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章 最大惊喜
    下方众人望着高空之中的鲜明一幕,眼神颤抖不已,神情彻底呆滞。

    那稳如山岳的身影,银发飞扬,目光凌厉,如同一柄利剑,屹立天地之间,正是聂天。

    而那鲜血淋淋的身影,自然就是花子富了。

    花子富就算是是用了一个强大的阵法卷轴,瞬间提升力量,却仍旧不是聂天的对手!

    此时的聂天,虽然表面上只是至高神后期实力,但他真正的战力,已经达到半步巅峰!

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,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你,怎么会······”片刻之后,花子富突然开口,但他身影刚刚移动一下,就突然一震,在空中炸裂成一片血光。

    他的体内,充斥着太多狂暴的剑意,武体在瞬间无法承受剑意的压迫,崩然炸裂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”血腥淋淋的一幕,让所有人双瞳一缩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聂天实在太可怕了,一剑之下,花子富竟是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  此时,就连紫竹流岚和三尊等一众强者,都彻底震撼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聂天实力恐怖,但却没有想到,后者竟然能恐怖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当花子富使用阵法卷轴的时候,三尊觉得,聂天完全有自保的能力,但要杀花子富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们才知道,还是太小看聂天了。

    紫竹流岚望着聂天,一双美眸微微颤抖着,丹唇也有些抖动,目光灼灼放光,心中暗暗说道:“聂天,本宗主果然没有看错你,你的实力,一定会惊艳所有人的!”ow9o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开启登天之路那一道门,本宗主就能救出他了!”

    紫竹流岚震撼于聂天的战力,心中更是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她之前对聂天只是抱有几分希望,但是现在,她对聂天有十足的信心!

    “花子富,这是你自找的,怨不得我。”高空之中,聂天冷冷开口,身影微微一动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花子富强势挑衅,而且准备得很充足,显然是对聂天抱着必杀之心。

    刚才的极招对拼,如果不是聂天实力强悍,那么死的人,就是他!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撕了你!”但就在此时,一道狂怒的声音,骤然响起,随即一道身影冲天而起,好似一头狂龙,全身气势雄浑激荡,向着聂天疯狂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聂天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强悍气势,目光微微一凝,嘴角直接扯动起一抹冷冽的笑意,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找死!”

    “地剑,吞月!”下一瞬间,他猛然转身,全身剑意再次激荡到极致,神魔之力再出,一道身影剑影轰然而落,如同九天降下的惊雷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人群在数万米之外,感觉到头顶传来滚滚剑势,顿时眼神颤抖,齐齐惊叫。

    聂天的这一剑,无论是气势和威力,比他之前的一剑,更加强大!

    “嘭!”随即,剑影落下,一声闷响,那一道狂冲而来的身影,直接倒飞出去,如同一颗铅弹,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地面猛然一震,坚硬的青石地板之上,出现一个数百米的深坑,四周全部开裂,碎石崩飞,土浪滔天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一道血色身影躺在深坑之中。

    “花长老!”人群定目一看,不由得齐齐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那血色的身影,蜷缩颤抖着,竟然是执法堂大长老,花木缺!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事情发生在一瞬之间,人们根本没有看清楚,向聂天袭击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的人竟然是花木缺,内心的震撼,可想而知!

    如果聂天能够灭杀花子富,尚在情理之中,所有人都能理解,可以把聂天当成妖孽。

    但是聂天一剑击败花木缺,那就是颠覆众人的武道认知了。

    花木缺可是执法堂大长老,被认为是第七宗除了宗主之外的第二强者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因为极少有人知道,三尊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竟然被聂天一剑击败,这种震撼,难以言语。

    聂天的实力,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武道认知。

    众人根本无法相信,一名至高神后期武者,竟然能有如此惊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连紫竹流岚和三尊,也彻底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此时才知道,还是低估聂天了!

    足足十几秒钟之后,三尊等人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太可怕了,半月之前,他的实力并没有这么强,一定是吸收了露水彩虹的力量!”月尊心中暗暗惊叫,神情惊骇。

    他记得,半月之前见到聂天的时候,后者的气息,并没有现在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聂天服下露水彩虹之后,实力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阳尊和星尊两人,同样一脸呆滞,心头的震撼,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问你们,我有资格参加登天之路吗?”高空之中,聂天身影如山,根本不去看花木缺,而是目光扫过现场众人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但是每一个字落在众人的耳边,却如九天惊雷一般,震得耳膜都要破裂。

    之前的时候,大多数人都认为,聂天没有资格参加登天之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在他们见识到聂天的战力之力,再也不敢说之前那样的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聂天没资格参加登天之路,那么第七宗的人,没有一个人有资格!

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,没有任何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笑,不再多说什么,身影一动,直接落下。

    紫竹流岚在一旁,目光灼灼地看着聂天,心中忍不住兴奋,暗暗说道:“他的天赋,太可怕了。恐怕只有万重山宗的那几个妖孽,才能比得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紫竹狼七,我亲爱的哥哥。这一次的登天之路,聂天就是小妹我送给你的最大惊喜!”

    心头冷笑着,紫竹流岚看向聂天的眼神都带着一丝邪异,再一次确信,她没有杀聂天,是明智的抉择。

    “聂天,我们走吧。”接着,紫竹流岚来到聂天身边,淡淡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微微点头,一脸淡然。

    接着,紫竹流岚和三尊带着聂天等四人,以及另外三名参加登天之路的武者离开。

    自始自终,紫竹流岚都没有再去多看花木缺一眼!

    花木缺为了报仇,精心策划这一出挑衅的戏码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的结果,却是让他又死了一个孙子,同时自己也受重伤了。

    这就叫,自作孽不可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