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茅山宗师陶弘景
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道门众位修士的目光,张百仁自然看在眼内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现如今阳神真人出世,各位元神修士在宗门中的地位不上不下,地位有些尴尬,没有决定权。而且有些机密消息,这些元神老祖根本就不知道;宗门有什么大的决策,也插不上手,张百仁现在对于那些元神修士一直都是放养状态。

    即没什么用,而且操控人还会触动道门那根紧张的神经,张百仁暂时还不想那么做。

    暗子已经落下,以后究竟能不能有用,还要看机缘。

    牛头马面面色憋屈的看着张百仁,大家确实是杀不死张百仁,但却被张百仁恶心的够呛。

    “打开鬼门关,我倒巴不得阳世就此被鬼门关攻陷,最好彻底将此人千刀万剐,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到他”马面与牛头转过身,二人齐齐施展法力,手中神通流转,刹那间一道道黑色纹路流转,然后化作了一道道水镜般的投影,纷纷映射在鬼门关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玄妙,见过镜子的映射吗?

    只见镜子内一道道神光流转,鬼门关上的玄妙纹理竟然纷纷映射在镜子上,然后只见镜子内一道道神光闪烁,下一刻就见那镜子内神光似乎活了过来一般,竟然刹那间扭曲化作了实质的光影,自镜子内脱离出来,悬浮于葬阴之地上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虚空扭曲震动,接着就见那葬阴之地上空无数阴气浮动,化作了一条条巨蟒灌注于虚幻的镜子内,随着镜子内气机不断凝实,只见那虚幻的鬼门关竟然开始逐渐凝固,栩栩如生的与葬阴之地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一座黝黑深邃的门户,镶嵌在大地上,而葬阴之力的地脉、格局,便是此地脉的动力。

    瞧着黑白无常手中的水镜,张百仁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,似乎发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时光、因果、轮回、等等……还有别的法则!!!”张百仁看着牛头马面手中的水镜,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“开鬼门!”

    此时那牛头马面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,随即一声呵斥,只听得阳世间惊雷滚滚,天空中翻滚的云层终究是化作无穷雷电垂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马面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:“鬼门关属阴,阳世乃是阳。阴阳碰撞交汇之前,乃是天地劫数!”

    阴阳相生大家都知道,但是当阴阳刚刚一接触的那一刻,定然是轰然碰撞,唯有在碰撞中找到那个融洽的点,方才是阴阳交合的锲机。

    此时阴阳碰撞,鬼门关内铺天盖地的阴气冲霄而起,惹得天地间无数雷霆轰落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虽然开启鬼门关,但若叫其抵挡天地之威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这就是神祗的特性,先天神祗乃天地孕育,可以执掌天地法则,但却偏偏挡不得天罚之力!

    天克!

    天罚对于先天神祗是天克!

    阴阳碰撞,其内有无穷伟力汇聚,数不尽的力量交汇重叠,其内无穷伟力不断迁移转动。

    “有趣!有趣!”张百仁接连拍手,然后转过身看向了不远处的张衡等道门高真:“诸位,此事我也无能为力,能否扛过天雷,还要看诸位手段。”

    张百仁体内的先天神祗也是神祗,除非祭出诛仙阵图,方才可以磨灭天雷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趣!鬼门关开启已经是不易,我等如何敢劳烦都督出手镇压天雷!”张衡眼中满是湛然之色,此事道门早有准备,一双眼睛看向了不远处的上清老祖:“有劳道友出手!”

    上清老道士闻言点点头,一双眼睛看向远方,然后对着远方虚空,恭敬一礼:“有请上清宗师出手!”

    陶弘景,是虽然出身与茅山,但迫于当时的环境,只能以上清宗师的身份行走于世间。

    陶弘景时代,佛教大兴,当年佛教得了南朝支持,压得道门喘不过气,当年南梁举国崇佛,素有‘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’。当年佛门大势,陆敬修自茅山横空崛起,但却不得不被佛门打压,无奈之下只能参悟佛道双修之途,前往阿育王塔受戒。

    当年天师道素有南陆敬修,北寇谦的说法,但是寇谦新天师道一世而亡,被逼的不得不转世投胎,陆敬修也隐居避世,躲避天道大势。

    可以说,当年陶弘景以一己之力撑起了道门的大梁,避免了佛门彻底将道门火种剿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当年佛门确实是势大,而且道门又发生变故,只能陶弘景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话语落下,只见茅山方向虚空扭曲,就见一座宝塔恒跨虚空而来,挡在了鬼门关上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任凭天雷滚滚,那宝塔稳若泰山,将所有滚滚天雷俱都吸收拉扯了进去,在那一刻宝塔上的符文似乎活了一般,竟然不断蜿蜒扭曲栩栩如生的欲要从宝塔上跳跃下来。

    洗炼!

    陶弘景竟然在借助雷霆来洗炼自家的法宝。

    果然,能阳神成道,镇压了一个时代的强者,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般雷光,就算法身强者都能劈死,但却只能淬炼陶弘景的宝塔。

    “见过诸位道友、高真、前辈”一道气若游丝的声音自宝塔中传出:“老道真身尚在沉睡,一缕阳神算计我道门将有大机缘,特意前来相助一臂之力。请恕老道礼数不周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“道友说哪里话,你能出手,便是我等道门的气数,我辈岂会在乎那般虚礼?”张衡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能得前辈抬爱,道人三生有幸!”陶弘景的声音自宝塔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前辈当不得,我辈修士参悟了阳神大道,已经朝游北海幕苍穹,开始接触天地本质,老道不过先走了一步而已,你我理应互称道友”张衡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陶弘景不再谦让,二人互称道友之后,才见陶弘景念头一转,看向了观自在:“道友了不得!”

    “真人谬赞”观自在闻言一愣,随即连忙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老道我所言句句属实”陶弘景话语中满是感慨、沧桑:“当年灭佛之战,世尊强行出手,打得我道门无数高真坠入轮回,纵使是我道门崩灭了世尊真身,将其打入轮回,但我道门却也元气大伤,高手俱都是苟延残喘。”

    “偏偏当年佛门得了朝廷支持,我道门面临着灭门的危机,若非那佛门顾忌轮回中的老祖,只怕我道门当年一役已经灭门了!那是我道门的耻辱,不曾生活在那个时代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时代对我道门意味着什么!那是何等的屈辱,所有道门中人,都必须要拜入佛门,方才能得以保存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天道轮回报应不爽,道友居然创建大成佛宗,夺了佛门的气数,确实是解了我道门的心腹之患”陶弘景话语里满是回忆、唏嘘。

    不远处陆敬修也满面感慨,对着陶弘景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观自在闻言摇了摇头:“非我功德,乃是大都督智慧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张百仁站在鬼门关前,听着陶弘景的话,心中暗自吐槽:“你说佛门差点灭了道门,你怎么不说尔等将佛门当成了肥羊,养肥了就直接开宰!佛门日子岂不是比你还要苦千百倍?”

    “都督,贫道陶弘景这厢有礼!”陶弘景此时话语一转,竟然对准了张百仁。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一愣,但却是不曾失了礼数:“真人有礼!”

    “老道虽然在轮回中沉睡,但对都督已经如雷贯耳,那诛仙剑的杀机更是几次将贫道自沉睡中惊醒。宗门中小辈不识天数冒犯了都督,还望都督恕罪!”陶弘景对着张百仁赔罪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!真人乃有道高真,我与茅山诸位道友,不过是一些打闹玩笑罢了,不值一提!不值一提!”张百仁眼睛里满是精光,却是避开身形,不肯受陶弘景这一礼。

    陶弘景是真正宗师,张百仁岂能不敬?

    “哈哈哈!哈哈哈!日后惊瑞降临,老道定要与都督把酒言欢,畅谈一场”陶弘景在宝塔内大笑。

    虚空中惊雷阵阵,滚滚雷霆将陶弘景的笑声淹没,然后再也听不到其声响。

    待到过了一时三刻,才见虚空中雷霆逐渐缓泻,慢慢有了消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此时去看那雷霆中的宝塔,与之前相比已经发生了蜕变,散发出一种玄妙莫测的韵味。

    那种韵味张百仁说不出来,但却是这宝塔实实在在与之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天空雷云消散,只见那宝塔在虚空中对着众人顿了三顿,然后猛然撕裂虚空,刹那远去。

    雷劫消散,但真正的劫数才刚刚开始,来自于阴司中至强的存在,是否允许众人开辟两界通道。

    不说大自在天子,就说地府十殿阎王,俱都不是好惹之辈。

    而且传说中十王第一阎罗王,可以掌控时空寰宇,乃是时间之神的后代,也不知晓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过地府绝对是一趟浑水,所有太古大能半数都隐居其中,稍有不慎爆发出来,九州必然犹若是危卵。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x81zw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