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五百五十五章 红流剑意
    众人不可置信地看着紫竹狼七,完全无法相信,原来盗取宗门圣物的人,竟然是他!

    “紫竹狼七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!”慕红流冷眼看着紫竹狼七,脸色愈发的低沉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一切,都是从常雨枫的口中得知。

    而常雨枫是无意之中听他的爷爷常坤说起,常坤则是直接参与了当年的事情,是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!”紫竹狼七沉沉开口,好似在一瞬之间失去了所有信念。

    宗门圣物的确是他盗取,当初的他急于提升实力,便打起了宗门圣物的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宗门圣物是万重山宗的圣物,被宗门弟子视作万重山宗的至高之物。

    即便是宗主,也不能将圣物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所以紫竹狼七就利用慕红流演了一场大戏,牺牲慕红流,盗取宗门圣物。

    如今事情败露,他纵然追悔莫及,也已经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“慕红流,当年的事情,是我对不起你,就算你现在杀了我,我也毫无怨言。”这个时候,紫竹狼七抬起头来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他也不会逃避。

    这个宗主之位,他是注定不能再做了,而且他自认,也没有实力做万重山宗的宗主了。

    慕红流被囚禁在登天之界这么长时间,深受禁力咒术的压制,实力不仅没有变弱,而且还变得更强,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慕红流实力如此之强,由他来当万重山宗的宗主,对整个宗门而言,是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至少从此之后,万重山宗不必再受其他宗门的欺凌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杀你,不管怎样,你都是我的义兄!”慕红流看着紫竹狼七,说道:“但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,你可有把我慕红流,当做你的兄弟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紫竹狼七双瞳一颤,说道:“自始自终,你都是我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慕红流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那我倒要问问你,难道在你眼中,区区一个宗门圣物,比兄弟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”紫竹狼七愕然一愣,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的确把慕红流当成兄弟,但是他也的确陷害了慕红流。

    整个宗门之中,或许只有他知道,宗门圣物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慕红流这个圣物守护者,都不知道,宗门圣物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,紫竹狼七自动卸任宗主之位,慕红流成为新的宗主。ow9o

    紫竹狼七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惩罚,只是被关押起来。

    一切尘埃落定之后,聂天回到第七宗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聂天。”就在他刚刚回到房间之后,小肥猫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肥,怎么了?”聂天目光微微一凝,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尊感觉,那个叫慕红流的家伙,他的剑意很特殊,或许可以帮助君丫头压制万灭之力。”小肥猫眉头皱着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聂天双瞳一颤,欣喜不小。

    他正在发愁,如何才能帮助君傲晴压制万灭之力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已经距离君傲晴中万灭之力十多天时间,若是再想不出办法,君傲晴就有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。”小肥猫点了点头,却是没有十足的把握,说道:“之前他和奎木军对战的时候,一剑之下,剑意对万灭之力的压制非常明显,这也是他能轻松灭杀奎木军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回想之前的画面,不禁点头。

    慕红流和奎木军之战,前者的红流剑意,的确是非常可怕,瞬间轰碎万灭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要再等几天,等慕红流彻底破开体内的禁力咒印之后。”小肥猫眉头皱了一下,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重重点头,他当然知道,慕红流的禁力咒印,还没有完全解除呢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三天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聂天来到万重山大殿之外,他尚未靠近大殿,便被两名护卫拦下。

    “主宗大人在大殿之中商议重要之事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一名护卫看着聂天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在殿外等着。”聂天淡淡一笑,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但就在此时,大殿之中传出一个声音,极为清亮悦耳,正是紫竹流岚。

    那两个护卫愣了一下,随即闪身退开,让聂天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聂天迈步进入大殿之中,远远看到三道身影,都是他熟悉的面孔:慕红流,紫竹流岚,紫竹狼七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有什么事吗?”慕红流看着聂天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宗大人,我想请你帮一个忙。”聂天微微躬身,并不客气,将君傲晴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慕红流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让君傲晴姑娘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聂天点了点头,将君傲晴从九极之中带出来,平放在大殿之上,悬浮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慕红流感知着君傲晴体内的气息,淡淡一笑,说道:“原来奎木军所使用的力量叫万灭之力,这位姑娘被万灭之力击中,生命气息流失得很快。”

    “主宗大人,你的剑意能够破解万灭之力吧?”聂天见慕红流一脸轻松,眼神之中闪烁着炽热之意,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慕红流淡淡一笑,接着便没有犹豫,开始释放体内的剑意,慢慢地将君傲晴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聂天感知着君傲晴体内的气息,惊喜地发现,后者体内的万米之力果然慢慢地变弱了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之后,慕红流开始收敛周身剑意,额头之上却已经渗出了滴滴汗珠。

    “主宗大人,君傲晴没事了吧?”聂天感知到君傲晴体内的万灭之力已经几乎消失了,只是人还没有醒过来,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慕红流擦去额头汗珠,说道:“她体内的万灭之力已经所剩无几,等她醒过来之后,用不了多长时间,万灭之力就会彻底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主宗大人。”聂天赶紧道谢,然后将君傲晴送入九极之中。

    “主宗大人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先告辞了。”接着,聂天微微躬身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聂天!”但就在这个时候,紫竹狼七却是开口了,喊住了聂天。

    “紫竹大人,有什么事吗?”聂天身形微微一滞,转身看着紫竹狼七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冰封遗迹的武者,对吗?”紫竹狼七微微皱眉问道,心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聂天点了点头,反问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紫竹狼七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奇怪,让他不禁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万木灵心而来,对吗?”紫竹狼七皱眉皱得更深,目光之中涌动着怪异的光芒,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