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我要放水魔兽了!
  张百仁思来想去,将四人都杀了怕是不好,密宗也属于佛门的支流,在大乘佛门的压制下,早晚要成为大乘佛门的囊中之物。

  而且自己若杀了密宗这四个老和尚,岂不是成全了大自在天子?叫大自在天子的谋算得逞?

  而且自己若斩了四人的肉身,只怕其轮回中的真身必然震怒,这仇怨是解不开了。

  “既然不能下杀手,那就将其一一封印,日后终有解开误会的一日”张百仁手中乾坤图一卷,便向着下方的三人笼罩了下去。

  “咔嚓”

  “咔嚓”

  “咔嚓”

  虚空破碎,三人周身丈许之处,虚空片片粉碎,将张百仁乾坤图的拉扯力抵消。

  到底是残废状态的乾坤图,比不得完美无瑕的状态。此神图内有无穷伟力映射,诸般神力加持于其上,当年全盛时期连奢比尸都能镇压,更何况是区区四个法身强者?

  须知那可是巅峰时期的奢比尸,召唤死亡国度欲要降临大荒世界。已经执掌了一方死亡国度,怕是已经修行到了一种玄妙莫测的境界。

  当年女娲娘娘镇压奢比尸,女娲娘娘已经成仙开始蜕变。对方作乱,女娲娘娘不得不将乾坤图遗落在人间,不然这等宝物与女娲娘娘性命相连,女娲娘娘岂会随便抛弃?

  “有点意思!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:“法天象地!”

  “袖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!”张百仁此时驾驭着天地伟力,袖里乾坤遮天蔽日,向着四大圣僧横扫而去。

  “好神通!不是说你无法动用道法吗?为何还会有这等伟力受你驱使?密宗之人误我!!!”见到张百仁施展神通,剩下的三位老祖俱都是勃然变色,一双双眼睛你看我我看你,情报明显有误。

  说好的对方被人道之力压制,成为一个废人呢?

  说好的手到擒来,按倒在地不断摩擦呢?

  看张百仁那施展法宝、袖里乾坤的气势,怎么看怎么不像是那种被人道禁锢了的人。

  袖里乾坤笼罩不得三位法身强者,法天象地虽然厉害,但张百仁却也只能掌控方圆十几里的天地之力,而三人皆已经修成不坏金身,却非此时法天象地可以打破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三大圣僧一只只脚掌猛然跺在地上,卷起了道道的浪潮,然后就见法天象地凝聚而来的天地大势被其打破。

  “大都督,和尚这就送你上路”大通和尚一拳轰出,虚空在不断破碎,化作了液态空气,然后不断碰撞炸裂。

  “好一个金刚!好一个金刚!好一个怒目金刚!”张百仁眼中满是凝重,口中称赞不绝。

  金刚和尚这一掌,已经不比张须驼之流差了。

  但比起专修武道,祖龙骨洗练身躯,奠定武道根基的鱼俱罗来说,差距还是有的。

  鱼俱罗天生双瞳,本身根骨便是天地间一等一的上好根骨,再加上祖龙骨头的增益,现如今鱼俱罗武道究竟到了何种地步,怕是唯有他自己知晓。

  将涿郡放在鱼俱罗手中,张百仁一直很安心,否则也不会到处浪,还敢去阴司折腾事情。

  身为道人,与武者去角力,乃是自讨苦吃。

  “嗖!”

  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了一团蓝色,在虚空中划过道道阴影,刹那间扭曲虚空向着大通和尚的拳罡打去。

  “砰!”

  大通和尚面露不屑之色:“区区小道,安能阻我?”

  大通和尚有那个自信,普天之下没有什么能打破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躯,普天之下不会有人能挡得住自己的拳芒。

  对于那蓝色光团,大通和尚看也不看,拳罡依旧勇往直前继续向前飞驰,猛然将那蓝光击飞。

  “哎呦,那个小瘪犊子胆敢打扰老祖我睡觉!”水魔兽撞在了不远处的山石上,猛然舒张身躯怒吼一声。

  “不好!”

  大通和尚刚刚将水魔兽击飞,但是下一刻却勃然变色,眼中满是凝重的看向了张百仁,他看到了张百仁得意的笑容。

  一股刺骨寒意传来,大通和尚的神魂运行开始迟缓起来,身形动作不断放慢,脸上弥漫出了道道寒霜。

  “被算计了!”

  这是大通和尚的最后一个念头,下一刻便见一层寒霜将其笼罩,大通和尚已经化作了一只冰雕。

  水魔兽被人抛出,自拳罡中惊醒,下意识的便驱动自家本源进行反击。

  水魔兽的本源啊!那是近乎于实质的法则,威能岂是大通和尚能抵抗的?

  法则之力,本来便是这天地间的至高力量,没有之一。

  “金刚不坏!”

  大通和尚拼了命的鼓动金身气血,欲要驱逐体内的寒气,此时张百仁手中乾坤图一抖,刹那间将毫无反抗的大通和尚吸纳了进去。

  一边大智、大慧两位和尚你看我我看你,眼中满是凝重的盯着不远处的水魔兽,一张脸阴沉了下来。

  “该死的,可没有人和咱们师兄弟说过,这小子竟然有先天神圣护体!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先天神圣!”大智此时头皮发麻,他纵使是金身在此,法身强者也绝不是先天神圣的对手。

  那可是掌握了法则的存在,作为天地间至高的力量,除了同样的法则之力外,其余所有力量法则之力面前不堪一击。

  “便是你们两个小子打扰了老祖我的美梦”水魔兽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盯着大智、大慧两个和尚,那一双萌萌的表情,此时却令大智大慧犹若是坠入了酷暑寒冬,眼中满是惊惶之色。

  捅破天了!

  就像是一盆冰水,哗啦一声浇在了二人的心中,将二人那一点火苗浇灭。

  这不是坑人吗?

  可没有人说过张百仁有先天神兽护身啊!

  若知晓张百仁身边跟着先天神兽,你就算打死他们,也绝不敢找张百仁的麻烦。

  打,是打不过了!

  逃?

  先天神兽掌控着法则之力,二人若法身降临,尚且有逃遁的机会,但如今淬炼了千百年的肉身在这里,除非二人舍得抛弃自己祭炼了千百年的肉身。

  但是舍得吗?

  能舍得才怪!

  君不见尹轨为了追回尹喜的肉身百般追杀句芒,若非张百仁有造物手段,只怕此事依旧没完。

  “呵呵”

  大智、大慧尴尬一笑,大智双手合十面色庄严的看向张百仁:“都督,此中莫非是有什么误会?”

  “哦?”张百仁不咸不淡的扫过二人,拿出玉锉修理着指甲:“之前二位不是说不论如何,今日定要送我转世投胎吗?”

  “我师兄弟四人定然是遭受奸人蒙蔽,还望都督发发慈悲,放过我等肉身”大智一张脸成为了苦瓜。

  “哦?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讶然:“这可是地藏王菩萨的法旨,难道二位连地藏王菩萨的法旨也要怀疑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大智、大慧眼中露出了尴尬之色,二人你看我我看你,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,只听大慧道:“都督,此事回想起来还有些蹊跷,待我兄弟查明真相,再来与都督论述也不迟。”

  “论述?不是要杀了我吗?”张百仁干脆坐在了不远处的青石上,慢慢修理着指甲,手指不紧不慢的打磨着:“有什么事情,你尽管和他说!”

  他,指的就是水魔兽了。

  “便是你们两个小光头欲要与我为难?”水魔兽一双眼睛扫视着眼前的大智大慧。

  大智大慧头皮发麻,大慧道:“前辈,我兄弟也是无意中冒犯了前辈,还望前辈开恩,饶恕了我们兄弟一次。”

  大智大慧的眼中满是无奈,眼中露出了一抹头疼,此事当真是无奈,无奈至极!

  明明是张百仁将水魔兽扔出来,但偏偏这锅兄弟二人甩不下,也不敢甩出去。

  岂是‘憋屈’两个字能形容的?

  “哦?我饶过你们,怕他不肯饶过老祖我!”水魔兽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:“你小子现在怎么说?”

  “来都来了,也不能叫二人白跑一趟,全都留下吧!”张百仁话语风轻云淡,但却叫大智大慧勃然变色,大智面色难看道:“都督,我兄弟四人不过法身驾驭金身降临,你纵使是留下我等,却也于我等兄弟真身无损。俗话说得好,冤家宜解不宜结,大都督不如放出我的两个师弟,然后此事就此揭过如何?日后我兄弟绝不与大都督为敌!”

  “呵呵!”张百仁冷然一笑,没有回应大慧大通的话,只是低头继续认真的修理着指甲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你们也看到了,不是老祖我不肯放你们走!”水魔兽忽然叹了一口气,猛然一口寒**出,刹那间冰封一方天地,将大智大慧围困住。

  “大都督,你当真要鱼死网破不成?”大智面色焦急道:“我兄弟出去,还能为大都督周旋密宗与大都督的矛盾,若大都督将我等封印,只会加剧矛盾,于大乘佛法传道、佛宗兴盛百害而无一利。”

  “威胁我?”张百仁抬起来头,看向在龙卷风暴中的二人,嘴角微微翘起:“有意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