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玉家家主
    玉枫城大街之上,两道身影并肩而行,正是聂天和君傲晴。

    “聂天,我们马上就要去见玉家家主,刚才你羞辱了玉家的三少爷,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君傲晴黛眉微微蹙着,不无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不过是教训了白痴而已。”聂天却是云淡风轻,全然不在意地说道:“只要玉家家主不是白痴,就不会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君傲晴点了点头,勉强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但她心中还是觉得,这一次玉家之行,估计会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聂天和君傲晴来到玉府门外。

    玉府大门,由两名护卫把守,守卫森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聂天走上前去,尚未开口,那两名护卫便上前一步,冷冷低吼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哥,我是风云盟的人,奉风云盟主之命,拜访玉家家主。”聂天淡淡一笑,早有准备,手上拿出一块令牌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风云令!”两名护卫看到聂天手中的令牌,猛然一愣,直接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看上去貌不惊人的聂天,竟然能拿出风云令。

    风云令可以说是九大域界之中,最具权威的令牌之一。

    聂天手中的风云令,是他离开风云盟之前,聂道给他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里面请。”两名护卫不敢怠慢,恭敬地让路。

    聂天淡淡一笑,迈步进入。

    进入玉府,在一名护卫的带领下,聂天和君傲晴来到玉府大堂。

    “大人,请您稍等,我这就去请家主。”那名护卫躬身说了一声,随即离开。

    聂天也不着急,就在大堂之中等着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一道青衣身影出现在大堂之外,尚未进入大堂,声音便传了过来:“风云使者大驾光临,玉某有失远迎,望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聂天站了起来,走到大堂之外,目光灼灼地看着那青衣男子,淡淡一笑道:“玉家主说的哪里话,聂天冒昧到访,实在是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出现在聂天面前的人,是一名中年男子,身材颀长,一袭长衣,气息浑然雄厚,一看就是半步巅峰强者。

    之前聂道跟聂天说过玉家家主,所以聂天一眼认出面前之人,正是玉家家主,玉生霖。

    “聂天小友,里面请。”玉生霖看着聂天,惊讶于后者的年轻,眼神不由得一颤,随即便恢复正常,淡淡一笑道。

    接着,众人进入大堂,各个落座。

    玉生霖端坐主位,目光在聂天身上打量着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但是却没有说出来,而是说道:“聂天小友,不知风云盟主大人派你前来,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聂天淡淡一笑,道:“玉家主,实不相瞒,我这次来玉家,并非是风云盟主之命,而是为了私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私事?”玉生霖愣了一下,随即脸色便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他好歹是一大世家之主,身份尊崇。

    他是听说聂天是风云使者,所以才亲自接见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聂天竟然是为了私事而来。

    但是玉生霖没有太过,依旧保持着风度,毕竟聂天的手上有风云令,而且还是姓聂的人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找本家主,有什么事吗?”不过玉生霖的口气却是变了,甚至连对聂天的称呼都变了。

    聂天也不在意,笑着说道:“我来给玉家主送一个东西,同时也想向玉家借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送东西?借人?”玉生霖听到聂天的话,脸色明显变得更加冰冷,一边端起茶杯抿着茶,一边说道:“说说看,你想送什么东西?又想借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送这个。”聂天依旧是一副平静的神色,手掌一翻,手心之上出现一枚令牌,正是玉家先祖玉厉临死之前交给他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噗!”玉生霖看到聂天手上的令牌,双瞳骤然一缩,随即一口茶咽到一半,狂喷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一下红了,死死盯着聂天手中的令牌,一眨不眨!

    聂天看着玉生霖激动又滑稽的反应,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枚令牌对玉家而言,一定非同小可,所以玉生霖有这种反应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聂,聂天小友,你手上的令牌,从何而来?”足足数秒钟之后,玉生霖才反应过来,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手中所拿的令牌,名为玉古令,是玉家先祖的私人令牌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玉古令还牵涉到玉家的一个大秘密,跟玉家祖地有关。

    玉家祖地一直处于封闭状态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,没有玉古令。

    因为玉古令,正是打开玉家祖地的钥匙!

    玉生霖想不通,玉家先祖的私人令牌,为什么会在聂天的手上?

    “我手上的令牌,是玉厉大人亲手交给我,让我转交给玉家主。”聂天一脸淡然,并不隐瞒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”玉生霖再次呆滞住,一脸惊骇地看着聂天,嘴巴张开,却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玉家先祖是什么时代的人,而聂天又是什么时代的人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属于一个时代的两人,怎么会产生交集?

    “聂,聂天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玉生霖强迫自己冷静一下,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玉家主,你看我的样子,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聂天淡淡一笑,反问一声。

    “先祖大人在上古之时就已陨落,而你的年纪”玉生霖难掩心中惊讶,沉沉开口。

    “玉家主,玉厉大人之前并没有死,而是一直被囚禁在暗海黑狱。”聂天不等玉生霖说完,便打断了他,然后把暗海黑狱之中生的事情,简单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对玉生霖并没有太多隐瞒,甚至说出来,是他亲手杀了玉厉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先祖大人!”玉生霖听完聂天所说,整个人一下站起,全身气势轰然而起,整个大堂都猛然一震,似乎要崩塌。

    聂天早就知道玉生霖会是这样的反应,并没有多少慌张,而是一脸淡然,说道:“玉家主,当时的情况怎样,你并不了解,我也不想解释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玉厉大人被囚禁在暗海黑狱这么多年,他的心性已经被黑暗吞噬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让他一直被囚禁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给玉厉大人报仇,我也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要提醒你,你现在的实力,未必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声音平淡,但每一句话,却又透着张狂。

    玉生霖目光一颤,一下呆滞住,明显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聂天端坐一旁,并不着急,等着玉生霖做出选择。qL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