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七百九十二章 狗屎脓包
    景鸿冷冷开口,一双眼睛高傲而阴狠地盯着聂天,好似后者是他最痛恨的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景鸿的话,让聂天脸色骤然一沉,眼中怒火翻腾,隐隐有杀机涌动。

    “景鸿,你瞎叫唤什么?滚!”巨山感觉到聂天神色不对,赶紧怒吼一声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不要跟一条疯狗一般见识。”巨河拉着聂天,生怕后者冲动之下,直接出手把景鸿灭了。

    聂天脸色低沉似水,好似一块寒冰,凌冽肃杀。

    但他始终没有动,而是在控制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巨山巨河,你们两个是白痴吗?全学院的人都知道,这小子是叛徒聂风华的儿子,你们还认他当老大,难道你们两个,也想当叛徒吗?”景鸿冷笑一声,姿态竟然是更加嚣张。

    “景鸿,你最好马上闭嘴,否则别怪我们兄弟俩不客气!”巨山脸色一沉,冷冷怒吼道。

    景鸿嘴角扯动一下,却是冷笑道:“巨山巨河,我们现在可是在外院大殿广场,你们敢对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圣魂学院规定,弟子之间,严禁私斗,如果有解决不了的恩怨,可以到生死台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巨山眉头一皱,还想再说什么,却听到聂天的声音响起,低沉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不理疯狗。”巨河比较灵活,答应一声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聂天此刻不作,并不代表他不愤怒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想在一条疯狗身上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学院,全都是像景鸿一样的人,如果他每一个都去计较的话,岂不是要累死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看到聂天等人要走了,景鸿却是冷笑起来,大声说道:“败类叛徒的儿子,果然是个孬种,你以后跟你的叛徒老爹一样,一定是一个败类人渣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挑衅的声音落下,让聂天目光一凝,身形一滞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目光之中的火焰,终于压制不住了,猛然转身,冷冷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景鸿看着聂天,猛然感觉到后者眼中的冷冽杀机,不由得眼神一颤,竟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,好像小绵羊被恶狼盯上一样。

    他很奇怪,自己是堂堂的二阶半圣,为什么会在一名神境巅峰武者面前,感觉到威胁?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他就冷静下来,心中说道:“刚才一定是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接着,他冷笑两声,说道:“小子,我说你爹是败类人渣,你以后也是败类人渣!”

    “轰!”景鸿的声音落下,聂天双目之中的怒火,彻底克制不住,瞬间释放,好似压抑了许久的火山爆一样,瞬间的气势,笼罩一片虚空。

    一瞬之间,景鸿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杀意锁定,让他顿生无助绝望之感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巨山巨河也察觉到了不妙,齐声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你作死!”下一刻,聂天厉吼一声,随即身影一动,好似一头野兽一般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景鸿双瞳剧烈一颤,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渗入骨髓的寒冷,这是最真切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杀他!”巨山巨河吓得大脸一颤,大声叫道。qL11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在学院之中,而且就在外院大殿的广场之上,若是聂天杀了景鸿,绝对是犯了学院大忌。

    他之前杀了田卓文和陈水滨,但知道这件事的人,毕竟很少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,可是大不相同了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景鸿的身份不简单,乃是圣月皇朝的皇子!

    “噗!噗!”就在此时,聂天身影直接来到景鸿身边,距离后者不足五米,周身剑意狂涌,化作两道凌厉的剑刃,直接迸射而出,在景鸿的脸上,留下两道深可见骨的剑痕!

    而在剑刃落下的瞬间,聂天的身影也停住了,一双眼睛如利刃一般,死死盯着景鸿,好似能将后者的灵魂刺穿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景鸿愕然一愣,猛地惊叫一声,随即竟是如同疯癫地喊了出来:“我没死!”

    在刚才的一瞬,他已经感觉到了致命的危机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死定了,但是聂天竟然忍住了,没有杀他!

    他简直不敢想象,聂天只是一名神境巅峰武者,为什么能在一瞬之间,爆出如此强悍而具威胁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在绝望之中,竟然忘记了防御!

    “呼!”巨山牛眼一颤,看到景鸿还活着,不禁呼出一口气,悬着的一颗心,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靠!什么味?”而在此时,一旁的巨河皱了皱眉,随即看向了景鸿,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景鸿也是一愣,这才察觉到,双股之间竟然湿热一片,一股尿骚味弥漫在空中。

    他,吓尿了!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此时,聂天看都不看景鸿一眼,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狗屎!”

    “脓包!”

    巨山巨河兄弟,各自撂下一句话,紧紧跟上聂天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景鸿双瞳颤抖着,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嘴唇打架半天,最终没敢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哇!”直到聂天三人的身影走远了,景鸿突然摸着脸上的两道血色剑痕,竟然哇啦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应该是想妈妈了吧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刚才真是太帅了。那两道剑痕,简直比杀了景鸿还解气啊。”巨山跟在聂天身后,哈哈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个叫景鸿的小兔崽子,平时仗着家世,恨不得天天拿鼻孔看人,这次真是教他做人了。哈哈哈!”巨河更加开心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嘴角扯了一下,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不杀景鸿,其实是要给其他人做个样子,让景鸿脸上的两道剑痕告诉其他人,挑衅他聂天,就是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手段,有些狠辣,但至少能让聂天清静一点,少一些白痴蹭上来作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三个人来到外院大殿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们来了。”就在他们刚刚进入大殿的时候,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,带着千年不变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季仇五。”聂天目光一凝,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具,不是别人,正是外门第一人季仇五。

    “季仇五,你怎么也在?”巨山看到季仇五,不由得愣了一下,一脸愕然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山河双傻,难道你们也要参与这次任务吗?”而在此时,另一道声音声音,阴冷而低沉,透着一股浓浓的蔑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