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六百九十二章 必须见她
    九极,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数百米之巨的寒煞妖茧悬浮着,不停地释放着寒煞之气,四周空间之中,漂浮着冰凌,好似利刃一般,极为锋利。

    空间之中充斥着极为可怕的寒力,让人感觉到近乎窒息的压迫。

    而此时,寒煞妖茧之外,却是出现了怪异的一幕:一对寒煞之气凝成的翅膀,连接在妖茧的最高之处,渐渐地凝为实体,寒煞之气也变得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聂天望着眼前的一幕,目光凝紧,心头有些莫名地激动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翼墨的第二对寒煞妖翼,马上就要凝成了。

    “聂天,快退开!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小肥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突然怪叫一声。

    聂天目光一凝,瞬间做出反应,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启星魂之翼,身影瞬间一动,狂退千米之外。

    “嘭!”就在这一瞬间,那巨大的寒煞妖茧,竟然是直接崩碎,顿时空中迸射出无尽的寒煞冰刃,好似万剑齐发,向着四面八方齐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喀喀喀……”漫天的寒煞利刃,所过之处,空间都被冻结,天地之中的寒煞之气,在一瞬之间达到了一种近乎狂暴的程度。

    四周数万米之内的天地,好似瞬间变成了一个冰窖一般。

    聂天眉头一皱,身影再度狂退,同时开启星魂之盾,抵御寒煞冰刃的袭杀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无数的寒煞冰刃轰击在星魂之盾上,直接崩碎,化作寒气消散。

    但是聂天却是感觉到,一股股寒气,异常凌冽,竟然是穿透星魂之盾,直接侵入他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他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和骨骼都要被冰封住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下一瞬间,聂天做出反应,体内九道至尊龙脉,疯狂运转,一股股龙气激荡在四肢百脉之中,强行将体内的寒煞之气逼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不敢大意,背后双翼一震,狂退数千米之外,终于感觉到空间之中的寒煞之气变弱了,这才稳住身形,看向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高空之上,漫天冰嘶之中,一道身影慢慢变得清晰,后背之上,有着两对长达数百米的黑色寒煞妖翼,寒煞之气,极为浓烈,似乎能够冰封一切。

    “翼墨!”聂天看清楚那道身影,眼神一颤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吸收了冰霜龙珠的力量之后,翼墨终于突破了寒煞妖茧的束缚,成功长出了第二对寒煞妖翼。

    而在下一刻,聂天突然感觉到什么,双瞳猛然一缩,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他惊骇地发现,翼墨此时的实力,竟然已经达到至高神巅峰了!

    长出第二对寒煞妖翼,翼墨的实力居然爆升了!

    “收!”就在这个时候,翼墨的身影动了,嘴角扯动一下,随即两对妖翼一动,空间之中寒煞之气竟然开始极速汇聚,疯狂地涌入妖翼之中,被妖翼吸收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聂天看到这一幕,脸色微微一变,心中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寒煞妖茧瞬间崩碎,爆发出极为可怕的寒煞之力。

    幸亏小肥猫提醒得及时,否则的话,聂天必然要被寒煞之力击中,吃一些苦头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实力,虽然不至于被寒煞之力重创,但是绝对会很狼狈。

    “聂天。”这个时候,翼墨身影一动,直接落下,来到聂天身边,一双眸子泛着邪寒之意,但是却非常诚恳,微微躬身,说道:“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聂天为翼墨做的一切,后者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在暗海黑狱之中,如果聂天不管翼墨,后者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聂天还帮助翼墨长出了第二对寒煞妖翼。

    “不好客气,我们是朋友。”聂天淡淡一笑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翼墨却是神色冷漠,直接说道:“我翼墨是恩怨分明的人,你为我做的一切,我会牢记于心。有朝一日,我会回报给你。”

    聂天脸色一僵,不禁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似乎在翼墨看来,聂天的救人之举,纯粹是一个交易。

    聂天随即一笑,也不介意。

    翼墨整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,极难接近,但最少是个有信义的人。

    聂天之所以救翼墨,只是单纯的觉得,这个人值得救。

    至于翼墨怎么想,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这个时候,聂天突然想到什么,惊叫一声,随即身影一动,向着一处山谷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聂天来到山谷之中,看到戚武云袖依旧被冰封着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突然想到,寒煞妖茧崩碎了,会不会影响到冰封状态之下的戚武云袖。

    好在戚武云袖没事,聂天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冰封戚武云袖的时候,小肥猫直接掠夺了一些寒煞之气,将前者冰封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现在寒煞妖茧不在了,戚武云袖依旧处在被冰封的状态。

    翼墨的身影,随即跟了过来,见聂天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,不禁皱眉道:“聂天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聂天微微摆手,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脸色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,聂天再次查看一下戚武云袖和玉忌无双的情况,确定两人没事,便不再停留,和翼墨一起,离开九极。

    “翼墨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小院之中,聂天看着翼墨,淡淡一笑问道。

    关于翼墨的身份,他知道一些,但并不是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翼墨的肩上,肩负着寒煞翼族复兴的重任,他以后的路,必然不好走。

    “我会离开九域,去其他域界,寻找我的族人。”翼墨点了点头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嘴角笑了一声,并没有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在我走之前,我还要做一件事情。”这时,翼墨双目之中突然闪烁出一缕诡异的光采,眼神变得极为坚定。ow9o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聂天感觉翼墨的神情不对,不禁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见一个人。”翼墨目光低沉,竟然是隐隐蕴含着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“见什么人?”聂天感觉到翼墨眼中的杀意,脸色唰地一变,心头莫名一沉。

    “聂清婉的母亲!”翼墨面沉如水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听到翼墨的话,眼神一滞,整个人一下僵住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他就已经猜出来,翼墨极有可能是要去见陆离。

    但当翼墨亲口说出来的时候,他依旧感觉到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很明显,翼墨之所以知道陆离的存在,肯定是聂清婉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聂清婉未必知道,自己的母亲是光明天使,但是翼墨从聂清婉的描述之中,一定猜出了陆离的身份。

    翼墨从九极之中出来,立即要见陆离,而且眼中有杀机,显然不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能让你见她。”聂天目光一凝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见她!”翼墨却是眼神凌冽,极为坚定,泛动着阴冷的寒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