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大自在天子现身
  “走!”

  瞧着那铺天盖地的寒气,两位法身强者见到张百仁如此决然,顿时知晓再无回旋余地,随即二话不说直接纵身而起,竟然直接舍弃了肉身,法身欲要遁走。

  可惜

  想的倒是不错。

  但水魔兽的雾气若那么容易化解,也不会称之为先天之力,法则之力了。

  张百仁很认真的搓着指甲,对于那两位阳神法身的遁逃,却是看也不看。

  “啊!”

  只听得一声惨叫,二人法身刚刚与雾气接触,便被冰封垂落在地。

  “嗖”

  此时张百仁大袖一挥,将二人法身送回肉身内,然后乾坤图展开,瞬间将二人法身连带着阳神收入了乾坤图中。

  摊开乾坤图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,只见此时乾坤图内依旧是一片荒芜的世界,世界内道道裂缝横生,空间裂缝在肆虐,地水风火在卷动。

  纵使是经过张百仁几年的调和,乾坤图虽然有所起色,但却依旧如当年那般,起色并不是很大。

  细看那灰色的土地上,不知何时多了四粒尘埃。

  山河社稷图灰色的大地上,多了四粒微不足道的尘埃。

  张百仁手指轻抚过手下的图卷,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,慢慢卷起了手中的图卷。

  “你就不怕他们四个在那失落的世界里死掉?”水魔兽眼中露出了一抹怪异:“山河社稷图内空间乱流不说,世界边缘处随时都有可能卷起地水风火的浪潮,到那个时候……。不然你以为奢比尸为何宁愿舍弃真身,也要一滴精血带着本命元灵逃出来,他是怕乾坤图的世界崩灭,彻底将其埋葬在虚空中,永世不得见天日。”

  “不碍的,有我修复世界法则,岂会叫乾坤图破灭?”张百仁慢慢将乾坤图卷起来:“世界末日的气机,对于其金身也是一种磨练、机缘,也算是我给那四个和尚本尊的一个交代。”

  “对方怕是不领情”水魔兽化作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,向着张百仁袖子里钻去。

  此时玉兔探出脑袋,轻轻接住了水魔兽所化的珠子,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。

  “终有一日,会领情的!这也是我日后挟禅宗的一个重要筹码!”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将乾坤图塞入袖子里。

  “啪”

  “啪”

  “啪”

  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拍掌之声,张百仁心中一惊,对方距离自己这般近,竟然提前没有半分察觉,当真是叫人心中惊悚。

  不远处的半山处,一袭白衣的大自在天子站在那里,面带笑容的看着张百仁。

  大自在天子没有容貌,就像是其心一般,无形、无定相,时时刻刻都在变动,老少男女都可以在其中看到,甚至于张百仁能在其中看到自己。

 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大自在天子可以降临阳世,他并不觉得奇怪。

  有生灵的地方,就一定有心魔。有心魔的地方,大自在天子自然可以降临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是你假传地藏王菩萨佛旨的吧”张百仁放下了手中玉锉,吹了吹指甲,然后看向大自在天子。

  “不错,地藏王如今被人堵在阴司,虽然立足哪里,但却那里也去不得!世尊又去转世轮回,普天之下谁还能分辨真伪?”大自在天子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得意。

  张百仁闻言默然,过了一会方才轻轻一叹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:“天魔果然别有独特之处,不知可有弱点?”

  “你若能葬尽众生,亦或者说能在刹那间诛杀众生心中的魔念,便可将我斩杀!但是众生念起,我必然还会复活!”大自在天子看着张百仁:“我不受封印,不死不灭,没有人能杀死我。想要战胜我,唯有修炼出一颗琉璃之心,不染丝毫尘埃,不惹分毫念头。”

  “哦?”张百仁斜视着大自在天子:“果然是无解的!”

  “咱们本来不应该是敌人,但你偏偏与我做对,欲要阻我成道”大自在天子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:“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心眼小,身为魔头岂会宽容大度?卑鄙、无耻、各种阴谋诡计我都会施展出来,就看你能不能破解了我的手段。”

  “只要你不对七夕下手,各种手段任凭你施展”张百仁话语里满是霸气。

  “呵呵”大自在天子冷然一笑:“张百仁,我敬你修为不凡,乃是一代天骄,你未免太过于小看我了!”

  “我也是一代先天魔神,有强者尊严的!”大自在天子眼中露出一抹愠怒。

  任谁被这般小瞧,心中也不会好受。

  张百仁闻言一愣,看着大自在天子眼中的怒火,随即苦笑着道:“是我的错,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

  大自在天子闻言面色稍霁:“你一个后天生灵能有今日成就,我敬佩你!七夕一个弱女子,一个小女孩,我岂会去做什么手脚?但你要自己心中清楚,并不是我诞生了心魔,而是先有心魔,才会有我的操控。我不算计七夕,有些人却不会放过她。而且最关键的是,随着七夕接触世俗,受到红尘功名利禄的困扰,自然而然会诞生不甘、贪婪、骄傲、虚荣等诸般情绪,到那时心魔滋生,可不是我的算计,你不要将锅扣在我头上。”

  “你是说有人在算计七夕?”张百仁闻言面色一变。

  大自在天子瞧着张百仁,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,眼中露出一抹奇怪之光:“有个老不死,想要做你便宜女婿,借你气数渡劫成仙而已。还有一群老不死的,欲要坏了你心境。”

  “咔嚓”

  张百仁双拳紧握,指掌间风雷酝酿,眼中露出了一抹怒火:“谁!”

  龙有逆鳞,触之必怒。

  毫无疑问,七夕便是张百仁的逆鳞。

  “呵呵,不可说!不可说!”大自在天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:“对了,你将一缕情丝寄托于七夕身上,这消息是我传出去的,你莫要怪我!”

  “混账!”一道先天神雷迸射,自其指尖飞出,刹那间打在了远处的山石上,大自在天子狂笑声中人已经远去。

  “混账!”张百仁暗骂一声,眼中满是凝重之色:“事情似乎有些麻烦啊。”

  确实是很麻烦,众人知晓自己的一缕情丝寄托在七夕的血脉内,定然想办法算计自己,从而牵连到七夕。

  “回去!”

  张百仁收敛了乾坤图,转身向洛阳城而去。

  对于张百仁来说,眼下有两件事情最重要。

  其一便是寻找到上古不周山的踪迹,这个张百仁已经有了一点线索。其次便是修复女娲娘娘的乾坤图,女娲娘娘的乾坤图对于此时张百仁来说,乃是克敌制胜的最佳法宝。

  诛仙四剑不出的情况下,自己最大的凭仗便是乾坤图。

  庭院内

  龙母抱着七夕,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东海方向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张百仁来到庭院内,接过龙母怀中的七夕,面色阴沉的转身离去。

  密室内

  玉兔脖子上挂着一颗水蓝色、拇指大小的珠子在来回奔跑玩耍,水魔兽这厮也不知为何,竟然与玉兔打成一团。

  要不要种魔?

  看着七夕稚嫩的面孔,纯净的眼睛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犹豫。

  “小子,你可要想清楚,一旦你真的将七夕种魔,七夕还是七夕吗?那只是你的一尊分身罢了!”水魔兽开口,以他的智慧,有什么看不穿的?

  张百仁面色阴沉,手指敲击着案几,眼中露出了一抹犹豫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“有办法,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!”张百仁闭上眼睛,体内神性、诛仙四神开始快速的推演诸般玄妙变化,露出了点点凝重之色。

  不能种魔,那还能怎么办?

  “能不能有一种办法,将你的后手藏在七夕神魂深处,然后在给那些想要算计你的人一点惊喜”水魔兽道。

  “不行,七夕的神魂太脆弱,我若想做手脚,只能从那一缕情丝上下手,将那一缕情丝化作元神,暗中潜伏在七夕的血脉中保护着七夕”张百仁面色阴沉了下来。

  他不怕这群人算计自己,只怕这群人出手算计七夕。

  张百仁面色凝重,不断的推演着诸般妙法。

  “有了!”

  张百仁忽然一拍大腿:“我真是笨啊!我虽然不可以护持七夕,但我的太阳法身却可以通过血脉之力,加持于七夕的身上,通过血脉之力,神魂降临于七夕体内。”

  “哈哈哈!哈哈哈!我张百仁真是一个天才!”

  在密室内呆了七天,没有人知道七日内发生了什么,只是在出关之后,七夕已经变了模样,眉心处多了一点米粒大小的金黄色光泽。

  “日后七夕便交托给你照看了”张百仁看向龙母,龙母身为龙族的真龙血脉,本事绝对不弱。

  大家都只是看到了其地位,却忽视了其实力。

  “待到七夕成年后,我会放你离去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龙母:“君子一言,快马难追!”

  “好!”龙母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只是道了一个字。

  ps:加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