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戏耍二魔神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“呼~”此时李世民深吸一口气,一双眼睛看着远方漫步虚空的张百仁,无尽神辉在其周身散发而出,天地万物为之屈从,山川江河为之凝顿。

    张百仁过处异象惊天动地,张百仁其实也很无奈,他能怎么办?

    先天神祗的力量玄妙无双,一举一动莫不有天地之力加持迎合,所过之处异象自生。除非他不动用先天神祗的力量,但若不动用先天神祗的力量,人道压制了其十成力量,张百仁能怎么办?

    他也很绝望啊!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出场自带buff的男人!”张百仁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缓缓落在了山顶,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了李世民与李渊父子,忍不住捂嘴轻轻一笑,顿时叫场中气氛又尴尬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唱的这是那出?”张百仁不理会李渊,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李世民。

    “有人自己想死,我也拦不住的!”李世民冷冷一哼。

    听了李世民的话,张百仁笑了笑,看向一边的李建成:“大公子,咱们可是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没有好脸色,只是冷冷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,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张百仁在玄武门中起到的作用,瞒不过李渊三人。

    “唉!”张百仁无奈的叹一口气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”

    “都督,你可算来了,咱们等你好久了”此时陆敬修走上前来,岔开话题,打破了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,开启鬼门关容易,想要镇守住鬼门关可是难上加难!你道门做好准备了吗?”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跨步走入主座,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百仁,你莫要啰嗦了,还是赶紧打开鬼门关吧”张衡在一边有些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这三天张衡可是烦心的很,头发都要愁白了,任谁发觉自家宝物被人惦记上,都不会太过于好过。

    更何况那惦记宝物的人实力强悍无比,你叫张衡怎么办?

    虽然宝物是楼观派的,而不是他北天师道的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喝了一口茶水,扫过道门的众位道人,方才慢慢站起身,看到秩序井然的北邙山,轻轻一叹:“物是人非!”

    观自在一袭白衣,站在了张百仁身边,手中提着心灯道:“你小心点,阴司可未必能叫你顺利的打开鬼门关。”

    张百仁伸出手,一盏心灯自观自在体内飞出,落在了其掌心:“酆都大帝,你可知错?”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不得好死!你不得好死!”酆都大帝在铜灯内不断哀嚎挣扎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死不悔改!看你能坚持到几时!”张百仁将心灯送回观自在袖子里,然后略带沉吟道:“你机缘巧合之下既然已经斩出法身,不如将其法身送入轮回中打磨。”

    “待玄奘取经回来之后再说吧!”观自在闻言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也罢!阴司乃日后道统之争的关键,阳世就这么大地方,阴司是众生轮回之本源所在,谁小瞧了阴司,谁就是傻子!”张百仁放下茶盏,缓缓登临北邙山山巅:“可曾选好地址?”

    “便是那座山峰”三符童子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道。

    “葬阴大阵?”张百仁一双眼睛落在那山峰上,便再也挪不开目光:“天然的葬阴大阵,不可能吧!”

    “都督好眼力,天然的葬阴大阵自然是不可能,此山峰乃我道门高真历经千年布局,经过千年时间改天换地,迁移了此地的风水,更改了此地的局势”陆敬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百仁一双眼扫过此处地脉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:“这就是千年势力的底蕴!”

    移山倒海张百仁能做到,但那必然天崩地裂,不知要死伤多少生灵,造下多大业力。

    而且移山倒海搬移的只是山头,并非山下地脉,搬移的山峰也是死山而已。

    但眼下却不然,道门千年布局,利用风水改变地脉,再利用地脉改变山头,当真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这般直接改换天地磁场,不知要造下多大业力。道门想要偿还这般大因果,却是还需积德行善,方才能道统久远。

    “大手笔!大手笔!”张百仁砸吧着嘴,周身神力开始涌动流转,召唤虚空中冥冥存在的鬼门关,然后体内神力迸射,下一刻只见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凭空涌现,翻江倒海一般在天空中沸腾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一道道惊雷在天地间划过,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扫过天边的乌云,声如惊雷:“牛头马面何在?”

    虚空扭曲,愁眉苦脸的牛头马面二人组被张百仁强行自虚空中拉了出来,然后只见空间扭曲,一尊黑色古朴透漏着太古洪荒气机的大门,缓缓自扭曲的虚空中出现。

    “无生,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牛头的眼中满是憋屈。

    “二位使者为何如此说话,在下不过是想请二位使者帮我办一件小事罢了!”张百仁面带笑容的看着牛头马面:“还望二位使者操控鬼门关,再此葬阴之地留下通道,化出一尊鬼门关的分身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鬼门关时刻变动,根本就不允许停在一个时空,你不要痴心妄想了”马面断然否决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百仁不以为然道:“二位尊神不要逼我,还是二位尊神自己动手的好,免得稍后我动起手来,咱们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牛头马面乃先天神祗,此时指着张百仁气得说不出话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,怒火在狂涌。

    “办还是不办?”张百仁面色淡然的看着牛头马面二位尊神。

    “办是可以办,不过咱们兄弟这口气却不顺,还要拿你出出气!”牛头手中一根狼牙棒划破虚空,瞬间向张百仁砸来。

    罡风卷起,犹若实质,空气化作了液态,在片片破碎炸开。

    猛烈的罡风刮得周边山川飞沙走石,吹荡着张百仁的衣衫,吹乱了其鬓角处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百仁眉头皱起,对于开碑裂石的狼牙棒,却是看也不看,只是依旧面无表情的瞧着牛头马面。

    “都督小心!”

    不远处道门众位老祖惊呼,若因为一个鬼门关将张百仁折进去,那可是人族的大损失。

    “呼~~~”

    黝黑的狼牙棒贴着张百仁头皮停下,那牛头眼中满是憋屈的看着张百仁,任凭其如何催动,内心如何咆哮,但身子就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,再也前进不得分毫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寒光闪烁的三角叉洞穿空气,不见半点波澜,向着张百仁咽喉刺来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牛头的狼牙棒将马面手中三角叉砸飞,然后威势不绝的向着马面真身砸去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马面骇然的看着牛头。

    牛头眼中满是憋屈,但却说不出话,只是手中狼牙棒舞动的密不透风水泼不进,马面失去了先手,此时被狼牙棒打的节节败退,毫无招架之功。

    “张百仁!”瞧着牛头眼中的那一抹憋屈,马面如何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身形直接化作黑气散开,然后真身出现在张百仁身前,一掌向着张百仁拿来。

    手指漆黑,细密的鳞片在闪烁,就仿佛是一条幽灵般穿梭在空气中,不带半点涟漪。

    嗖~

    这一手快若光电,刹那间便到了张百仁身前,眼见着要将张百仁抓的脑浆迸裂,可马面的身形忽然顿住,然后此时牛头的狼牙棒赶来,顿时将马面砸的脑浆迸裂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场中安静了下来,牛头身躯恢复控制,手掌紧紧的攥住狼牙棒,一双眼睛凶狠的看着张百仁,却不敢有半点动作。

    “怂了?二位尊神要认清现实!”张百仁摇头晃脑:“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太过分了!”马面刹那间真身复原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二位岂不闻: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乎?”张百仁背负双手,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人群中

    李世民手掌缩在袖子里,攥的虚空炸响,一双眼睛面无表情的盯着张百仁,手背却是青筋暴起,殷红色血液自手掌中缓缓滴落,却被尉迟恭不动声色抹去。

    众位道人见此一幕只会觉得张百仁道行通天,但李世民却心中针扎一般,他也遭受过张百仁毒手。

    不错,就是张百仁毒手!他可不会忘记,自己的神魂中也中了张百仁的魔种。

    今日张百仁可以轻松将两位先天魔神戏弄于指掌间,明日轮到他李世民,还不是一样的下场?能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兔死狐悲哀其同类!

    “陛下,失态了!”尉迟敬德拍了拍李世民肩膀:“陛下已经成为命运之子,有天命镇压己身,区区魔种又岂能控制陛下?”

    “可终究是一个大麻烦!谁也不知道那魔种的底细,张百仁此魔头修为越加高深莫测,近乎于不可思议,日后谁知道能玩出什么幺蛾子?”李世民压低嗓子道。

    不单单李世民,不远处中了五神御鬼**的元神真人,此时也面色阴沉了下来,默不作声的看着场中形势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