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零九十三章 剑婴反噬
    聂天脸色阴沉如水,目光如杀地盯着烈焰九锋。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烈焰九锋的为人,阴狠至极,而且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他不将三生血玉交出来,烈焰九锋真的会把帝释天杀掉。

    但是三生血玉关系到雪儿的记忆恢复,如果此时交出去,聂天心中实在不甘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总归要把三生血玉交给我,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而已,我想你也不希望这位前辈出事吧?”烈焰九锋见聂天还在犹豫,不禁循循善诱道。

    聂天眉头皱起,冷冷说道:“烈焰九锋,你不用激我。不就是想要三生血玉,我给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烈焰九锋的话虽然是在诱导聂天,但说的却是事实,聂天迟早都是要把三生血玉交出去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想多一点时间,研究一下三生血玉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为了不让帝释天有危险,聂天决定将三生血玉交出去。

    聂天手掌一翻,掌心之上出现一块艳红如血的玉石,正是三生血玉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三生血玉!”烈焰九锋在看到三生血玉的瞬间,双瞳猛地一缩,激动得直接惊叫出来。

    三生血玉,这是他苦苦追寻的东西,此刻就在他的面前,一伸手就能拿到,这让他如何不激动。

    “三生血玉,给你了。”聂天看了一眼手上的三生血玉,虽然心有不甘,但还是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聂天真的把三生血玉扔了过来,烈焰九锋眼神一颤,身影一动,直接伸手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拿三生血玉,先问过我手中的弑神剑!”但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森寒如冰的声音却是突兀地响起,旋即一道剑影突然呼啸而出,直直地向着烈焰九锋袭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帝释天!”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,聂天猛地反应过来,看清楚出剑之人,直接怪叫出来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此刻出剑之人,竟然会是帝释天!ow9o

    “唰!”下一瞬间,凌厉无比的剑影落下,空中响起一声怪异的脆响,三生血玉竟然被直接劈成两半,而烈焰九锋的一条手臂,也被直接斩下,顿时血流如注,半边身体都被鲜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“啊-!”突如其来的剧痛,瞬间袭遍全身,烈焰九锋骤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嚎,整个人好似一头沐浴在鲜血之中的猛兽,连眼睛都变得赤红血腥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聂天和苍澜同时反应过来,同时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两人身形很快,鱼跃而出,一人拿到一半三生血玉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就在两人身影落下的时候,烈焰九锋愤怒的咆哮声响起了起来,疯狂怒吼道:“我明明已经将你的剑意封印在泣血剑婴之中,你为什么还能使用剑意?”

    他一脸惊骇地看着帝释天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非常确信,自己已经将帝释天的剑意封印住,为什么后者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剑?

    聂天此时也非常疑惑,刚才他感知帝释天的身体,后者体内的剑意的确被封印住了。

    那么刚才的一剑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封印,就想封住我的剑意,你未免太小看传说剑者了。”帝释天沉沉开口,全身释放出庞然无边的剑势,好似一柄利剑,屹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,你强行冲破了泣血剑婴的剑意封印?”烈焰九锋脸色一变,惊骇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算太傻。”帝释天冷冷一笑,眼中杀意沉沉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烈焰九锋怒吼一声,随即看向苍澜,叫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此时,苍澜已经拿到了半块三生血玉,虽然不知道完整的,但是也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帝释天强行冲破泣血剑婴的剑意封印,这是烈焰九锋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手臂没有被帝释天斩断,或许还有一战之力,但现在,他绝不可能是帝释天的对手,所以只能先离开。

    烈焰九锋和苍澜两人,身影一动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聂天看到帝释天没有阻拦的意思,也就没有妄动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也有半块三生血玉,所以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烈焰九锋和苍澜两人,身影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“噗!”而就在这个时候,帝释天突然身躯一颤,周身气势瞬间散去,旋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稚嫩的小脸变得惨白如纸,身形颤颤巍巍的,竟然站都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帝释天!”聂天见状,身影一动,来到帝释天身边,将他搀扶住,紧张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其实聂天刚才就看出来了,帝释天是在死撑着。

    否则以帝释天的心性,绝对不会轻易放烈焰九锋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强行冲破剑意封印,现在遭到泣血剑婴的反噬,需要休息。”帝释天艰难开口,整个身体都是瘫软的,气息也是非常微弱。

    “帝释天,你先回九极。”聂天赶紧打开九极,让帝释天回去。

    同时,小肥猫的身影也一闪而逝,进入九极之中。

    聂天知道,帝释天遭到泣血剑婴的反噬,后果肯定十分严重,绝对不是休息一下就能恢复的。

    现在小肥猫也进入九极之中,应该能够保证帝释天不死。

    “赶紧离开这里!”聂天担心帝释天的伤势,不敢再耽搁,准备立即离开。

    “想走吗?”但就在这个时候,两道身影却是出现了,挡住了聂天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两人也和水原香一样,想要霸占引动九黎石碑的功劳吗?”聂天看到拦路之人是血痕和暗幽厉,不由得脸色一沉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行吗?”血痕阴冷一笑,眼中杀意瞬间变得浓烈。

    既然水原香能够霸占九黎石碑的功劳,他血痕为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“血痕,暗幽厉,就凭你们两个废物,也想抢占引动九黎石碑的功劳,真是可笑!”一旁,水原香的冷笑声突然响起,带着极其浓烈的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血痕猛然回头,一脸冷蔑地看着水原香,狂声说道:“水原香,现在的你已经身受重伤,只要我愿意,随时都能杀了你。你还敢在我的面前嚣张,简直就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血痕,不要跟他们废话,杀了他们两个,引动九黎石碑的人就是我们俩。”暗幽厉冷然一笑,阴暗如深渊的眸子透着极度的阴冷杀机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水原香冷冷一笑,旋即周身气势狂放而出,茫然无尽的可怕力量,疯狂散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