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二百九十六章 主动示好
    天邪神目光低沉地看着聂天,眼神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其实他只是猜出了一些事情,但是并不知道,聂天和圣天老祖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害怕了。”聂天看着天邪神的反应,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弧度,极为挑衅地说道。

    尽管天邪神在掩饰,但是却还是被聂天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初见等人的脸色,也是唰地一变。ow9o

    天邪神此刻的反应,的确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本尊和圣天老祖之间,有些交情。”片刻之后,天邪神目光一定,说道:“你刚才的那一招人剑斩星,应该是来自三才圣阵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本尊疑惑的是,为什么你的剑招之中,明明有三才圣阵的真意,但气息却是和三才圣阵截然相反。”

    平淡的声音,落在每一个人的耳边,却好似惊雷一般。

    天邪神竟然认识圣天老祖!

    君初见等人眼神颤抖不止,神情瞬间变得呆滞。

    圣天老祖是什么时代的人物,已经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天邪神,竟然认识圣天老祖。

    那他,究竟是什么人,他的年龄又该是多么惊人。

    人群的反应,更是夸张,直接石化原地,看向天邪神的眼神,完全是呆滞错愕的。

    圣天老祖,可以说是遗弃之地的剑道传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竟然亲眼见到了一名,与圣天老祖几乎同时代的剑者,心中的震撼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聂天看着天邪神,心中同样震惊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想到,天邪神居然认识圣天老祖!

    但他还算平静,勉强压下心头的惊讶,淡淡一笑,说道:“没想到,你居然知道三才圣阵。”

    天邪神知道的东西,远比聂天想象得要多。

    仅仅凭借一招人剑斩星,就看出三才圣阵,这份眼光,的确独到。

    “圣天剑印是什么,本尊很清楚。”天邪神的目光变得平静许多,说道:“当年圣天老祖留下圣天剑印的时候,本尊就在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开启圣天剑印,而且没有被圣天剑魂杀掉,足以证明,你和圣天老祖之间的关系,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更为难得的是,圣天老祖竟然愿意把三才圣阵用在你的身上,这就更加说明,你的身份,极为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本尊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所以不想得罪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对于圣天剑盟,你只是一个外人,这一趟浑水,你没有必要陷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天邪神说得很诚恳。

    聪明的人都能听出来,他是在像聂天示好。

    聂天淡淡一笑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心中非常震撼,好像天邪神对圣天老祖,非常了解,也非常忌惮。

    而且从天邪神的话来判断,圣天老祖并没有死。

    “聂天。”看到聂天不说话,天邪神再次开口,手中竟是出现一块令牌,说道:“我手上的这块令牌,乃是天邪世家的天邪策令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插手这件事,这块令牌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凭着天邪策令,你可以让天邪世家,为你做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交易,对你而言,百利而无一害,成交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天邪神扬起手中令牌,只要聂天答应,他就会把令牌交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天邪少谦和鬼谷七祸看到天邪神的举动,纷纷一愣,随即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天邪神居然会把天邪策令拿出来,只是为了不让聂天插手。

    天邪策令,这可是天邪世家的至高令牌,只有天邪世家最核心的几人,才能拥有。

    此时,就算他们不愿意承认,但也看出来了,天邪神对聂天非常忌惮。

    聂天的身后,潜藏着极为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君初见等人的眼神,剧烈颤抖着,纷纷聚焦在聂天的身上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如此强大的天邪神,竟然会在聂天的面前,主动示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,聂天的回答,将决定君傲晴的命运,甚至决定整个圣天剑盟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天邪神大人,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。”这个时候,聂天终于开口了,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知道天邪策令是好东西,但我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提醒天邪神大人,作为一名强者,说出去的话,做出去的承诺,一定要遵守!”

    天邪神听到聂天的话,眉头一皱,眼神瞬间一沉。

    很明显,聂天是在提醒他,关于天邪少谦的赌约。

    聂天现在的态度表明,他一定会保护君傲晴!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插手这件事?”天邪神眼神一定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聂天重重点头,回答得非常坚决。

    “老师,让我出手,宰了这小子!”这个时候,天邪少谦突然低吼一声,杀意沉沉地看着聂天。

    只要天邪神点头,他就会立即出手,灭杀聂天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天邪神冷斥一声,低沉的目光扫过天邪少谦,后者吓得眼神一颤,小脸惨白惨白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邪少谦太过狂妄,搞出一个赌约,现在也不必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叫聂天对吧。”接着,天邪神冷静不少,目光突然看向君傲晴,淡淡说道:“既然你想插手这件事,那本尊就给你一个面子,也给圣天老祖大人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尊接下来,要讲一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幽冥公主听完故事之后,还想继续留在云谷圣天,本尊不会强迫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想离开这里,你也不能强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提议,你接受吗?”

    聂天目光微微一凝,随即点头,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你讲完故事之后,君傲晴的去留,由她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天邪神朗声一笑,眼神诡异地扫过君傲晴,似乎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君初见的脸色,却是难堪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知道天邪神要说什么,但他却没有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“傲晴,希望你不要怪我。”君初见心头哀叹一声,暗暗看了君傲晴一眼,眼神在明显地逃避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在说什么啊?”君傲晴小脸惊恐,眼神颤抖不已,眼眶之中的眼泪,已经流到了脸颊上。

    “幽冥公主,看来你对自己的身世,一无所知啊。”天邪神冷冷一笑,随即大手一挥,一个巨大的结界出现,将聂天和君傲晴等人,全部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天邪神不希望太多人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是秘密,不能泄露。

    天邪神布好结界,目光随即扫过君初见,淡淡一笑,对君傲晴说道:“幽冥公主,本尊现在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叫君傲晴,君初见也不是你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正的名字,叫幽冥无瑕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正的身份,是幽冥世家的人,幽冥帝国的公主殿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