其实是世尊斩出的密宗道果”达摩苦笑着道。

  “这倒是不知”张百仁若有所思。

  “现如今密宗拜地藏王菩萨为佛祖,欲要在兴正统之争,而且一边还有大自在天子捣乱,我禅宗日子不好过啊”达摩苦笑着道。

  “这倒是烂摊子,地藏王菩萨在忙着开辟佛国,哪里有时间理会阳世的事情”张百仁摇了摇头。

  “地藏王没时间理会,可大自在天子无形无相玄妙莫测,竟然伪装成地藏王菩萨假传佛旨!!!”达摩脸上的无奈之色更浓。

  张百仁动作愣住,大自在天子倒是会玩,知晓地藏王菩萨无法干涉人间的事情,干脆来了一出假装。

  “最可恨的是,大自在天子竟然自轮回中唤醒了密宗的前辈,有四位法身高手欲要前来偷袭大都督,嫁祸给我禅宗”达摩皱成了一张苦瓜脸。

  “不会吧?难道没有人和那老古董说起过本座的威名?”张百仁诧异道。

  “都督崛起不过几十年,便可与世尊平起平坐,说出去谁信?”达摩无奈道:“毕竟是我佛门有生力量,还望都督手下留情。”

  张百仁闻言面色一动,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:“我怕四大法身强者偷袭的不是我,而是冲着玄奘去的。”

  “什么!!!”达摩惊得站起身:“不行,我要亲自去看看。”

  听到消息,达摩坐不住了,二话不说转身便走。

  “神足通?”瞧着达摩肉身直接散开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:“好怪异的神通!竟然能直接凭借肉身干涉空间的力量。”

  达摩走了,张百仁吃完早饭,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喊叫声,接着便见一些熟悉的面孔径直闯入了大厅,左丘无忌左右拦截,却是拦截不住。

  “大都督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“大都督,你这般做怕是不好吧!”

  “大都督,你未免太过分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百仁放下茶盏扫过眼前众人,得……都是之前去阴司相助自己的道门众人与门阀世家的老祖。

  “诸位,大清早的怎么那般大火气?”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放下茶盏。

  “张百仁,你在涿郡胡乱折腾,天不伏、地不收、人王不管,你自己偏安一偶胡乱折腾也就算了,为何还来祸害我等?”王家老祖的眼中满是酝怒之色。

  “我怎么了?”张百仁愣了愣神,不知这下老家伙哪来那般大的火气。

  “你还故作不知,我且问你,你涿郡走出的传道士,究竟是怎么回事?宣扬什么人民当家作主,什么打土豪分粮食、分田地,你这不是在要我等的命吗?”王家老祖怒气冲霄。

  “原来是这事”张百仁似乎恍然大悟,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,摊了摊手:“这等事情,岂是我指使的?诸位冤枉我了,这一切都是那些人自愿的!”

  “自愿的?大都督,我等今日找你来,就是想要问你一句话,你究竟管不管?这等动摇我等门阀世家根基之事,我等绝不能忍!纵使是玉石俱焚,也绝不能忍!”河东崔氏的一位老祖面色阴沉道。

  听闻此言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门阀世家的反应有些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
  那股玉石俱焚决不妥协的气势,不像是装腔作势。

  “究竟什么情况,咱们也该去去看看再说,不知诸位在何处见到我涿郡的传教士?”张百仁放下了茶盏。

  门阀世家手段深不可测,不管的话语他还真不能随便说。

  “好,都督既然想见,那咱们就随你走一遭”琅琊王家老祖冷声道。

  一群人化作道道阳神消散开,留下张百仁站在大厅中,一边陆雨抱着七夕,面露难看之色:“都督,不要紧吧!”

  “门阀世家翻不了天”张百仁话语里满是自信:“照顾好七夕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说完话张百仁身形已经消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