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两千九百八十九章 地狱种子
    聂天再次看到那双邪眼,脸色不由得一变,神情惊骇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他突然感觉到脸上的极魔灭印,竟然有了感应,突然变得灼痛无比。

    随即,极魔灭印开始向下凹陷,好似一道利刃一般,让聂天的脸上出现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道血痕越来越深,鲜血随即流出,染红了聂天的半边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聂天强忍着剧痛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没事吧?”华一如看到聂天脸上鲜血淋淋,不禁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极魔灭印是什么,但他在极魔灭印之中,感觉到了一股庞大而黑暗的力量,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其他人反应过来,纷纷看着聂天,神情惊恐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聂天摇了摇头,他对极魔灭印同样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而在这个时候,小肥猫的惊叫声响起,骇然道:“极魔灭印与寒煞血卷之间似乎有某种可怕的感应,如果寒煞血卷开启,极魔灭印的力量会被瞬间释放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极魔灭印有多强大,小肥猫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就算聂天的脸上只有一道极魔灭印,这一道封印的力量释放出来,不仅聂天无法承受,在场的所有人,都要跟着一起陪葬!

    “聂天,你必须阻止那家伙,寒煞血卷绝对不能开启!”小肥猫紧张不已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聂天答应一声,脸上的剧痛传遍全身,让他的脸都变得扭曲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想阻止翼墨,但是他现在连靠近翼墨都不可能,怎么阻止?

    “这禁制只存在于道台之上,你必须想办法到那道台上去。”小肥猫的声音再次响起,急急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他却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祭坛之中的禁制实在太强大了,如果要破开这个禁制,需要花费至少数月时间。

    而现在,翼墨可是马上就要开启寒煞血卷了。

    “聂天,我送你上祭坛道台!”这个时候,华一如突然开口了,他的手掌之上,出现了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东西,看上去像是一块圆圆的石头,但是其外却密布着黑色的符文,而且释放着非常黑暗的气息,极为怪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聂天强忍剧痛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狱熔炉所孕育出的地狱种子,其内蕴含这最纯粹的地狱禁力,这股禁力,足以对抗寒煞祭坛的禁制之力。”华一如沉沉开口,眼神炽热地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目光一颤,他没有想到,地狱熔炉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寒煞祭坛可是寒煞翼族的先祖建造,其内的禁制之力异常强大。

    地狱种子竟然能对抗祭坛禁制,实在恐怖。

    聂天看着华一如,不知道接下来后者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得出来,地狱种子之中蕴含着非常恐怖的力量。ow9o

    华一如总不至于让他直接吞下地狱种子吧!

    “大家听着,地狱种子必须吸收血脉之力,才能萌发长大,现在请大家往地狱种子之中注入血脉之力,帮聂天登上道台!”这个时候,华一如看向其他人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其他人听到他的话,不由得脸色一僵,显然是不太愿意。

    很明显,众人不太相信华一如的话。

    世上哪有这么神奇的种子,必须吸收血脉之力才能萌发长大。

    有些人甚至觉得,华一如所拿出的地狱种子,是一个陷阱,就是为了吸收他们的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!”而在这个时候,一道声音响起,随即一名武者站了出来,不是别人,正是封驰。

    聂天看了封驰一眼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封驰同样点头,随即释放血脉之力,涌入地狱种子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地狱种子竟是突然裂开,一株嫩芽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看到这一幕,眼神剧烈一颤,神情都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地狱种子竟然如此神奇,真的在吸收血脉之力以后,破种发芽了。

    随即,那小小的嫩芽开始长大,瞬间长成了一个半米左右的小树苗。

    不过那小树苗并不是绿色的,而是黑色的,其上流转着黑色的符文,竟然是地狱魔焰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封驰的血脉之力显然有限,只能让地狱种子长到半米左右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接着,秦征越站了出来,直接释放血脉之力,注入地狱之树之中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…”随即,地狱之树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生长,却也只是长到了一米左右便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,我来,……”其他人见状,虽然心中还有怀疑,却也顾不得许多了,纷纷出手,释放血脉之力,注入地狱之树中。

    地狱之树得到了养分,顿时开始疯长起来。

    五米。

    十米。

    五十米。

    一百米。

    一千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,地狱之树竟然已经长成了一颗数千米之巨的大树。

    而且,地狱之树还在不停地长大,向着祭坛道台生长。

    而随着地狱之树的不停变大,众人感觉到了压迫之力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后退,眼神忌惮地望着地狱之树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靠近地狱之树的人,只有聂天和华一如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圣界种子之中的寒煞血卷,也开始慢慢地解封,一股股极寒之气从圣界种子之中释放出来,扩散在祭坛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封印寒煞血卷的极寒冰印之力,如果寒煞血卷开启,极寒冰印之力释放出来,祭坛之中的所有人,都会在瞬间变成冰渣渣。

    聂天脸上的极魔灭印,更为恐怖,他脸上的伤口,已经到了深刻见骨的地步。

    聂天强忍剧痛,目光灼灼地看着地狱之树。

    很快,地狱之树终于触碰到了祭坛道台。

    “聂天,上道台吧!”华一如目光闪烁一下,看着聂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重重点头,没有半点犹豫,直接一步踏出,踩在了地狱之树上。

    而在他踏上地狱之树的瞬间,顿时感觉到空间之中的禁制之力消失了。

    华一如说得没错,地狱之树的力量,果然能够抵抗祭坛禁制。

    随即,聂天身影跳跃起来,向着高空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来到了道台边缘。

    这一刻,聂天感觉到了一股庞然无比的禁制压迫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这股禁制压迫在靠近地狱之树的瞬间,直接消失了。

    聂天深吸一口气,如果没有地狱之树,他绝对不可能登上道台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为什么要执迷不悟呢?”而在此时,翼墨猛然转身,一双阴冷如杀的眼睛,死死盯在聂天的身上,森寒开口!

    “翼墨,执迷不悟的人是你!”聂天冷冷回应,身影一动,直接落在了道台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