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六百四十六章 拜你为师
    朱大江和另外一名武者同时出手,向着两个假阵眼狂轰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同时一颤,流露出炽热之意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道掌影,如狂龙一般,破渊而出,狂暴的气势,撼动天地,四周虚空都微微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朱大江两人毕竟是半圣级别的强者,即便是受到压迫之力,倾尽全力之下,依旧是威力极大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道掌影,同时落下,虚空之中传出沉闷的巨响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空间之中竟然出现了两团可怕的漩涡,直接将两道掌影,吞噬吸收。

    “嘶-!”众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一愣,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目光剧烈的颤抖着,心中的惊恐,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众人原本以为,朱大江两人出手,一定能直接破开大阵,却没有想到,竟然会是眼前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嗯?”朱大江两人,同样是一愣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同时转身,想要问木水镜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但就在这一刻,那两团可怕的漩涡,却是颤动了一下,随即两道血色利刃出现,气势似乎不强,但是却极为凌厉,快到极致,肃杀无比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朱大江和那名武者,猛然一惊,刚想做出反抗,却是根本来不及,利刃倏然而过,直接洞穿了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两人胸口之上,各自出现一个血洞,正是心脏致命之处。

    鲜血狂涌而出,鲜血淋淋,惨烈异常。

    “木,木······”朱大江转身看着木水镜,伸出手臂,想要说什么,却是再也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他身影倒下,在地上晃动两人,再也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另外一名武者,与朱大江同样的下场,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惨烈的一幕,让所有人神情一愣,呆愣原地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片刻之后,木水镜反应过来,愕然开口,同样是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他明明感知出来,那是两个阵眼所在,但是为什么朱大江两人,却惨死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其他人也反应过来,目光纷纷聚焦在木水镜身上,却是没了之前的崇拜,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怀疑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木大师所说的阵眼,不是真正的阵眼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阵眼,否则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两名半圣强者,就这么死了,真是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虽然没有直接职责木水镜,但是言语之中,却是没有了之前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木水镜如梦初醒,整个人的状态很不正常,不停地摇头,显然不愿意接受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老师,是不是这两人的实力太弱了,无法毁掉阵眼。”这个时候,那名黑衣武者,也就是木水镜的弟子梁肃,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木水镜眼神微微一颤,连连点头,说道:“一定是这样的!这两个人,只是半圣武者而已,实力太弱了,根本没能力毁掉阵眼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目光扫过众人,说道:“大家不要惊慌,请相信老夫的判断。哪位实力强大,请再次出手,毁掉阵眼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落下,但是所有人都在不由自主地后退。

    朱大江两人就这么死在他们的面前,谁还敢随意出手?

    “凌云,你来出手,一定能毁掉阵眼!”木水镜见所有人都在退缩,只得将目光放在燕凌云的身上,几乎是恳求着说道。

    燕凌云眉头皱起,想了一下,上前一步,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他和木水镜认识,还算有几分交情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,木水镜既然开口了,他实在不能推却。

    接着,木水镜又看向其他人,他还需要另外一名强者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而在此时,一道声音响起,竟是有人主动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我剑魔!”众人齐齐一愣,看清楚那人的面孔,不禁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主动站出来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无我剑魔秦秋寒。

    “很好,剑圣和剑魔同时出手,一定能毁掉阵眼。”木水镜看着秦秋寒,脸色欣喜不已,激动说道。

    燕凌云和秦秋寒两人,乃是真正的剑界巅峰强者,两人联手,绝对是非常罕见的一幕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灼灼,显然是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但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声音却是响了起来,说道:“剑圣大人,你不能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燕凌云愣了一下,随即转身看向那道身影,正是聂天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两个地方,根本不是阵眼!”聂天上前一步,眼神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燕凌云再次一愣,一脸疑惑地看着聂天,显然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胡说什么?本大师确定的阵眼,还会有错吗?”木水镜脸色低沉着,看向聂天的目光森寒无比,涌动着无法掩饰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错,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!”聂天冷笑一声,随即随手一扬,两股剑意涌出,悬浮在两处虚空,朗声说道:“木大师,仔细看清楚了,这两处地方,才是真正的阵眼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色,同时变了,看向聂天的目光,很是怪异,有疑惑,有惊讶,但更多的是不屑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聂天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,再一次质疑木水镜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对阵法一窍不通,凭什么质疑老夫?”木水镜一张老脸阴沉得几乎滴水,沉沉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木水镜,你仔细看看,我所指出的两个地方,是不是阵眼?”聂天眉头一皱,直呼木水镜的名讳,说道:“如果我说错了,任凭你处置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木水镜目光一凝,眼中闪烁出一抹炽热,说道:“小子,这可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“是我说的。”聂天淡淡一笑,一脸坦然。

    “好!”木水镜眼神一寒,冷冷说道:“老夫倒要看看,你说的两个地方,是不是阵眼所在。如果你说得对,老夫甘愿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木水镜的话,目光剧烈一颤,非常惊讶。ow9o

    木水镜这个话,说的可是太绝了。

    万一聂天说对了,那可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拜我为师,我还要考虑要不要收呢?”聂天淡淡一笑,一脸的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对于小肥猫的阵法造诣,他有绝对的信心。

    木水镜的话,说的太大了。

    木水镜恶狠狠地看了聂天一眼,并不多说什么,开始重新感知大阵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的一张老脸,变得越来越阴沉,越来越难堪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感知大阵之后,竟然发现,聂天所说的两个地方,才是真正的阵眼所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