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天帝 > 第三千七百零五章 你们该死
    第三千七百零五章 你们该死

    没死!

    聂天竟然没死!

    东方亭眼神颤抖着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无法相信,聂天就坐在那里,正面承受他的倾力一掌,竟然能还活着。

    这实在太可怕了,聂天的身上,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?他怎么可能以血肉之躯,抗下火焰焚噬之力?

    “东方亭,桑辉。”这个时候,聂天的身影一步一步从火焰狂浪之中踏出,全身魔气好似沸腾一般,翻滚不休,一双眼睛黑暗无比,凌厉如最极致的利刃,慢慢地扫过东方亭和桑辉,一字一句说道:“你们,该死!”

    一个死字落下,聂天身上的张狂杀意已经控制不住了,似乎融进了全身魔气之中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黑暗,更加可怕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东方亭感受到聂天的气势和杀意,一双眼睛不由得颤抖一下,心中的惊惧全都写在了脸上,竟是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能够真切地感觉到,聂天身上的那种冲天杀意,绝对不是他所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而且聂天的气势,比之前的时候,强大了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尤其是聂天全身的魔气,那种汹涌翻滚的气息,好似地狱之中冲出的万魔一般,要吞噬这片天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东方亭绝对不可能相信,一名武者的气息,竟然能黑暗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……”一旁的蓝竹盈同样被眼前的一幕的惊呆,美眸颤抖着,远远地望着聂天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桑辉则是吓得一头冷汗,如石雕一般,愣在原地,半天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死!”这个时候,聂天嘴角扯动一下,一步直接踏出,身影好似一道黑芒一般,瞬息而至,竟是欺身到了东方亭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东方亭突然感觉到眼前闪过一道黑暗,惊骇地大叫一声,随即却是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了。

    他的脖子,被一只如铁钳一般的大手死死扣住,一张脸涨红充血,眼球都凸了出来,五官在巨大压力的挤压之下,变得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他的一双眼睛,看着眼前黑暗面孔,惊骇到了极致,心中的恐惧透过双眼,被无限地放大。

    “遗言。”聂天大手如铁钳一般,好似猛虎按住了小羊羔,嘴角扯动一下,森寒开口。

    “聂天你,你不能杀我,我是血魂门副门主的儿子,我是东方亭,你若是敢杀我……”东方亭眼神颤抖着,一双眼睛惊骇到极点,声音丝丝颤动,每说一个字,都耗用他极大的气力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聂天强势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遗言,毫无意义!”聂天森寒开口,手上缓缓用力,顿时东方亭脖子收紧,一张脸充血赤红,接着发紫,发黑,一双眼睛竟是硬生生地挤了出来,鲜血染红了他的脸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在临死之刻,他还妄想威胁聂天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如果聂天接受这样的威胁,那他就不是聂天了!

    东方亭杀了岳东,就算他是天王老子的儿子,也必须死!

    聂天手上缓缓用力,一点一点地杀掉东方亭,让他体会这世上最直接最极致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嘭!”许久之后,虚空之中传出一声断裂的闷响,东方亭的头颅,竟是硬生生地被聂天,捏断了!

    淋漓血腥的一幕,惨烈无比。

    东方亭死前的眼神,惊恐到极致,那是一种绝望到极点的畏惧,悲惨极了。

    聂天强势虐杀东方亭之后,猛然转身,一双如毒狼的一般的眼睛,死死盯在了桑辉的身上。

    桑辉骤然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机,呆滞的双瞳骇然一颤,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中的震撼,简直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东方亭这名拥有天义圣君实力的天才武者,竟然会被聂天以这种最原始最残暴的手段,生生地灭杀。

    他当然感觉得到,聂天此时的实力,比其进入血魂之路前,强大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聂天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实力晋升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他此时,已经是穷途末路了。

    聂天不仅实力强横,速度更是出奇的快,桑辉想在他的面前逃掉,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“聂,聂天,你要干什么?”这个时候,聂天直接走了过来,桑辉眼神颤抖着,身影下意识地后退,声音在颤抖,双腿不由得发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聂天嘴角扯动冷冽之意,森寒开口,眼中的杀意如火焰一般狂涌着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不要杀我。我是血魂门的人,我爹是血魂门的堂主,你杀了我,我爹不会放过你的!”桑辉一步步后退,说话都不在逻辑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他还愚蠢得威胁聂天。

    聂天连东方亭都毫不犹豫地杀掉,又岂会在乎桑辉的身份!

    “桑辉,你在阴市的时候,就想杀我,现在我站在你的面前,你倒是出手啊?”聂天目光如利刃,整个人好似一头狂兽,沉沉低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桑辉咕咚咽了一下口水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在聂天的面前,半点还手之力没有,又怎么可能主动出手。

    “遗言!”聂天一步踏出,全身气势疯狂涌动,冷冷吐出两个冰冷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桑辉骇然一惊,刚才聂天灭杀东方亭之前,就说了遗言二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再也支撑不住了,双膝一软,直接跪在了聂天的面前,连连磕头,哀求道:“聂天,求求你,饶了我吧,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饶你?”聂天冷冷一笑,身影闪烁一下,直接来到桑辉面前,一只手按在了后者的头顶之上,一脸森寒,道:“你这样的求饶的样子,只会让我杀你的时候,更爽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桑辉听到聂天的话,眼神一颤,想要抬头,却发现,身躯完全不能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“嘭!”而在下一瞬间,聂天手中骤然发力,一声闷响之后,眼前一片血腥。

    桑辉的头颅,直接崩碎,鲜血和脑浆迸飞,惨烈无比。

    聂天毫不犹豫,再次以残忍的手段,灭杀桑辉!

    东方亭和桑辉,一个副门主之子,一个堂主之子,最终都死在了聂天的手上。